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零五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赵榆此次南下,身怀两道命令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北镇抚司千户顾卿,剿匪有功,升同知,赐飞鱼服,赏金十两,银一百五十两,绢帛十匹,宝钞五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敕钦差南下都察院佥都御使杨瓒,剿匪有功,授中顺大夫,赏玉带。赏金十两,银五十两,珊瑚树一株,珍珠一斛,宝石两盒,绢帛十匹,宝钞三万贯。”

    敕令宣读完毕,顾卿杨瓒分别领旨谢恩。

    赐服金银便携带,俱送入长安伯府。将黄绢交由两人,赵榆的任务即告完成。

    “恭喜顾同知,杨佥宪。”

    南下之前,牟指挥使透出话,江南事了,即有乞致仕之意。

    按照永乐朝留下的规矩,历代锦衣卫指挥使,无论是否出身勋贵,必须执掌过诏狱。

    北镇抚司现有同知一人,佥事两人。行事谨慎有余,魄力不足。常年跟随牟斌办事,建树不多,算是不功不过,难以服众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-压-在头上,北镇抚司不出声,南镇抚司也不会服气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顾卿出身勋贵,才能兼备,较德焯勤。入锦衣卫之后,屡次建功,擢其为指挥使,明显更合适。

    天子下旨升顾卿为同知,大加封赏,即是表明态度,不出意外,牟斌之后,接任锦衣卫指挥使之人,必将是顾卿。

    思及此,赵榆难免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然也仅止于此。

    出身和官职,决定两者的路截然不同。自国朝开立,尚未有南镇抚司佥事升任锦衣卫指挥使。

    一则,南镇抚司掌锦衣卫内部事务,抓捕得罪的都是同僚。纵然坐上高位,也未必安稳。二则,习惯南镇抚司规矩,接管北镇抚司,定然左支右绌,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既无可能,羡慕乃至嫉妒,实无必要。

    待顾卿接过黄绢,想起此行目的,连少许的羡慕都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下官此行,是为清查江浙镇抚。”

    品级改变,态度也随之变化。

    在顾卿面前,赵榆少去几分随意,多出几分郑重,更多则是肃然和谨慎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已知晓。”

    江浙事发,牟斌即怀疑当地镇抚使出了问题。经淮安扬州,屡次遇到事故,更将可能性提高到九成。

    “赵佥事可带足人手?”

    “顾同知放心,下官已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顾卿点点头,没有继续问。

    南镇抚司办事自有章程。纵然是锦衣卫指挥使,也不可多问。知晓人手足够,准备妥当,顾卿便撂开手。如赵榆支应不暇,需要帮忙,自会出声。

    两人商议时,杨瓒正身坐在桌旁,一遍遍看着敕令,似不在意,耳朵却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出于习惯,两人未避开杨瓒,说话的声音却不高。

    杨瓒竖起耳朵,也只能听个大概。

    清查江浙镇抚?

    据他所知,南京也有锦衣卫衙门。清查江浙,南京六部可以瞒住,当地的锦衣卫衙门却是未必。

    对方会作何反应?

    杨瓒蹙眉,总觉得赵榆的来意,并不如话中简单。表面之下隐藏着暗流,仅一层窗户纸隔开。欲-探究竟,却发现纸后还有玻璃,半点-捅-不破。

    沉思时,顾卿赵榆已商议妥当。赵榆无意多留,行礼告辞。

    杨瓒在桌旁神游,经顾卿提醒,才乍然回神,向赵榆回礼。

    “赵佥事一路辛苦,可先歇息。明日,本官遣人送赵佥事登岸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赵榆笑着道谢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杨瓒按了按额心,心里仍是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起身走到榻边,面朝下扑倒。

    眼尾余光扫过,绯红映入眼底,倏地支撑起双臂,以最快速度坐起。

    顾卿站在榻边,看着杨瓒的表情很是微妙。

    似好笑,又似无语。

    杨瓒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一个大活人站在旁边,竟给忘了!

    眼大漏神,还是锦衣卫本领高强?

    想想,还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锦衣卫身负-监-察-百官之责,必要时,存在感定能降到最低。不然的话,仿佛五百瓦灯泡一般,锃光瓦亮,还如何神-出-鬼-没,趴房顶记百官的小纸条。

    扯扯嘴角,杨瓒就要起身离榻。

    不想,肩膀竟被按住。

    扫过按在肩上的手,看向俯身轻笑的顾卿,杨瓒张张嘴,不自觉的喉咙发干。

    “顾……同知?”

    这是作甚?

    难不成老天终于开眼,看在他工作努力,为他实现愿望?

    按照期望,彼此的位置是否不太对?

    依杨探花的幻想,被按肩-调-戏,这样那样的,该是美人才对……

    顾卿侧头,眸光深邃,似能看入杨瓒心底。

    “顾同知?”

    杨瓒又问一句,顾卿没有应声,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杨瓒还想说话,唇上忽感一阵冰凉。

    白玉般的指尖,沿着下唇轻轻描摹,唇缘似被羽毛拂过,阵阵轻痒。

    双唇开启,指尖轻压。尾椎处升起一阵酥麻。四肢百骸似有电流通过,不自觉的轻颤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注意力过于集中的后果,根本没有发现,彼此的间的距离,已近得不能再近。

    视线乍然颠倒,后背抵上锦缎。

    唇上的触感,缓缓蔓延至颈间。杨瓒喉咙更干,声音都变得沙哑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似面对将要捕食的豹子。

    危险,却诡异的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该说些什么,必须说些什么!

    顾卿俯身,离得更近。

    杨瓒咬住下唇,挽回些许神智。正想推开对方肩膀,手腕忽被抓住,相叠按在头顶。

    眨眨眼,这算什么情况?

    没有解释,温凉的唇,轻轻覆上嘴角。

    掌心覆上双眼,黑暗之中,感觉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扬起下颌,能感受到空气轻旋,拂过喉间。尺寸肌肤,如着火一般,燎得人心头发热。

    杨瓒睁开双眼,习惯黑暗后,透过指间,似有微红光晕。

    带着咸味的海风,自门窗缝隙流入。

    熟悉的沉香环绕,意识昏沉,不想移动。

    咚、咚、咚!

    敲门声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,有要事禀报!”

    带着冰雪的气息渐渐远离,眼前忽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理智回归。

    杨瓒坐起身,外袍顺势滑落手肘。

    沉默两秒,拉好领口,腰带忽又松脱。

    抬眼看向始作俑者,对方却是挑眉,似在说,锦衣卫手快,见谅。

    一口气堵在嗓子眼,旖旎气氛顿消。

    门外的卫军面带焦急,根本不知道,室内并非杨瓒一人。更不晓得,自己刚刚打断了什么。八成以上,会被新任的锦衣卫同知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整理过官袍,杨瓒站起身,咳嗽两声,镇定一下声音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房门推开,卫军自外走入。见到两人,顾不得惊讶,行礼道:“禀佥宪,肖指挥使传讯,发现谢十六下落!”

    “谢十六?”

    杨瓒表情一振。

    “可确定?”

    “禀佥宪,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!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港口。”

    港口?

    杨瓒微顿,“已经擒拿?”

    卫军表情有些复杂,似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不点头,违心;点头,更加违心。

    情况实在过于蹊跷,三位指挥使都觉得奇怪,怀疑是海贼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何事不能言?”

    “回佥宪,谢十六是自己乘船,前来投案。”

    自首?

    杨瓒诧异,转头看向顾卿,对方也有一丝讶然。

    “自己来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卫军道,“同行还有两名海匪头目,带着三只木盒。”

    “木盒?”

    卫军点点头,道:“据言,是悍匪许光头及两名心腹的首级。”

    投名状!

    三个字闪过脑海,杨瓒眉间皱紧。这谢十六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?

    思量片刻,杨瓒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先去港口。”

    怎么处置,可稍后再论,确定匪首身份更为紧要。

    “顾同知可与下官同行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钦差南下,官至四品,本高于顾卿。没高兴多久,顾千户成了顾同知,实现三-级-跳,又压杨瓒一级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之事,杨御史心中闪过一个“惊悚”的念头:个头比不过,品级比不上,果然只有被压的命?

    摇摇头,杨瓒拒绝深想。

    做鸵鸟,好歹能心存幻想。鸵鸟都做不成,才真正悲催。

    没到那一天,还能继续挣扎,扑腾两下。一旦顾同知下“狠手”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杨瓒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穿-越-同仁都是升官发财,美人绕膝。换到他,同样发财升官,却是绕美人膝。

    一样都是穿越,差别为何如此之大?

    离开居处,前往港口。杨御史头顶黑云,眉间拧出川字,边走边叹气。

    送信的卫军几次加快脚步,恨不能多生两条腿,跑出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杨佥宪皱眉叹气,倒没什么。顾同知刀子似的目光,实在是吓人。

    视线扫过来,一戳两血洞。

    卫军不是铜皮铁骨,顶不住这样的刀子。俗体凡胎,当真是扛不住。

    杨瓒暂居之处离港口不远,只是需经过海匪建在岛上的“村落”。

    行进村口,可见烧毁的房屋,瘦弱的工匠和渔民正忙着搭建草棚。有三两表情麻木,或吃吃发笑的女子,都是被海匪掳来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攻破海岛时,被关押此处的女子不下五十人,现下却不足十人。

    有自尽,亦有被海匪额趁乱杀戮。

    待官兵赶至,村中已起大火。

    火扑灭,草棚木屋多被焚毁,没能跑出的工匠渔人也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这般惨状,再次提醒杨瓒,谢十六是什么人,盘踞岛上的海匪都是何等心肠。纵然是提来许光头的首级,也是罪不容恕,该千刀万剐!

    “见过大人!”

    有工匠认出杨瓒,拉着痴痴傻傻的女子,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女子头发蓬乱,面容姣好,双眼却是直愣愣,看着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工匠不会官话,需卫军帮忙,才能明白他话中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小娘是他同村之人,一并被掳来岛上。”

    “海贼不是东西,是一群畜生!”

    “同村被掳来的,只有他们二人尚存。”

    “匠人儿子惨死,女儿也死了。这小娘年龄相仿,便被他当做女儿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,人疯了也好,傻了也罢,好歹还活着。清醒的,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卫军停住了。

    工匠的话过于沉重,在血海拼杀的汉子,也会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看着工匠,杨瓒心中刺痛,道:“你且问他,可愿返回家乡。若想回乡,本官可遣人护送。”

    卫军传话,工匠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回了,村子没了,也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求大人开恩,许小的留居岛上。好歹能有个容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工匠说着,小心翼翼,却又满怀期待的看着杨瓒。

    留在岛上,女子尚有活路。回到岸上,消息传出去,女子定要活不成。

    当初,周指挥使救回的女子,少有被家人接纳。纵使家人不弃,族人也容不下。无依无靠,留给她们的只有死路。

    世人愚昧,女子命苦?

    杨瓒摇头,指尖扎入掌心。仍是那句话,丈夫无能!

    “尔等皆可留居此处。本官亦会遣人至州府,为尔等重办户籍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,谢大人!”

    工匠跪地,就要磕头。

    杨瓒忙快步上前,来不及伸手,人已被顾卿扶起。

    工匠千恩万谢,附近的工匠渔人听闻,都含着眼泪,跪地行礼,满面感激。

    杨瓒没有多留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本不是多愁善感之人,面对此情,仍禁不住眼圈泛红。

    “让顾同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

    顾卿侧首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赤子之心,如浑金白玉。同佥宪相交,实为顾某之幸。”

    用词貌似寻常,听着却颇有深意。

    杨瓒眨眨眼,总觉得顾伯爷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想多了?

    皱着眉头,看向嘴角微勾,眼波流转的美人,杨瓒确信,他没想多。

    古人的说话艺术,果然博大精深。

    摸摸耳垂,不烫。

    很好,没脸红,有进步。

    港口处,三艘兵船靠岸。

    周、肖两人站在一处,正低声说着什么。熊指挥使距离五步,抱臂旁观,半点没有参与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身布衣,做渔夫打扮的谢十六,被五花大绑,押着跪在地上。一同跪着的,还有同样做渔人打扮,却半点掩不去匪气的海贼头目。

    三人身前,并排放着三只木盒。包裹木盒的粗布已经解开,盒盖却被麻绳捆紧。边角处有点点黑斑,俱是凝固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此人确是谢十六,但盒中首级仍无法辨认。”

    给杨瓒送信之前,已有番商认出三名匪首。

    周指挥激动过后,陷入重重疑惑。

    非是几人过于小心,实是谢十六狡猾,远远超出想象。十艘兵船,近四十艘运粮船,两千卫军,搜索这些时日,几乎将周围海岛翻遍,也没寻到几人踪迹。

    周指挥等遍寻无果,甚至开始怀疑,谢十六已乘船远遁,潜逃爪哇等岛国。或是避开官兵耳目,逃亡倭国,同倭贼联合。

    设想过多种可能,唯一没想过,此人会主动投案,更带来许光头首级。

    杨瓒赶来之前,三人轮番审问,谢十六始终闭口不言,摆出架势,钦差不至,绝不出声。

    周指挥使要用刑,被肖指挥使拦住,拉到一旁劝说。熊指挥使扫两眼,抚过颌下虬髯,无声冷笑。

    为争功,三人本就不睦。

    剿匪的奏疏已经递送入京,没有更改余地。抓住谢十六,灭除浙海最大一股悍匪,堪比弥天之功。奏报朝廷,计功行封,金银不提,官位至少升上一级。擢升五军都督府,由地方调入京师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功劳摆在眼前,唾手可得。三人都有些红眼,只是有人善于隐藏,有人已是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谢十六跪在地上,面无表情,好似根本不在意生死。

    偶尔,有被海盗抓来的工匠和渔人走过,才会抬起眼皮,扫过两眼。

    杨瓒到时,周指挥使怒气未消,却不再嚷嚷着用刑。肖指挥使神情微缓,熊指挥使依旧是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“诸位,杨某来迟。”

    没急着审问谢十六,杨瓒拱手,同三位指挥使见礼。

    卫指挥使是正三品,佥都御使是正四品。占据文官和钦差双重身份,勉强同平起平坐。但杨瓒始终牢记,谨慎无大错,面对三人,都十分客气,不见半点轻慢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有礼。”

    三人还礼,又向顾卿抱拳。

    锦衣卫北镇抚司同知,没人敢小看。兼掌管诏狱,更让三人忌惮。

    热闹钦差,被上疏弹劾,还要交内阁审议。惹怒锦衣卫,分秒被扣上罪名,五花大绑,扔进诏狱。

    换做寻常,三人想得不差。但却忘记,杨瓒有天子御赐的金尺和匕首,闹不好,抽一顿,扎两刀,比锦衣卫更要命。

    “此人即是谢十六?”

    “已着人问过,半点不假。”

    “这二人亦是匪首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肖指挥使抢先开口,故意侧身,挡住熊指挥使,道:“此二人皆在许光头手下,常年在浙海劫掠。同谢十六一样,盘踞岛屿,同走私商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他二人盘踞何处?”

    “岱山。”肖指挥使道,“因距岸较远,岛上多山林,自古以来,少有人定居。四周散落百余小岛,正可供海盗藏匿。据抓捕的海匪招供,行走岱山的走私商,数量仅次双屿。许光头亦常年藏身于此。”

    杨瓒点点头,终于将目光转向谢十六。

    “久违了。本官当称足下谢石棋,还是谢紘?”

    谢十六抬起头,忽然笑了。眼角现出纹路,带着读书人的俊雅,又有海匪的狠辣。

    “大人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杨瓒负手,前行两步,立在谢十六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来投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双屿被下,小的失去藏身之地。手下的船只,九成被烧毁,也没了东山再起的资本。继续留在海上,不是被他人吞并,就是被砍掉脑袋,送到官府领赏。与其便宜旁人,不如小的自己投案,说不得,还能有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本官不会杀人?”

    谢十六仍是笑,不见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“大人可先打开木盒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首级,换不下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两百条船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不同海贼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有计,可扫平浙海福建倭贼,增朝廷岁入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杨瓒摇头,三个字出口,没有丁点犹豫。

    谢十六愣住,周指挥使等人同样不惊讶,满面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增百万岁入,还没兴趣?

    这位钦差是脑袋不正常,还是真有这么大的底气?

    众人表情各异,杨瓒在心中撇嘴。

    倭国的银矿,用足力气开采,每年岁入岂止百万。占据双屿等处,掐住浙海贸易中枢,还怕来钱不快?

    朝廷海禁,一年比一年严厉,照样拦不住走私商人。

    杨瓒下令,圈住岛上的商人,没有咔嚓结果掉,即是为日后打算。

    明面上,不能违反朝廷禁令,私下里,不是没有办法。请下旨意,在双屿岱山等处设立卫所,派驻镇守太监和镇抚使,一切都能解决。

    论起捞钱,公公们都是好手。

    镇守辽东太监,能撸起袖子,从有官-方-背-景-的豪商身上割肉;南下的刘公公,三月不到,收下的“表礼”多达十万。

    奉旨走私,绝对能赚个盆满盈钵。设法调动起积极性,必能勇攀高峰,岁入千万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,新大陆已经发现,美洲的金银正源源不断流出。与其留给那些不洗澡的贵族,不如提前流入明朝,为小屁孩的中兴之治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杨瓒想得明白,也有相当大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唯一的不确定因素,就是海盗和倭贼。

    现如今,谢十六自作聪明,主动投案,正可省去一番周折,免去麻烦。

    至于口供,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顾伯爷在此,什么口供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杨佥宪转向顾同知,笑眯眯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顾卿挑眉,令校尉抓起三人,上兵船审问。

    肖指挥等人眼巴巴瞅着,硬是不敢拦。

    杨瓒轻笑,道:“诸位同心协力,缉拿海匪谢十六,斩杀匪首许光头,俱有大功。本官定当禀报朝廷,为诸位请功。”

    缉拿谢十六,斩杀许光头?

    都不是笨人,话听到耳中,绕过几个弯,顿然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派兵缉拿和主动投案,绝对是两码事。功劳平分,好处也是不小。在场都是“自己人”,想必不会脑袋被驴蹄,功劳不要,向“外人”透出消息。

    “多谢杨佥宪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客气。”

    杨瓒笑着拱手,已开始思量,该安排哪个驻扎海岛,和刘公公一起做走私买卖。

    功劳得来,总要有所付出。

    只拿好处不卖力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