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二十八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雪势渐小,天子一行重新启程。

    距京师三里,杨瓒离开马车,换乘军马。

    离开皇庄时,有金吾卫先往京城传讯,内阁应已知晓天子归京日期。计算时辰,天子抵达东华门,京中百官定会出城相迎。

    场面如何,暂且不论。被看到天子骑马他坐车,本身就不成体统。遇到较真的言官,八成还会弹劾一条“不敬”之罪,撸起袖子一顿-撕-扯。

    为减少麻烦,杨瓒只能主动下车。

    “朕观杨先生脸色不好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皱眉,看着坐在马背上,尽量打起精神,仍面带困倦的杨瓒,道:“如有不适,杨先生该继续乘车,无需同朕一般骑马。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无事。”

    杨瓒摇摇头,在马上拱手。

    朱厚照是好意,他却不能领受。

    不怕和文武打嘴仗,不意味着随时准备做个斗士。这样的麻烦,能避则避,省些力气,以便应对三位阁老。

    张永策马靠近,在朱厚照身边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陛下归京,京中文武必当出迎。杨先生乘车,引来有心人侧目,总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天子扁扁嘴,道一声“麻烦”,策马快行两步,没有再言。

    暗中舒了口气,杨瓒向张永颔首。

    “多谢张公公。”

    张永笑呵呵回道:“举手之劳,杨佥宪客气。”

    距京师不到一里,果见前方城门打开,绯服青袍的文武列成两班,衣甲鲜明的京卫手执长-枪,分守两侧。

    天子偷跑出京,瞒不住朝中,民间也听到风声。见到这般阵仗,京中百姓纷纷涌出,在不远处观望,翘首以待。

    今日天子归京,内阁同六部商议,决定出城相迎。

    既然遮掩不住,干脆敞开面向世人。大大方方摆出仪仗,迎天子归城,以查阅皇庄为借口,总能压过偷-跑-掀起的风-浪。

    朱厚照瞒着众人偷跑出京,直到通州,行踪还很隐秘。金吾卫追上圣驾,路线行动就不再是秘密,每日都有快马往返禀报。

    皇庄的事情,自然瞒不过朝中文武。如杨瓒预料,得知甘薯的存在,不下十人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据闻,皇庄管事献上番粮,名为甘薯,味甚甘甜,可顶稻麦。耐旱,产量颇丰,下田可种。天子有意在皇庄宫庄种植,我等理当请旨,向皇庄购买良种。”

    名为买,实为无偿讨要。

    是否能达成所愿,要看朱厚照的心情。依杨瓒推测,成功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。

    队伍减慢速度,在距城门两百米处停住。

    “天子还京!”

    张永拉长声音,略显尖利。

    内阁三人为首,文武齐身下拜,万岁之声穿透寒风,萦绕都城上空。

    “恭敬圣驾!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山呼声中,朱厚照翻身下马,大步上前,亲自扶起三位阁老。

    先是刘健,再是李东阳,最后是谢迁。

    “朕年轻,时而行事莽广,失却分寸,累两宫忧心,三位先生劳神,实羞愧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言重!”

    三人想过多种可能,也做好腹案,以期从容应对。万没料到,天子刚到京城,就会当面认错。片刻间,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刘健眉头蹙得最深。

    本以为,天子还要别扭几天,结果竟是这样。是真心悔悟,还是当面作戏,拖延时间,避开群臣直谏?

    谢迁的目光中,同样带着怀疑。

    不怪两位阁老多疑,实在是天子的信用度太低。即便认错态度良好,该犯熊时,照样不耽误。

    这次偷跑出京,下一次,难保不会直接跑到边镇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,头疼的就不只是京城文武。各镇总兵官都要睡不安枕,生怕天子临时起意,跑到自己的地界溜达。万一遇上鞑靼游骑,自己的官位不保,脑袋都得搬家。

    李东阳抚过长须,同样有几分不信,却不像刘健谢迁,全然是担心。

    顺势起身,目光扫过距离五步的杨瓒,双眼微眯,成功让后者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对视两眼,杨御史果断低头,避开李东阳视线,手指在腿侧蜷紧。看情形,天子安全过关,他却未必。

    十有-八--九-要到文渊阁喝茶,同李相公一叙。

    天子给阁老面子,亲自扶起,当面认错。其他官员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。不叫起,只能跪着。眼睁睁看着天子行过,大红的袍角翻飞,长靴上的龙纹刺目。

    众人身处冰天雪地,额头却冒出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冷风吹过,激灵灵打个寒颤,心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计划在城门前犯言直谏,上演一出好戏的文武,此时都低着头,闭上嘴,抖抖嗦嗦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出京几日,天子明显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威严彰显,不恶而严。

    行过身前,视线落在发顶,令人脊背生寒,半个字也不敢出口。

    对群臣表现,朱厚照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途中歇息时,他不只一次担忧,万一在城门前被群臣找麻烦,该如何应对。当着京城百姓的面,被朝廷官员喷口水,着实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所谓犯熊,总是要付出代价。但能不付,还是不付的好。

    见朱厚照苦着脸,杨瓒眼珠子转转,献上一策。

    中心思想四个字:以眼杀人!

    绷着脸,盯仇人一样,往死里瞪,不瞪到对方头皮发麻,绝不善罢甘休。这种情况下,不说百分百,十个里有九个要打退堂鼓,不敢轻易捋虎须。

    “遇他人,可行此计。三位阁老当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如抓救命稻草,为顺利实行,在马背上都不忘苦练。

    实行起来,效果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行过兵部和户部官员时,朱厚照刻意停顿五秒。

    户部尚书韩文还能支撑,安然不动。

    接替刘大夏,担任兵部尚书的许进,脸色发白,险些顶不住压力,当场晕过去。许尚书年将七旬,身子骨不大好,在雪地里跪着本就遭罪,被天子重点狠瞪,更是难捱。

    好在朱厚照停留不久,又有李东阳从旁进言,总算抬臂,令众人起身。

    天子归京,本该有仪仗鼓乐。碍于本次情况特殊,只能一切从简。

    仪仗仅设锦衣卫,鼓乐设而不做。五成兵马司官兵和顺天府衙役扫清街道,搭建人墙,就算了事。

    进入东城,朱厚照重新上马,对天子车舆弃之不用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登舆。”

    “朕习惯骑马。”

    见三位阁老脸色微变,想起杨瓒的叮嘱,朱厚照立即改口:“朕离京数日,两宫定然挂念。今归心似箭,策马更快。”

    理由牵强,好歹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天子刚回京,尚未抵达宫城,不想再-激-得对方犯倔,内阁退后半步,默许天子骑马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。”

    天子骑马,百官必当仿效。

    三位阁老和武臣好办,跃身上马,风鼓官袍,很是潇洒。

    习惯乘车坐轿的官员当场傻眼。

    难不成要徒步跟着走?

    五品以下,上朝下朝俱是步行,早已习惯。五品以上则集体皱眉。

    左右衡量,到底接过缰绳,脚踩马镫,在长随的帮助下,坐上马背。速度虽慢,好歹能保住几分颜面。

    路行一半,冒雪迎驾的百姓越来越多,万岁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山呼声中,三匹快马自北行来,接连奔入玄武门。

    马上骑士身着袢袄,外罩一层皮甲。

    到城门前,三骑被卫军拦住。

    骏马口吐白沫,眼见不活。

    骑士翻下马背,跌落雪地,勉力挣扎仍站不起身,明显是长时间奔驰,乍然松懈,全身脱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听到回报,轮值百户匆匆赶来,骑士都被卫军扶起。

    三人皆是脸色发青,嘴唇干裂,双手和耳朵带着通红的冻伤。一人右肩皮甲-撕-裂,应是被利箭破开。伤口冻住,渗出的血已结成冰碴。

    “快、急报!”

    用最后的力气,骑士取出腰牌,抖着嘴唇,沙哑道:“鞑靼叩边,万人-逼-近-密云龙门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闻言,百户大惊失色。一把抓过腰牌,仔细查看阴刻,确认出自密云后卫。解开骑士皮甲,见其腰腹带伤,紧缠的绷带早浸透血色。

    “快禀报……”

    骑士猛然睁开眼,似回光返照,用力抓住百户手腕。

    “密云后卫,潮河所,龙门所,曹家寨……三千弟兄……有内-奸……带路……”

    用尽最后力气,吐出最重要的几个字,骑士一阵剧烈的咳嗽,喷出大口鲜血,怒睁双目,当场殒命。

    玄武门处,陷入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百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什么!”百户合上骑士双眼,咬牙道,“抬进城楼,我去禀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圣驾归京,百官恭迎。此时禀报,恐来不及说话,就被禁卫长矛架走。兵情为实,九成仍要被问罪。

    然情势所迫,顾不得那么多。三人带伤飞报,足见边镇情况何等危急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骏马飞弛而过,街边小贩躲闪不及,接连被踢翻了担子。不敢大声咒-骂,只能小声嘀咕,一边收拾被踩碎的货物,一边暗骂,这是哪个愣头青,杀千刀的,今天在城内跑马,不怕下刑部大狱!

    城门卫百户一路策马飞奔,从北城到东城,撞-翻十余个摊位,终于在宫城门前见到圣驾。

    相距百米,百户滚落马背,被金吾卫架起,顾不得其他,大声喊道:“陛下,蓟州边军飞报,鞑靼万人叩边,密云潮河危急!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朱厚照立即勒住马缰,上前数步,大声问道:“来人何在?”

    百户挣扎着跪在地上,眼圈已经泛红,哑声道:“回陛下,三人俱带伤而来,一人伤重殒命,两人现在玄武门。”

    “张伴伴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“宣太医,朕先去玄武门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张永应诺,立即调转马头,直奔队伍后的青袍官员。

    朱厚照扬起马鞭,令百户上马,不顾群臣阻拦,决意驰往东城。

    “众卿都听到,密云危急!”

    “体统?鞑靼叩边,万人攻破边镇,贼虏肆虐,百姓被劫掠欺凌,还同朕讲什么体统!”

    朱厚照悲愤填膺,不胜其怒,一鞭-抽过去,直将拦在最前方的官员掀翻马下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幸亏官服内有夹袄,鞭子抽过去,只破开一层棉花。饶是如此,也吓得众人噤声,倒退两步,不敢再拦。

    天子火冒三丈,挥舞鞭子抽人,比说什么都管用。

    群臣惊吓不小,无人敢再造次,纷纷让开道路,任由天子一路疾驰,只留背影。

    跌落马背的给事中,颤巍巍站起身,看着身前一道鞭痕,倒吸一口凉气,心存余悸。

    自仁宗朝后,未见哪位君主对臣子动手。怒极惩治,也是发刑部大理寺。最严厉,不过打顿廷杖,关进诏狱。

    现如今,正德皇帝亲手抽朝臣鞭子,难免让众人想起,圣祖高皇帝和太宗皇帝,貌似就有这类嗜好。

    忆起洪武朝多数官员的下场,如何不脊背发凉,双股颤颤。

    不提众人如何想,朱厚照以最快速度赶到北城,翻身下马,鞭子一甩,令百户带路,噔噔噔跑上城楼。

    刘健三人到底年纪大了,跟在天子身后,都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顾鼎跟得最近,杨瓒……以他的身板,速度还比不上三位相公。

    蓟州来的三人,都被安置在城楼之内。

    一人殒命,独在墙内角落。余下两人气息奄奄,勉强灌下两口热水,靠在火盆旁,身上总算有了几丝热气。

    张永不在身边,朱厚照直接走到墙内,值守的卫军方知天子驾临。

    两名边军挣扎起身,伤口化开,流出脓水,味道刺鼻。

    朱厚照半点不在意,不等两人行礼,大步上前,按住一人肩膀。

    “躺着,太医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边军仰头,看着面上犹带稚气的少年,酸楚冲鼻,眼圈立即泛红。

    世代戍守北疆,和鞑子拼命,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却是缺衣少食,粮饷积欠。京城的官老爷们开恩,足额发下,也会被层层盘剥,发到自己手里,三成都不到。

    弟兄们不是没有抱怨。

    但是,每遇鞑靼叩边,游骑入侵,仍会用命去拼。

    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万里江山,民族大义,军汉们不懂。

    他们只晓得,一旦让鞑子过了关口,身后的百姓,方圆数里的村庄,都会化为一片灰烬。

    喜好讲古的老人,追忆开国盛世的秀才,泼辣的边镇小娘,自幼就在弓箭和马刀下成长的娃娃……

    自己惜命,他们就得死!

    面对鞑靼的弯刀,凶悍的拼杀,历年的老军汉也会怕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不敢退,也不能退。

    退了,就是放恶狼进羊圈,边镇必遭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鞑靼游骑多次扰边,密云卫、潮河所、龙门所接连燃起狼烟。

    兵报送入京城,内阁商议,户部调拨一批军粮,并从营州、延庆调兵,补充边备。发民夫的请求却被驳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天寒时节,不发徭役。”

    对此,总兵官和镇守太监都是无奈。

    好在调拨的军粮送到,增援的边军陆续抵达,部分边军和贴户可以腾出手来,简单修补被破开的隘口。

    白羊口所以冰筑墙,边镇皆有闻听。

    实在没办法,密云卫指挥使下令,用碎石断木堵住缺口,堆雪浇水,结冰为墙。

    未料想,无奈之中的办法,竟效果非凡。

    一夜之后,冰层厚达数寸,刀砍上去,仅能留下一道白痕。加上冰面光滑,别说骑兵,步卒架起梯子,也休想轻易攀上墙头。

    密云卫指挥使大喜,当即下令,卫所地堡边墙,全部堆雪筑冰。

    龙门所和潮河所得讯,仿效而行。鞑靼游骑再来,面对厚实的冰墙,束手无策,登时傻眼。

    绕又绕不过去,试着攀爬,立刻被墙后的箭矢-射-成刺猬。几次常识,均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蓟州上下都以为,有冰墙保护,应能撑到明年,等到朝廷发粮饷征徭役。

    让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挡住面前恶狼,却防不住身后奸豺!

    “密云卫布防图为鞑靼所得。寻到薄弱处,以石锤砸开冰墙,千骑冲入。”

    “指挥使亲自上阵御敌,不想,身边竟埋伏有鞑靼的奸细,不幸遇刺,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商人,是运粮的商人!冒称开中换引,运来十车稻谷,都是毒粮霉米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了这样的米,哪还防备得鞑子!”

    “两日,只两日,三千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边军声音沙哑,伴着哽咽,终于伏在地上,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朱厚照红了眼圈,登上城墙的臣工,都是酸楚默然。

    片刻,朱厚照猛地--抽--出卫军佩刀,大喊道:“朕要杀了他们,朕一定要是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当务之急是增兵密云。鞑靼万人叩边,若南下冲破怀柔营州防卫,京师危矣!”

    天子失去理智,挥刀就要杀人。

    李东阳清楚,他要杀的,恐怕不只是鞑靼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密云之事,朝廷的处置方式并无大过。发粮调兵都没有耽搁。先时有拖延,待当地镇守上请,内阁拟定官文,有司再无推诿,也补足了数额。

    唯一可指摘的,便是发民夫筑墙。

    自国朝开立,从无腊月发徭役的先例。如果此时大发民夫,难免不会引来民怨。

    原本,内阁商议,等天子归京,即请下圣旨,调京卫增援,并从兵仗、军器两局运火炮十门,分送边镇紧要之处。

    结果,任李东阳也没有想到,外部的敌人防住,背后却出了奸贼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李阁老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杨瓒上前半步,出言支持李东阳提议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怒恨交加,也不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必须冷静下来,抓紧时间调兵,增援蓟州守军,将鞑靼拦在怀柔以北!

    朱厚照眼圈赤红,用力握着刀柄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显然是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朕……”艰难吐出一个字,朱厚照用力咬住腮帮,直至尝到血腥味,才继续道,“传朕旨意,敕金吾卫佥事顾鼎为总兵官,集京卫三千人,北上御敌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着锦衣卫东西两厂,严查通敌奸人!下诏狱,夷三族,九族流配,遇赦不赦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户部光禄寺即刻发粮!”朱厚照红着双眼,几乎一字一顿,“谁敢此时伸手,朕杀他全家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耳际嗡鸣,心头悚然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朕得留在京中,无法亲征,无法亲手杀敌。朕命杨先生为-监-军,持朕手谕虎符,往兴州卫调兵,先京卫增援密云等处。”

    话到这里,朱厚照声音渐沉,眼中似酝酿一场风暴。

    “遇不决之事,无论军民,无论文武,无论品级,无论宗室藩王,谁敢拖延,不阻敌于外,俱可先斩后奏!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杨瓒下拜,额头触地。

    抵京当日,又将再度启程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