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一百零二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有天子密旨,却无内阁兵部官文,五艘兵船,已是临山卫指挥使能调动的极限。再多,必引来府州怀疑,未出港,便会被拦截。

    余下十余艘小船,多为沥海所三山所运兵送粮使用。因装备火器,能载人员有限,满打满算,这支拼凑起来的-剿-匪-船队,不过一千五百余人。

    一艘兵船上,顾卿同临山卫郭指挥使并排而立。

    郭指挥披袍擐甲,执锐披坚,面容刚毅,英武非凡。

    顾卿一身锦袍,腰束金带,头戴乌纱,未执长兵,独佩一柄绣春刀,腰间悬挂象牙牌,气势丝毫不亚于前者。

    星眸带寒,视线扫过,恍如刀割,煞气有形。

    随两船距离愈近,杨瓒抿紧嘴唇,双手负在背后,攥紧十指。指尖扎入掌心,留下月牙状的红印。

    所有的注意力,都集中到顾卿身上。

    目光凝聚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指节发白,痛感好似麻木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时,潮水般的情绪上涌,涤荡胸腔。

    几息之后,又急速消退。

    情绪流动,似潮汐翻涌。上一刻,浪高十丈,下一刻,骤然风平浪静。海面似镜,直向下望,已是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杨瓒少有体会。

    心砰砰跳,喉咙发干,想说的话都憋在喉咙里,半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整整数月,震惊,愤怒,焦灼,担忧,一一涌上心头,又逐渐沉入心底。

    同顾卿对面,方才发现,思念远甚所想。

    大起大落,实难用语言秒回。

    用尽全身的力气,方能控制住情绪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?”

    杨瓒久久不动,也不出声,同往日大为迥异。

    同船的周指挥使觉得奇怪,以为他还在担心,不由道:“对面乃临山卫兵船。船头着铠甲者,即是临山卫指挥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既打出火光,表明身份,自然是“朋友”。如不怀好意,根本用不着现身,五艘兵船,十余艘小舟,将近四倍的兵力,一个照面,就能将四百人送进海底喂鱼。

    “多谢周指挥提醒。”

    艰难的动了动嘴角,杨瓒微微侧身,松开手指,骨头发出咔吧声响。

    “本官少临战事,心中不定,让周指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摇摇头,并不在意,

    杨瓒深吸一口气,转开视线,理智回归,所有的情绪都压入心底。

    日子还长,想同美人诉说衷肠,需等剿灭海盗。

    当然,情况允许,条件具备,场地合适,杨佥宪是否真有胆量,很值得商榷。

    距离渐近,两艘兵船几乎并行。

    无需放下小舟,搭上踏板,周指挥几个大步,已登临山卫兵船。

    轮到杨瓒,踏上船板,悬空一刻,方才发现,同刘公公相似,他也恐高。

    尽量目视前方,仍如踩在云中,海风吹过,长板晃动,脚步随之虚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对刘公公的牺牲奉献和大无畏精神,杨御极是钦佩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步路,杨瓒走得万分艰难。

    行到尽头,双腿发软,脚步微一踉跄,手臂即被攥住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小心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因疲惫而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掌温透过布料,似要灼伤皮肤。

    杨瓒抬起头,不期然,对上漆黑双眸。意识到自己险些撞--进顾卿怀里,蹭的一下,双耳通红。

    顾卿挑眉,眼底似有笑意闪过。

    松开杨瓒手臂,顺势覆上肩头,沿脊背滑下,撑在腰间,助他站稳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可无事?”

    有事!

    杨瓒嘴唇发干,耳朵红得似要滴下血来。

    十几岁的身体,反应很是惊人。

    当真该庆幸,自己穿的是官服,腰带也束得不够紧。

    否则……

    站直身体,杨瓒默默垂首,意外发现,这手的位置,是否太往下了点?

    顾千户挑起长眉,表情极是坦然。

    眼中带着疑惑,似在询问杨佥宪,为何这般看他,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杨瓒转头,更觉悲伤。

    两辈子加起来,也抵不过顾卿的道行,还诉什么衷肠?

    找个地方立扑,才能找回场子。被反-扑-镇-压-的可能性有多大,杨佥宪拒绝去想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无事便好。”

    顾卿松开手,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热度忽然消失,杨瓒动动肩膀,微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,未有任何出格,偏偏让四周的锦衣卫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总觉得,千户大人像是要捕食的老虎,这个时候,谁敢上前打扰,不亚于虎口夺食,后果必会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锦衣卫直觉敏锐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船上的卫军,包括周、肖两位指挥使,神经有些-粗-放,甚至可以说迟钝,压根没注意到两人异状。

    简单寒暄之后,发现杨瓒和顾卿仍在原处,开口道:“杨佥宪,船头风大,可往船舱叙话?”

    计划是杨瓒制定,执行调兵则是顾卿。

    起初,临山卫指挥确是出于无奈,被顾卿拿着名单-逼-迫,才扛起长刀,走上梁山。

    同周指挥合兵,面对即将到手的战功,不情愿都化作战意。

    拿下双屿,多砍几个贼子,不能升官,也可抵消罪状,消除隐患。

    战功大小,很是关键。

    一战而下,实是必要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许光头手下有三百多条船,能完全掌控的不到六十艘。余下多为谢十六几人掌握,船上海匪对几人的忠心,甚至超过匪首。”

    走进船舱,落座之后,肖指挥并不藏私,将所知的情况一一道明。

    身在江浙卫所,自然比京城来的杨瓒顾卿了解情况,知道不少背地里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许光头有勇无谋,在海上二十年,仍是籍籍无名。一众海匪间,压根排不上位次,大小七星岛的刘愣子兄弟,都比他强横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遇上谢十六,才开始发迹,渐渐闯出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这谢十六究竟是什么老头?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肖指挥使顿了段,才继续道:“谢十六本是秀才,弘治三年,因徭役之事,为族人出面,得罪县衙主簿。后者同江浙学政有亲,隔年便寻到机会,黜落谢十六功名。”

    “谢十六岳家是个商户,见其落难,非但没有出手相助,反强行接回-族女,拉回嫁妆,逼谢十六放妻。”

    “功名被夺,夫妻离散,老父被气死,谢十六惨遭家变,一怒之下,投奔了海匪许光头。”

    “因其颇有才干,为海匪出谋划策。不过数年光景,许光头便吞并附近几股势力,成为远近闻名的悍匪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瓒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可恨之人,亦有可怜之处。

    万事俱有因果,非遭此等变故,此人或可一路考取,以其才能,不入京师也可主政一方。

    “谢十六同余姚谢氏可有关系?”

    肖指挥摇头。

    如真有关系,小小一个主簿,何敢如此猖狂?

    夺人家产,不过数年之仇。落人功名,却是要记恨一辈子。甚者,两族乃至两姓结怨。

    谢十六的子孙后代欲考取功名,查验籍贯祖先,看到这一条,考官的印象也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祖先如此,儿孙纵有大才,也将染上污点。

    “如无干系,谢十六为何敢自称余姚谢氏?”

    肖指挥同周指挥互看一眼,都有些拿不准,是否该说真话。

    两人戍卫沿海卫所,见过不少当地豪绅。均是枝繁叶茂,树大根深。动不动就要分成几支。本家分完,旁支再分。

    出人头地者有,默默无名者也有。

    如余姚谢阁老一支,父为阁老,几子同在朝堂,兰桂齐芳,自是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一人高升,众人得济。

    同族之人借势,成为必然。

    头脑灵活,目光远大者,早早将儿孙送入族学,刻苦-攻读。

    一代不行,便两代、三代。谢阁老致仕,几个儿子还在朝堂,可继成衣钵。尤其是考中状元的谢丕,不及而立,已是兵部郎中,前途无可限量。日后同谢相公一样入阁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有谢迁父子为依仗,只要能考中举人,就有做官的希望。

    中不了举人,考得童生秀才,也可撑起门楣。

    持以上想法的谢氏族人,自会严守己身,管束家中子弟,与人为善,博个好名声,以图日后。

    不想做官,只想发财的,则要另论。

    “谢阁老族中,多是耕读为本。从商之人亦有,然多是偏支,早出五代之外。”

    俗语有言,树大好乘凉。然高树之下,必有阴暗。

    “从商之人,生意做得越大,三教九流,必会多方结交。”肖指挥道,“谢氏远支中,有被谢十六蒙蔽,同其称兄道弟。后不知为何,竟联起宗来。”

    肖指挥说得客气,杨瓒心下明白,所谓被蒙蔽,都是假话。财帛动人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离京之前,谢阁老送他棋子,李阁老同他对弈,十成就是提醒。

    关系再远,也是族人。牵连起来,落在有心人眼中,难保不会被泼上污水。

    谢迁-浸--淫--庙-堂,摸爬滚打数十年,想要脱身,自是相当容易。但同海匪扯上关系,传出-流-言,名声必要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谢丕兄弟在朝,为家族考虑,也不容此事闹大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非人力能够阻拦。哪怕是谢迁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人生如棋。”

    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谢迁的提醒,未必不是警告。李东阳出于什么心思,杨瓒暂时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若说是爱护后辈?

    摸摸下巴,杨瓒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?

    “杨佥宪?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杨瓒倏然回神,尴尬的扯扯嘴角。

    什么主角光环,都是虚的。趁谢十六不在,攻下双屿,设下埋伏,擒拿匪首才是真章。

    “谢十六如此善谋,甘心一直为许光头压制?”

    不想做将军的士兵,不是好士兵。同理,不想做匪首的海盗,不是好海盗。

    肖指挥笑了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所言甚是。故而,本官才言,许光头看着威风,实则已管不住手下人。双屿等-走-私-港俱为谢十六等人占据。岸上交易,九成落入他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许光头不是故作神秘,不想露面,而是走私-销-赃交易,多没他的份,插-不进手。

    三百条船,听命者不过六十余艘。缺了来钱的渠道,如今也要打个折扣。

    既没权,也没钱?

    杨瓒不禁挑眉,问道:“他被架空了?”

    肖指挥使点头,道:“外人不知,只以为许光头大权在握,实则早被谢十六等人掏空家底。只剩一根旗杆立着,好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下谢十六,余下五人或要费些功夫,许光头实不足为据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肖指挥使面上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不是早知内情,才选双屿部署?”

    杨瓒笑笑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怎么解释,没法解释。

    根本不晓得内情,瞎猫遇上死耗子?

    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沉默是金,装深沉。

    有大智慧者经常这么干。学不到精髓,蹭些皮毛也能达到效果。

    杨瓒不说话,淡定微笑,反让肖指挥高看,自动开始脑补。

    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,果然才高不在年少,不愧是先帝钦点的探花郎!

    “杨佥宪智计在胸,本官佩服之至。”

    杨瓒继续微笑,装深沉。

    误会已经造成,为面子考虑,需得继续装;为里子着想,还要继续装。

    总之,不想露馅,装吧。

    见识过杨瓒的能耐,周指挥未生他念,同样面露佩服。

    顾千户侧首,眼波微闪,唇角牵起一丝弧度,倏尔消失,快得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偏偏杨瓒看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又能如何?

    唯有按下额角鼓起的青筋,继续装高深,一装到底。

    几人交换过-情-报,对双屿港的海匪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    杨瓒暗中庆幸,亏得从兵部挖来王主事,否则,事情能成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    商议完毕,杨瓒和周指挥返回兵船。

    肖指挥和顾卿送出船舱。

    走近踏板,杨瓒深吸气,正要迈步,熟悉的沉香飘入鼻端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慢行。”

    杨瓒微顿。

    话不错,但众目睽睽,距离是否近了点?

    “多谢顾千户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杨佥宪客气。”

    杨瓒只顾着压制心跳,机械的迈动脚步,回神才发现,已行过木板。

    顾卿站在船舷边,略一颔首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海风吹过,袍角轻舞。

    提拔的背影,如炽烈火焰,又似一柄长刀,破开海风,撕开-夜-幕。

    驻足两秒,杨瓒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何故发笑?”

    “想到日后,故而如此。”

    日后?

    周指挥莫名,将下贼岛,心中高兴?

    杨瓒仍是笑,既没承认,也没有否认。回到船舱,扎扎实实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天明时分,兵船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船过定海,骤见远处腾起浓烟。

    “是王主事的信号,快!”

    杨瓒大声提醒,周指挥立即打出旗号。

    七艘兵船在前,十余艘小舟在后,气势汹汹向双屿杀去。

    港口处,如往日一般,海盗和商人摆出货物金银,开始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五百两银饼,不够!”

    番商扣上木箱,对剃成半月头的倭人道:“八百两银饼,一两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倭人仍想压价,包着布巾的大食商人凑上来,带着咸鱼味的佛郎机人也走了过来,盯着精美的丝绸和上等茶砖,发出惊呼,险些当场流口水。

    问过价钱,更是双眼发亮。

    便宜,太便宜了!

    “没有金银,可作价香料,珍珠宝石也能交换。”

    番商翻翻眼皮,看也不看倭人,重新开价。

    大食人和佛郎机人争相上前,打开随身布袋,哗啦啦倒出珍珠宝石。

    “换!”

    “我换!”

    见状,倭人大急。

    “我先来的!”

    “做生意不分先后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钱,走开!”

    “我有宝石,还有香料!”

    “交换!”

    操--着-半生不熟的官话,大食人和佛郎机人开始竞价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几乎每日都在发生。但是,能与箱中丝绸茶砖媲美的好货,不是次次都有。

    海盗是无本买卖,每次出海,脑袋要系在裤腰带上。随明朝海禁愈严,能带上岛的货物,种类不少,质量却是参差不齐。

    每逢“开市”,懂行的自能满载而归。新来的或是不懂官话的,十有-八-九要挨-宰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只要能换到丝绸和瓷器,哪怕是次品,运回欧罗巴也能大赚钱一笔。

    摆出货物,番商揣着袖子,稳坐-钓-鱼-台。

    佛郎机人和大食人红着眼睛,大声叫喊,宝石一袋又一袋。不顾价格,誓要压下对方,取得这匹货物,真诚演绎人傻钱多。

    吵闹声引来更多人,连海匪都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这个番人有不少好货。”一名脸上有疤的海匪啧啧两声,“我前个见到,这么大的珍珠,眼不眨,都给了王十九。”

    “王十九?”另一个满面虬髯的海匪道,“船主不在,他也敢收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?这姓王的背着船主,没少干-私-活,胆子越来越肥,还以为船主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船主知道,还放着他不管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管,是没腾出手来。我听说,朝廷派遣钦差,从海路南下剿匪,钱顺和刘愣子几股人都被灭了,船也被烧,岛上是人-畜-不剩。”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周围海匪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这是官军还是海盗?”

    “就是海盗也没这么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-畜-不-留,船都烧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得真真的!”透出消息的海匪不满众人猜疑,狠声道,“这次船主离岛,就为同其他船主商量,该定个什么章程,灭了这钦差锐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岸上的官?”

    “不顶用!”疤脸海匪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顶用?”

    “自身难保,还顶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缘故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贪财胆小的,平日里鼻子朝天,真遇上事,转眼就能把咱们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?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能?”疤脸海匪哼了一声,“说到底,咱们是匪。自古官-匪不两立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忽见对面的海匪瞪大眼,望着他身后,活似见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嘟囔着转够身,只一眼,犹如冰水倾倒,从头顶冷到脚底。

    “狼烟?岛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!”

    漆黑的烟柱,随海风飘散,弥漫山后。

    海匪中有逃役的卫军,也有北地来的边军,看到浓烟,都是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自谢十六盘踞岛上,双屿港都是以旗令火把传讯,从未有过狼烟。况且,西南面就是钱仓所,升起狼烟,不是给官军指明道路,等着对方来杀?

    “事情不对,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疤脸海匪满脸狠色,扫视兀自不觉的商人,低声道:“看着他们,谁也不许走!必要时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划过颈间,眼中满是戾气。

    如果有探子混上岛,无论官兵还是其他海上势力,这些商人都是最好的渠道。

    疤脸海匪是谢十六心腹,在一众海匪之间,算得上头目类的人物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,海匪立即分头行事。

    番商被大食人和佛郎机人围在中间,小心抬头看一眼,心中默念:小的已是拼了命了,杨大人,您可快点来吧!

    充作护卫的老大和老五,抱臂站在一边,貌似不在意,心中也是万分紧张。

    那个嘴上无毛的钦差,真能一战而下,拿下双屿岛,擒杀谢十六?

    心中再没底,为了诏狱里的兄弟,无论如何不能露怯。

    头掉碗大个疤,能闯过这关,就不再是匪。说不得,一众兄弟都能得朝廷招安,改头换面,吃上官粮。

    活不下去才会落草。

    没人乐意一辈子做贼。有旁路可走,纵然风险不小,也要冒险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老大老五互看一眼,握紧怀中匕首,盯上靠近的海匪。

    岛后接连升起三道狼烟,海匪赶到时,第四道狼烟已经点燃。

    “快灭掉!”

    顾不得搜人,疤脸海匪当先推倒架起的柴堆。

    奈何烟雾不散,推倒后,反冒出刺鼻味道,呛得众人连连咳嗽。

    被呛到的人,很快双眼红肿,全身无力,陆续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少数海匪撕下衣襟,捂住口鼻,勉强支撑着回去报信,却被不知从哪里来的弓箭-射-倒,当即去见了阎王。

    近两米的山石后,王守仁收起-弓-弩,几名卫军继续点燃狼烟。

    柴堆中有胡椒和致人晕迷的香料,皆是从大食人手中购得,被投入火堆,为海盗加料。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王守仁同一名官军分守左右,余下人擦亮火石,很快,又有一道狼烟升起。

    海面上,兵船循狼烟指引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铜炮推上甲板,火药沙土铁球接连填入炮口。

    火把亮起,双屿岛上的海匪,生命进入倒计时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