当前位置:

第一百五十一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瑾丘聚躬身走进暖阁,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等候许久,未见叫起,两人心中开始打鼓。

    莫非办差出了问题,天子不满意?

    越想越是没底。

    心中似有十五个吊桶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抬头,只能小心侧首,用余光瞄向旁侧,拼命向张永高凤翔使眼色。

    好歹给个提示。

    高凤翔袖着手,微躬着身,眼观鼻鼻观心,不动声色,压根无心帮忙。张永记着交情,朝丘聚努努嘴,示意往御案上看。

    御案?

    丘聚登时冒出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都说不敢摇头,哪里敢盯着御案。这是帮他还是害他?!

    张永垂首。

    那就没办法,继续跪着吧。

    最后,到底是刘瑾胆大,迅速抬头扫过一眼。

    两摞奏疏之间,枣红色的木盒打开,黄灿灿的颗粒冒尖。天子眼也不眨的盯着,似乎正在……运气?

    看错了吧?

    停顿两秒,刘公公连忙低头。

    心里拿不准,正想再看一眼,头顶忽传来声音:“刘伴伴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坏了!

    该不是抬头被抓包?

    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盯了许久,也没盯出个五四三来,朱厚照顿感挫-败。

    “丘伴伴也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丘聚站起身,不想其他,先瞪刘公公。

    凭什么这厮先被叫起,咱家却是“也”?!

    无视丘公公,刘瑾开口道:“陛下,奴婢自北还,带回杨御史上言。并有监察御史刘庆随同进京。”

    “杨先生的奏疏?”

    朱厚照立刻打起精神,道:“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刘瑾上前两步,将一只信封递上御案。

    信口未封,纸页对折,厚度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墨痕透出纸背,笔锋锐利,似乎带着朔北的风霜雪冷。

    将信封交给刘瑾时,杨瓒千叮万嘱,务必亲自呈送御前,中途不可经他人之手。西厂、东厂和锦衣卫不行,通政使司和六部内阁更加不可。

    “事关重大,请公公务必谨慎。如有泄-露,则前功尽弃,你我都当担责。”

    杨瓒郑重其事,刘瑾肃然点头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信封随身,片刻不离,丘聚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如此重视,未必是觉悟多高,究其根本,金尺威力惊人,刘公公甚惧,有生之年,能避则避,绝不想再挨一次。

    “如果杨先生在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展开信纸,看着熟悉的自己,朱厚照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依他所想,杨瓒熟知海外方物,看到双屿卫呈送的番粮,必能知晓做法。到时候,直接下锅即可,完全不用自己费脑。

    这种只能看不能吃,无从下嘴的滋味,实在太难受。

    前两页的内容平平无奇,主要条陈战后诸事,包括镇虏营重建,边民安置,边军卫军赏银发放,战死将士身银,以及边储稍有不足,需从大同辽东市货。

    第三页中段,内容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先言以利-诱-使-鞑靼部落互相-攻-伐,借机巩固边防,募-集边军。后言边镇工事年久,几经损毁,密云等地的边镇寨堡为贼虏熟知,需调拨库银,发役夫重新修筑。

    随之话题一转,提出为巩固边防,需肃-清地方,严查贪墨,重遣武将文官,以御史厂卫监察,并严朝廷考绩。

    “圣祖高皇帝定法,凡官员评定,无论京城内外,无论文武品级,必三年初考,六年再考,九年通考。称职升调,平常留任,不称职陟黜。”

    “藩王府长史司属官不外调,姻亲不内除。大臣亲族不得任科道,僚属同族需上下相避。”

    “今立国百年,祖宗之法日渐飞驰,朝中地多有疏漏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考绩,人情一则,金银又一则。当升者不升,当黜者不黜。有能者不提,无能者占位。长此以往,庸碌之辈立朝,贪墨之徒掌印,何言肃朝正纲。

    其二藩王长史司。闻有藩王长史轶不满九年,非进士出身,转调外省即任知州、道员、知府乃至布政。大背圣祖之法,岂可不究?

    其三,大臣之族外放科道,递相交通。僚属同族彼此穿凿,当避不避。遇事彼此勾连,审案互相包庇。小民冤屈无诉,苦痛难言。”

    “臣乞陛下,复遵祖宗成宪,申明圣祖旧章,选官升调当以正大光明,裁汰冗员必以阿附党比。臻治理尔,裁汰庸碌,表旌优异。

    官员考绩,当遣御史详纠,令厂卫细查。

    凡有实才政绩,不拘一格,酌情升赏,则近悦远来,聚拢英才。

    凡列班无片言,遇事无决断,以阿谀逐流晋身,皆当警其毋蹈覆辙。此后不改,或降级黜免,或外调戍边……”

    纸上千言,朱厚照看得极快。

    翻过最后一页,又从头再读,字字句句,几乎印入脑海。

    通读三遍,猛然拍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登基之初,朱厚照即下旨,意在恢复圣祖高皇帝之法。当时并未想到这般深远,归纳因由,生闷气犯熊,和朝臣对着干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现如今,江南剿匪,北逐鞑靼,倭国运银,四夷纳贡。

    渐渐的,朱厚照的思想开始发生转变。

    虽不改“熊孩子”本质,做事却自有基准。

    偶尔胡闹,到底不会出格。当忍时,不会硬着脖子在奉天殿掀桌,进而甩袖走人。

    太宗皇帝依旧是榜样。饮马草原,马踏胡虏,仍是少年天子不变的梦想。

    然而,吃过几回教训,他不会脑袋发热,披上铠甲,抓起宝剑就当朝宣布北狩。也不会隔三差五召集宦官,在内廷来一场比-斗-演-武。

    “陛下当做下棋之人,推动棋局,掌控黑白两子。”

    几月前,对杨瓒这番话,少年天子尚有几分懵懂。

    现如今,坐在龙椅上,俯视朝堂文武,朱厚照终于明白,身为棋子和操控棋盘,究竟有何不同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又道一声好,因番粮而起的郁闷,立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此言甚好!”

    朱厚照拊髀拍案,大喜过望,连声叫好。

    动作幅度过大,几封奏疏被扫落,摊开在金砖之上。

    刘瑾恰好咱在一边,下意识扫两眼,瞳孔骤然紧缩。

    怎么着,咱家还没动手,这是哪个又开始找麻烦?弹劾咱家受贿,逼-迫官员献-银?

    李公公冷笑,示意丘聚低头,瞧见没有,一群上杆子找收拾的!

    丘聚冷哼,依旧看刘瑾不顺眼,但在这件事上,两人必须保持一致,没有第二个选择。

    高兴之下,朱厚照令张永磨墨,铺开黄绢,提起御笔,洋洋洒洒,千字一书而就。

    “盖敕命之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张永应诺,亲往尚宝监取宝印。

    放下笔,朱厚照兴奋难消,心情大好。指着打开的木盒,道:“刘伴伴,丘伴伴,尔等可识此物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奴婢愚钝,见识浅薄,并不识得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番粮,双屿进献。”

    抓起几粒,示意刘瑾丘聚上前。

    “尔等看看,可有食法?”

    食法?

    捻起一粒,刘瑾斟酌两秒,心思急转,脑海中迅速闪过几个念头。

    如比照蜀黍稻麦,可以水蒸煮,也可碾粉制饼。该用哪种办法,是不是行得通,却无十分把握。

    谨慎起见,李公公没有急着开口。

    丘聚比较实在,想不出办法,干脆扔嘴里一颗,咬几下,着实咯牙。

    勉强咽下去,面向天子,一边牙疼,一边表示:“陛下,此物不能生吃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他该说什么,丘伴伴果然忠心?

    刘瑾高凤翔互看一眼,心下暗道,其实谷大用不算棒槌,这位才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张永返回时,暖阁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见丘聚捂着腮帮子,刘瑾高凤翔眼角直抽,朱厚照满面复杂,张公公奇怪挑眉,这是怎么着?

    得知前因后果,张永同样无语。

    难怪丘聚和谷大用关系最好,一样的实诚,脑袋缺根弦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过去,几人都没能想出办法。最后是刘瑾出言,遣人下江南,到双屿卫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朱厚照点头,只能这么办。

    面子不重要,吃到嘴里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“这一盒给杨先生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张永和刘瑾齐声应诺,同时瞪眼。

    天子没有明言,东厂还是西厂,必须争上一争。

    谷大用是内定东厂提督,张永一直被戴义看好,九成可能,会继戴公公之后,成为司礼监掌印。两人交情不错,利益相同,又有刘公公作为共同敌人,联系自然更加紧密。

    谷公公不在,张永代表司礼监和东厂,必须踢飞刘瑾。

    中官相争,不是朱厚照关心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振作精神,下定决心,明日早朝,必须在气势上压过群臣。

    不能当殿拍板,也要让内阁六部知道,复行高皇帝之法,严查贪官,重立举荐任用制度,势在必行。

    晚膳后,朱厚照捧着木盒,驾临坤宁宫,和皇后对坐榻上,研究番粮吃法。

    临近产期,夏福愈发显得圆润。

    李院使和赵院判会诊,研究脉案,确定皇后身怀多胎。

    “双胎可能最大。”

    听闻喜讯,朱厚照乐得蹦高,日日念着“朕的长公主”。

    两宫同样大喜。

    王太皇太后和吴太妃亲至坤宁宫,安排一应事宜。高-压之下,宫人中官都绷紧神经,走路万分小心,直将皇后当成易碎的瓷器。

    张太后和儿子相似,表达好感的方式就两个字,给钱。

    金银玉器,珍珠宝石,绫罗绸缎,流水般抬进坤宁宫,送进皇后-私-库。按照太后娘娘的原话,她只天子一个儿子,赏赐皇后相当于给孙子孙女,何乐不为?

    长春、万春两宫的美人,听闻消息,一样紧张。自己不出门,更约束宫人中官,非必要绝不能靠近坤宁宫。

    人心隔肚皮。

    自己万般谨慎,难保他人不会一时糊涂,生出-歪-心。如果皇后哪里不对,查来查去,查到“邻居”身上,自己无辜被牵连,冤不冤枉?

    比起宫中的紧张,夏福倒是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该吃就吃,该睡就睡。按照医嘱,每日在宫中慢行两回,水粉胭脂一概不用,素面朝天迎驾,照样莹-白-水-嫩,娇美似即将盛放的牡丹。

    掌灯时分,小夫妻凑到一起,关上殿门,对着盒中番粮皱眉。

    许久,夏福打个哈欠,道:“陛下,妾撑不住,不然等明日再想?”

    “福儿乏了?”

    夏福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福儿先睡,朕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夏皇后没有坚持,倒在榻上,片刻就沉入梦乡。习惯使然,无意识伸手捞过,抓住天子衣领,抱枕似的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朱厚照没有半点惊讶,调整姿势,舒舒服服靠在皇后怀里,继续研究番粮。

    宫人弯腰进殿,小心移走戳灯。过程中,始终低着头,目不斜视,双眼紧盯地板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帝后相处过于和--谐,天子颇有些夫纲不振。同皇后独处尚没什么。旁人见到,恐会气急败坏,下龙爪灭口。加上两宫有言在先,不想被卷上草席扔出宫外,每逢天子驾临,无论女官宫人,都不敢轻易往前凑。

    飞上枝头,一步登天,太过遥远,也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老实干活,多攒些体己,向高品级女官发起冲-锋,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正德二年,三月辛亥,早朝之上,天子敕谕群臣,复高皇帝选官考绩之法。

    “朕以幼冲嗣位,惟赖廷臣辅弼。”

    “文武股肱,惟精白磊落,匡正社稷,一心恪供。职必以不愧不怍为期,以阿权膴仕为戒。”

    “今复祖宗成宪,申明圣祖高皇帝旧典,党比符同,列衔无功,扇动浮言,颠倒是非,伤残善类,贻累辱国,朕不轻贷。”

    “故谕。”

    跪于殿中,群臣耳际嗡鸣。

    退朝后,行过金水桥南,不下十人脚底发软。

    未等商议出对策,东西两厂的番子倾巢而出,依高皇帝之法,严查官员品行。

    京城之内,风声鹤唳,京城之外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两班文武,神经都已绷到极限,稍有风吹草动,便能引来剧烈-震-动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刘庆的弹劾奏疏抛出,犹如水落滚油,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,内阁三老都预感不妙。

    常言道,好的不灵坏的灵。

    李东阳和刘健等人,宁可相信预感出错,判断有误,也不愿坐实猜测。不然的话,事情必将脱出掌控,不只边镇,整个朝堂都要翻天。

    为此,三位阁老不惜联合六部九卿,集体上疏,希望天子能收回成命。

    哪怕北狩,也好过复行高皇帝之法。

    洪武年间,贪墨五两就能杀头。

    同榜进士,入朝三载,就能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官员戴着枷锁断案,京官写好遗书上朝,何等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遍数朝堂之上,有一个算一个,谁没收过火耗冰敬,内阁三老都不能免俗!如复行洪武旧章,大半个朝堂都要杀空。

    为此,内阁不惜站到天子对立面,意图逼-迫朱厚照让步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次,少年天子不会让步,也不想让步。

    有些事可以退让,有些事必须坚守底线。

    刀握在手里,何须再忍?

    天子意志坚决,群臣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有人寻上刘庆,威-胁-利-诱,手段尽出。甚至做好准备,万不得已,先踢出几个替罪羊,再图后事。

    未料想,刘柱史吃了秤砣铁了心。

    送走来人,当即咬破指尖,写成血书,具官服乌纱,金水桥南碎首。

    此举无异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刘庆虽然未死,天子的怒火却是更甚。

    六部九卿仍在努力,做最后挣扎,刘健谢迁紧缩眉心,长吁短叹。李东阳负手廊下,仰望灰蒙蒙的天空,目及振翅而飞的雏鸟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事不可为,亦不能为。

    或许,该退让的不是天子……

    正德二年,三月已未,天子敕谕,黜陟蓟州、延庆州、兴州、营州文武共计三十六人。裁革四州衙门通判等官四十五员,皆管粮、捕盗、劝农等事,无能开革。

    “降永宁知县云南鹤庆军民府经历司为吏,以收受贿银,不接冤状,引民怨,下锦衣狱杖三十,后遣。”

    “平谷知县、县丞、典史。职任中,无律察商民,索取金银,不从者必枷号示众。严酷甚,有小民畏而缢死。其母上告,竟为酷吏所械,冤死狱中。其行之恶,禽-兽不为!

    下锦衣狱,重杖三十,枷号十日。知县斩首,县丞典史黜官,三族谪北,永远戍边。”

    “延庆知州违例乘轿,滥役人夫,少给粮价,霸-占军屯,械至镇抚司狱,重枷东安门外,一月期满,发密云后卫戍边。”

    “蓟县知县,粮运使收奸商金银,以陈粮充新米。藏粮布私市贼虏,违法事多,难以常例处,令重枷县衙外两月。运粮使斩首,知县典史发辽东,县丞留任,主簿以下入军户,发潮河所。”

    “三河县丞戍边。”

    “营州知州杖三十,发贵州。判官杖十,发密云。”

    “四海冶所指挥使降千户,以临阵怯战,夺部下之功……”

    敕谕当殿宣读,只字未提蓟州冒功,皆以贪墨,欺民,违制定罪。群臣心中有底,却压根没法说情,更无从争辩。

    坐在龙椅上,朱厚照无比舒爽,大有横眉吐气之感。

    看着往日里滔滔不绝,现今却理屈词穷,哑口无言的两班文武,嘴角止不住上翘。

    雷霆-雨-露皆是君恩。

    哪怕降下九天劫雷,照样得站直等劈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匹快马驰入镇虏营。

    黑衣圆帽的番子翻身下马,直言请见杨瓒。

    “天子口谕,此物交予杨御史。”

    送走番子,杨瓒回到帐中,随手打开木盒,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,立即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玉米?!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