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三十一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营州左屯卫指挥姓才名方,以战功升迁,年将半百。

    因无根基,自边塞调入营州,始终被同知孙连压制,被同僚排挤,郁郁不得志。

    此番鞑靼叩边,密云后卫及潮河所先后飞驰求援,才指挥使有心相助,奈何孙同知与密云卫指挥有宿怨,百般寻找借口,拉拢卫所将官,阻挠遣兵增援。

    才指挥使硬要下令,竟被孙同知以“违抗皇命,擅自调兵,图谋不轨”相胁,囿于府中。

    经家人之口,知晓鞑靼连破潮河所、密云后卫、曹家寨等地,求援的快马数次抵达,卫中始终不见动静,才指挥使愤恨难平,直接找上孙同知,被对方连番讥讽,回府之后,喷出一口鲜血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此后缠绵病榻,当真如孙同知所言,身染重恙,无法理事。

    依朝廷律令,才指挥使病重,本该报知朝廷,去其位,另调武官掌事。

    不知孙连出于何种目的,竟隐瞒不报。更手握指挥使印,在卫中发号施令,调遣人员,签发文书,均以才方的名义。

    杨瓒自京抵达,以虎符圣旨调兵,孙同知不愿增援,借口才指挥使病重,意图拖延。

    其本意,以为朝廷派三千京卫,不日将抵密云,无需营州增援,鞑靼之危可解。与其累死累活,帮仇人立下战功,不如做壁上观,任鞑靼-肆-虐。

    日后朝廷问罪,密云指挥使定被罚俸降职,正好出一口恶气,报了旧仇。

    不发增援,朝廷问“延误军机”之罪,也有才指挥使顶着。

    毕竟,卫所内一干文书命令,均盖指挥使印,同他无干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几日活头,何妨借来一用?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,孙同知心知必死,毫无悔意,咧嘴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中,乌纱滚落,发髻蓬乱,脸上两道淤痕,牙齿被血染红,愈发显得狰狞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刀鞘。

    赵榆用了十分力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孙同知两条膀子都被卸下,滚在地上,不住哀嚎。

    “捆起来,押送入京。”

    “佥事且慢。”

    随行的东厂颗领班上前半步,低声道:“此人在朝中颇有根基,如押入京城,怕会四方联络,设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甚者,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届时,事情会更加麻烦,恐生变故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赵榆嗤笑,举起长刀,以布巾拭去-血-迹。

    “请杨御史写一道手书,加盖监军印,直接送往北镇抚司。”

    不经朝中,不送内阁,直接将人送到镇抚司,报送御前,谅他有三头六臂,满朝故旧,也翻不出半点浪花。

    “此次北上,如孙连这等人,必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为减少麻烦,杀鸡骇猴实为必要。

    甭管杨瓒坑他多深,在其位谋其政。顶着副总兵官的名头,总要做出实事,留下威名。不然的话,休想调动几千边军,遑论如臂使指,决胜千里。

    “调三名力士,两个番子,待本官见过杨御史,马上启程返京。”

    赵榆决心已定,不容更改。

    颗领班出身北镇抚司,被东厂借调。究其根本,仍属锦衣卫。当即抱拳领命,点出亲信几人,将孙同知五花大绑,押入马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瓒由校尉引路,寻到才指挥使养病处。

    厢房外,“守卫”多被伯府护卫制服,跪在地上。骨头太硬的,已经仰天栽倒,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房门洞开,一个年老家人站在檐下,须发皆白,脊背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“见过监军大人!”

    才德下拜,起身后,将才指挥使情况简单说明。提到孙同知,话中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“那孙子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早年间,才德也曾上阵杀敌。现今年老,遇到鞑靼,仍会咬牙拼命。

    只因私怨,孙同知不顾边镇安危,放任贼-寇-肆-虐,眼睁睁看着百姓被-劫-掠-杀-戮,在才德眼中,当真是-畜-生-不如。

    “才指挥使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监军,指挥使用过药,精神稍好,却下不得榻。还请监军大人莫怪,入内室相见。”

    才德目光微黯,侧身请杨瓒进门。

    跨过门槛,杨瓒微顿。

    前厅弥漫苦涩药味,一桌两椅,墙上一副寒松图,全无任何摆设。

    走进内室,桌椅床榻都是旧物,样式再普通不过。

    床-帐是蓝色粗布,墙壁悬挂的宝剑,怕是整座府内最“值钱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才德告罪一声,先走到榻边,小声唤道,“老爷,天子钦命监军,都察院佥都御使杨瓒杨大人,持虎符来卫中调兵。”

    才指挥使躺在榻上,脸色蜡黄,颧骨高耸,瘦得脱了形。

    听到才德之言,眼皮动了动,艰难出声:“扶……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才德应诺,小心扶起才指挥使。

    杨瓒上前两步,拱手揖礼。

    “下官杨瓒,见过指挥使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靠在榻边,才指挥使颤抖着手指,探往枕下。

    “取……取出……”

    才德领会,弯腰自枕下取出一封官文,竟是盖好官印的调兵文书。

    “营州左屯卫,将兵三千六百一十八人。”

    咳嗽几声,饮下半盏温水,才指挥使看向杨瓒,说话终于顺畅了些。

    “可战者,一千零九人。”

    接过文书,杨瓒一目十行,发现纸页边缘已有破损,显然不是近期书就。

    “边镇告急,兵报送达,文书便写好。奈何孙连-狭-隘,以-私-怨-误-国,架空于我,坐视边镇危急。”

    勉强说到这里,才指挥使又开始咳嗽,话开始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天子圣明……调兵之数,监军可自注。印信已盖,孙连如要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“指挥使放心。”收好文书,杨瓒走近床榻,压低声音,道,“自今之后,营州左屯卫,不会再有孙同知。”

    此言既出,室内骤然一静。

    才德嘴唇哆嗦,眼圈泛红。

    才指挥使瞳孔紧缩,不知哪来的力气,一把扣住杨瓒手腕,道:“我有三子,均在卫中。请监军点其北上。”

    “指挥使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鞑靼叩边,涂炭边民,我父子食朝廷俸禄,岂能坐视!”

    才指挥使目光灼灼,脸颊涌起-血-色。

    “我已老迈,时日无多,不得躬擐甲胄。我儿正值壮年,自当上阵杀敌,北逐贼寇!不敢言建功,只求多杀两个鞑子,多救几个百姓!”

    “请监军成全!”

    杨瓒抿紧嘴唇,酸楚豪情一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掌心覆上苍老手背,咬住腮帮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,下官应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

    心愿了结,才指挥使倒回榻上,合上双眼。

    气息渐弱,脸上笑容却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老爷!”

    才德颤抖着手,探过鼻息,终没能忍住,伏在榻边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杨瓒退后两步,双手交叠,擎在额前,深深揖礼。

    门外,赵榆停住脚步,听到室内哭声,单手握紧长刀。

    半晌,杨瓒手持文书,从室内走出,哑声道:“才指挥使临终遗言,三子随军北上。”

    赵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回头望一眼内室,光线昏暗,杨瓒喉咙似被堵住。

    杨土,弘治帝,才指挥。

    穿越以来,见多生死,仍痛楚难捱。

    “孙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佥宪写一道手书,即可押其入京。”赵榆道,“交北镇抚司提审,取得口供,今生今世休想翻身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这就去写。”

    当日,才指挥使的死讯传遍卫中,孙同知的恶行,亦被锦衣卫张贴内外。

    军汉都有血性,常年戍卫营州,虽不比蓟州等地,一样和鞑靼拼过刀子,玩过命。

    闻才指挥死讯,得知孙连所为,无不咬牙切齿,恨不能啖其血肉。

    才方三子腰束麻带,主动请命,欲北上御敌。

    “堂上尝言,为国杀敌,护百姓安乐,乃官军本分。今鞑靼叩边,我兄弟请缨,愿随监军北上,浴血搏命!”

    三人为首,卫中三千余人,凡能举刀者,竞相请命,皆愿往北。

    杨瓒同赵榆商量,以才指挥使留下的文书为凭,选出能战者八百,马夫厨夫等三百,即日往北。

    “本官已上疏朝廷,言明卫中诸事。”

    才指挥身死,孙同知押往京城,营州左屯卫现由两名佥事掌管。先时依附孙连之人,现多心惊肉跳,不敢随意露面。

    军-情-紧迫,杨瓒没有时间一一追究,只令番子下去传话:“凡与谋者,本应问罪。然逢需人之时,如主动请缨北上,或可功过相抵,求得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打一棒子,给个甜枣。

    哪怕枣核太大,硬得崩牙,为求生路,也要硬着头皮吞下去。

    才指挥使不死,事情还有转圜余地。偏人死了,更有临终遗言,送三子北上。

    两相对照,孙同知直接被比成尘埃。

    押解入京,下锦衣狱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先时依附于他,架空才指挥,如今事发,朝廷追究,肯定不会有好下场。杨监军给出另一条路,哪怕是九死一生,也要搏上一搏。

    活下来,依旧官途有望。

    死了,念在拼死杀敌,应会免去前罪,不至累及家人。

    想得透彻,便存赴死之心。

    这些曾-贪-慕-权-势、排挤同僚的将官,心念一转,再无惧生死。更将拿起刀剑,成为军中先-锋,当先同鞑子拼命。

    正德元年,十二月丁未,杨瓒率一千八百人,自营州左屯卫出发,直奔镇虏营。

    过牛栏山时,遇大雪封路。

    伯府护卫做回老本行,两人一队,充夜不收探路。寻不到山民,竟抓来一伙山贼,命其为大军引路。

    “山贼?”

    看着一身皮袍,露-出两条花胳膊的大汉,杨瓒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山贼充向导,该说锦衣卫果真不拘一格?

    “可信得过?”

    “佥宪放心,山寨老小都被押来。”

    赵校尉按住山贼肩膀,五指用力,威胁之意昭然。

    在杨瓒跟前,几人很是收敛,话也有所保留。事实上,为抓到这伙山贼,费了众人不少力气,一个护卫还被陷阱伤到。

    抓到山贼头子,赵横就放出狠话。

    “带路不带?”

    “老实带路,事情好商量。敢不老实,老子的刀可锋利得很!”

    贼匪盘踞山中,劫-掠过路行商,杀人越货,恶贯满盈。

    搜寻山寨时,赵横搜到几枚腰牌,上百锭官银,堆满仓房的稻谷,表情已十分不善。看到山贼身上竟是边军夹袄,更是怒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老爷,冤枉,这不是咱们截的!”

    贼首喊冤,死活不承认军粮和袢袄是抢劫所得。

    “抢劫官银,老子认。这些稻谷夹袄,都是从商人手中换来。如有半句虚言,管叫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“你和谁称老子?!”

    赵校尉横眉立目,一脚踹犯贼首。将其-捆-绑-结实,绑在马后,一路拖到大军营盘。

    带到杨瓒面前时,贼首仅剩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有商人市卖军粮袢袄?”

    山贼被收拾狠了,脖子缩得鹌鹑一般。

    不只答应带路,更是竹筒倒豆子,将同商人往来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不敢瞒老爷,真是换来的!”

    详细描述商人的长相口音,贼首指天发誓,绝无半句假话。

    杨瓒沉吟片刻,问道:“如再见几人,你可能认出?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能认出来!”

    贼首点头如捣蒜,生怕回答不对,被丢给锦衣卫,剩下半条命也被折腾干净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便由其带路。”

    贼首被带下,杨瓒同赵榆商议,先以小股队伍同山贼探路,确认可行,再令千人-拔-营。

    “我等耽搁半日,密云便危急十分。”

    杨瓒走到帐边,伸手接住一片鹅毛大的雪花,深吸一口气,只觉凉意顺喉咙滑下,五脏六腑都被冻住。

    “赵校尉,一切有劳!”

    赵横抱拳,回身抓起贼首,点齐人数,迎风冒雪,向山下进发。

    功-夫不负有心人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赵横遣人禀报,前方确有通路,可往北行。

    “有处峡谷,可容四骑并行。山高谷深,能挡风雪,行军可快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山谷?”

    杨瓒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这种地形可挡风雪,也会遮挡视线。如有埋伏,一千八百人怕会堵在谷中,进退不得,被包了饺子。

    “佥宪,我等尽查两侧山麓,未见埋伏。”

    雪深过膝,峡谷两侧都是光秃秃的石山。四面陡峭悬崖,赵横等夜不收出身,上去都费不小力气,几遇险情。

    寻常军汉,别说在山顶埋伏,爬到半截就会摔落。

    鞑靼?

    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鞑靼骑兵彪悍,优势却在平原。遇到这样的地形,也得歇菜。

    “佥宪如不放心,可再遣人探查。”

    斟酌几许,杨瓒终下令-拔-营。

    一千八百人的队伍,排成长列,由锦衣卫引路,穿过茫茫雪原,向山谷进发。

    粮食药品被捆上马车,安排在队伍中间。缴获的稻谷袢袄也被带上。

    一车是拉,十车也是拉。

    边军缺衣少粮,蚊子腿再瘦,一样是肉。

    官银全部留在远处,推倒房屋,以雪掩埋。

    粮食衣物是必须,金银财宝现下是拖累,可回程再做计较。

    “佥宪,前方即是山谷!”

    双屿卫的工匠手艺寻常,制造的单筒望远镜过于粗糙。

    杨瓒回京后,将图纸献到御前,内府工匠推陈出新,不只改良单筒望远镜,连双筒都造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后者还在摸索改进阶段,只能在内廷“玩赏”。

    发到杨瓒和赵榆手中的,仍是前者。

    透过磨成薄片的水晶,杨瓒看到两处耸立高崖,中间一道狭长缝隙,正是锦衣卫寻到的深谷。

    四下远眺,的确如校尉所言,此处险峻异常。兼有积雪覆盖,不借助工具,除了猴子,估计也只有夜不收才能徒手攀援。

    “分成三批,逐一行进。”

    小心无大错。

    杨瓒本欲当先,被赵榆拦住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稍慢一步,由本官先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遇袭的可能性很小,还是谨慎为上。

    知赵榆好意,杨瓒谢过。

    两人上马,相距数米,先后步入谷中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刮过耳边,似怪兽咆哮。

    大雪被峭壁遮挡,朔风却愈发猛烈。盘旋着冲入谷口,像是锋利的刀子。

    杨瓒握紧缰绳,紧了紧斗篷。

    行至五十米,发现风力忽然减小。再行百米,竟是只闻风声,不见雪影。

    山谷内外,活似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探路的卫卒折返,确定前方没有危险,两人对视一眼,当即下令,“速行!”

    骑兵扬起马鞭,步卒加快脚步,轰隆隆的声音在山谷回响。

    不到两刻,五百人穿过风口,走到山谷尽头。

    崖上,赵横举起长旗,用力挥动。

    第二批卫军进入谷中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是运粮的大车,最后是三百步卒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安全行出,赵横等人自悬崖爬下,拍掉身上碎雪,用力跺脚,再次飞身上马,往前方探路。

    千人行军,沿路留下脚印辙痕,绵延数里,方被大雪掩埋。

    杨瓒坐在马背,几乎要被冻僵。始终坚持着,没有换乘马车。

    两盏茶的时间,探路的护卫折返,脸色凝重,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村落,疑被贼寇洗劫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杨瓒脸色雪白,脑中闪过最坏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处已近密云,难道仍是慢了一步?

    “佥宪,”赵榆道,“这股鞑靼未必是从密云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密云?”

    “只是猜测。”赵榆翻身下马,以长刀在雪地勾画,很快绘出一副简单舆图。

    “此处是密云,此处为怀柔。如我所料没错,这支鞑靼九成是探路的游骑,极可能是冲破慕田峪,绕过怀柔,潜-行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怀柔?”

    杨瓒凝眸,不得不感叹,赵佥事堪比行走的舆图。

    假使这支游骑自怀柔而来,未必能证明密云无事。但若置之不理,继续赶往镇虏营,一旦被鞑靼寻到空隙,袭扰营州,祸患必定不小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瓒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图上推演,也不是朝堂论战。他的一句话,将决定千人生死。

    所谓穿-越-客就能运筹帷幄,纵--横--捭阖,当真是笑话!

    实在想不出办法,杨瓒皱眉,看向赵榆。

    “赵总戎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赵榆嘴角抖了抖,他只是副总兵,称不上总戎。

    杨监军正色表示,什么副不副,就是总戎!

    比脸皮厚度,赵榆败局。

    “以本官之见,可分兵增援怀柔,余下往镇虏营。”

    “分兵?”

    “分兵。”

    握了握拳,杨瓒咬牙,好,分兵就分兵!

    事到如今,除了分兵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下点出步卒五百,骑兵两百,由才指挥使两子率领,增援怀柔。这一决定看似仓促,实成一支奇兵,阴差阳错,正中进犯之敌七寸。

    只不过,战事情况尚未明朗,无论鞑靼还是边军,均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两日后,谢丕顾晣臣率近两千人,先抵镇虏营。

    比起杨瓒,谢状元和顾榜眼的手段更为干脆,两人合力,一顿巴掌扇下去,营州中屯卫上下,一个赛一个老实。

    调兵,没问题,完全没问题!

    没有虎符,没关系!

    天子手谕,两位监军,一名监-枪-官当面,万事好商量。

    杨瓒和赵榆只调军卫,谢丕顾晣臣连贴户都没放过。

    待到镇虏营汇合,杨御史蓦然发现,比起正儿八经的古人,他当真还有得学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卿日夜兼程,抵达京城。

    至北镇抚司复命,到有司交换官防,歇息不到半日,又得天子授命,同顾鼎一同出兵北上。

    兄弟相对,一样的高大挺拔,身姿修长,俊美非凡,仪表堂堂。

    看到顾卿赛雪的面容,想起上次并肩作战的场景,顾鼎顿觉哀伤。

    抬起头,眺望天际,往事不堪回首,如今又将“噩梦”重温?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