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八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周指挥主动请战,在杨瓒预料之中。但出战的热情之高,却在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铺开海图,看到标注在图上的三座海岛,周指挥双眼发亮,好似看的不是海盗水贼,而是即将到手的战功和金银珍宝。

    “周指挥,于军事之道,瓒不甚了解。然此次随员,兵部王主事,却是深谙兵法。”

    杨瓒话说完,周指挥即明了其意。

    海图是杨瓒给的,消息是杨瓒提供的,出兵之后,论战功,自己可以占大头,但不能完全丢开对方。无论王主事是否真通兵事,此番出战必须随船。

    依明军惯例,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之意,本官明白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答应得十分痛快。

    兵部主事,虽是文官,好歹专业对口。如果不马上点头,杨佥宪生恼,将人换成刘公公,才真的闹心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比起杨瓒和王守仁,周指挥使更不愿同刘瑾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此三处岛屿紧邻,一座在中,两座成掎角之势。海匪岛寨建于中心岛上,背后乃嶙峋山崖,万丈之高,攀登不便。前方水道不宽,仅容一艘兵船通行。如何登岛,还请周指挥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杨佥宪提醒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不是笨人,未彻底了解岛屿情况,自不会大包大揽。

    待王守仁被请来,三人一并研究海图,就目前所知的消息,制定-剿-匪-计划。

    得知是自己随兵船剿-匪,王守仁很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杨瓒看不出,这样的海匪水寨,压根挡不住官军。明摆着到手的功劳,却要送给旁人?

    察觉到王守仁的疑惑,杨瓒只笑了笑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《楚辞》有言,所谓金相玉质,百世无匹,名垂罔极,永不刊灭者矣。

    正可用来形容王守仁。

    思想家,文学家,哲学家,军事家。

    通今博古,能文能武。

    此等人物,正该时时发光,日日耀眼。

    以其军事才能,肃平西南匪患,灭掉藩王-造-反,用来对付一小股海匪,必能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然天才也需要磨练。

    杨瓒相信,多-剿-灭几股海匪,积累经验,心中有了章程,他日遇到谢十六许光头这等悍匪,王主事定也能谈笑间灭其锋锐,攻-寨-拔-营,拿下群贼。

    故而,杨瓒自己不登兵船,同样不许刘瑾登船。

    刘公公的专场在江浙,现下用不着凑热闹。

    如果周指挥知道杨瓒心中所想,就该明白,之前的担心都没必要。别说参合-剿-匪-一事,刘公公连兵船的船舷都摸不到。

    计定,周指挥叠起海图,向杨瓒告辞,回兵船安排。

    作为计划的参与者和执行者,王主事自当随行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提携,下官必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“王主事客气。”杨瓒笑道,“剿-灭-海-贼,肃平海疆,以身杀贼,非寻常可为。今后有诸多要仰赖王主事,该是本官道谢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佥宪过奖,下官实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“当得。”杨瓒道,“遇此等好海匪,以王主事才干,不过小试牛刀,必能兵到匪除。本官当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定不负佥宪期望!”

    拱手行礼,王守仁热血澎湃,斗志昂扬的离开船舱。

    周指挥已先行返回,他需得另乘小舟,独自登船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周指挥嘴上答应得痛快,未必真看得起这个兵部主事。是否能让他改变态度,杨瓒帮不上忙,一切只能靠王守仁自己。

    待小舟离开,杨瓒走上船头,遥望火红光轮西沉,倦鸟归巢,似有无数情绪在心中酝酿、激-荡。

    海风拂过,带着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闭上眼,再睁开,竟见远处有波浪掀起。

    两条矫健的身影,猛然跃出海面,犹如弯月,映着海上日沉,重新砸入水中,溅起巨大浪花。

    杨瓒看得入迷,刘瑾走到身侧亦不得知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出声,才猛然回神。再转头,海中的精灵早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倒是好兴致。”

    刘瑾话有些发酸,杨瓒没有接言,他心情好,不想搭理这位。

    讨了个没趣,刘瑾不敢继续造次。

    酸两句,过过嘴瘾便罢。

    必须把握分寸。

    真惹怒对方,一顿尺子下来,自己又要几天不能见人。

    一群海鸟飞过,羽毛黑得发亮,仅喉下有菱形白羽。

    双翼展开,超过两米。

    杨瓒第一次看到这种海鸟,抬头仰望,心中震撼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海鸟飞远,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询问船工,后者也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的也没见过这种-鸟。没料错的话,应该是从南边飞来的,还有可能是海外番邦。”

    “番邦?”

    船工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宗皇帝年间,海禁不像现在这么严。小的祖上随商船出过几次海,带回不少好东西,说过不少奇闻,山一样的大鱼,能将人抓起来的大-鸟……”

    船工讲着先祖的旧事,神情中满是骄傲。

    杨瓒听得津津有味,刘瑾正好在旁边,也不禁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祖上既有这番奇遇,为何尔仍是个船工?”

    船工苦笑,道:“一夕-暴-富,不晓得收敛,自然留不住财。”

    财富迷眼,引来觊觎。

    没有身份地位,也没有族人依仗,不过四代,家产便败落九成。

    “子不言父过,但,”船工顿了顿,“小的父亲好赌,最后一点家资都送给了赌坊。先祖留下的田产宅院都被典当。后来发现,之所以输这么多,是被人做局。”

    “被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船工点头,道,“一怒之下,父亲找上赌坊,想讨回公道,却被活生生打断两条腿,险些死街上。小的当时还年幼,母亲一个妇道人家,求告无门,只能咽下冤屈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命虽保住,人却是废了。后半生只能躺在榻上,翻身都需人帮扶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没本事,旁的营生做不了,干脆做了募军。戍守卫所几年,换得的军饷粮布,好歹能养活一家老小。”

    船工说得淡然,却让人更觉心酸。

    杨瓒叹息一声,没有继续问。

    转过身,看到刘瑾眼圈微红,满面同情,不觉惊悚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状况?

    杨佥宪见鬼一样,刘公公腾的满脸-赤-红,狠狠咬牙。

    咱家也是穷苦人出身,又不是铁石心肠,听到这样的事,还不许同情一下?

    哼了一声,刘公公甩袖就走。

    这样的赌坊,必有官吏做依仗。说不得就是贪官污吏在背后策划。

    天下乌鸦一般黑,姓杨的不是好东西,文官都不是好东西!

    刘公公钻牛角尖,愤世嫉俗。

    江南的这场-风-暴,恐将达到十级。

    望着刘瑾愤愤的背影,杨瓒挠挠下巴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了,不过是奇怪的看了两眼,值得气成这样。还是说,有段日子没动武,刘公公浑身不自在,开始各种挑衅?

    要不要满足对方一下?

    刘瑾不知杨瓒所想,若是知道,八成会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好了伤疤忘了疼,活该被抽!

    官船行过安东卫,即入淮安府。

    海岸有兵船巡逻,登州府的关防失效,需得重新加盖官印,才能继续南下。

    杨瓒下令,打起钦差旗帜,三艘船驶进海湾,停泊港口。

    岸上卫军登船,查验过关防印信,确认不是伪造,许杨瓒一行登岸,在驿站歇息。待换过关防印信,再登船启程。

    停留时间虽短,不妨碍当地官员闻风而至。也不妨碍刘公公收下名帖,抬回几箱金银。

    有海盗藏宝做对比,百十两金银过手,刘公公眼不眨一下。记录上册子,贴上封条,全部送入底舱。

    王守仁奉命随兵船-剿-匪,官员的名帖表礼,杨瓒不过问,全部交到刘公公手里。

    愤怒中的刘公公,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“钦差无能,奸-宦-跋扈”之语,传遍淮安府,并向南直隶和江浙福建州府蔓延。

    本以为钦差-雄-起,可以压制-奸-宦。

    结果却让众人失望。

    奸-宦之狡诈,非同一般。钦差无法应付,安居地方的大小官员更不愿做锄头椽子,试一试刘公公究竟嚣张到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淮安府的官员很“知趣”,官船停靠两日,补充淡水菜蔬,舱底的银箱多出七八只,数一数,白银竟达万余两。

    到第三日,周指挥遣人来报,已召集麾下布置妥当,杨瓒出面同当地官员辞行,三艘海船离港。

    送行的官员站在港口,目送官船行远,纷纷叹气摇头。

    只闻其名未见其人,还有些盼头。当面见过杨瓒,失望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尚不及弱冠,脸上还残留着稚气,难怪压制不住奸宦,轻易落入下风,任由其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才高八斗又如何?满怀壮志又如何?

    缺乏官-场-斗-争-经验,探花郎也是白费。

    这样的钦差,一旦抵达江浙,不出十日,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到底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想起远在顺天的少帝,有老成官员连声叹息。

    今上年少,钦差官员同样这般年轻。江浙的局面怕是难以打开,想要肃-清-匪-患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事情恐将更乱,局面怕难以收拾。

    不提官员如何想,海船离开港口,并未马上南下,而是调头向东。

    离岸足够远,官船停在海上,不再前行。一艘兵船留下护卫,另外一艘由番商指引,驶往海匪藏身的海岛。

    “小的曾登岛交易,又有罗盘海图,大人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番商拍着胸脯,对杨瓒打包票,定然将兵船领到隐蔽位置,在海匪发现之前就能轰上两炮。

    两艘兵船皆备有火炮。

    如今海战的形式,仍是接舷跳帮,举刀互砍。但大明的战船上,基本都备有火器。海战未必得用,攻占海岛却能发挥不小的威力。

    听到海商保证,杨瓒嘴角抽了抽,对岛上的海贼突生同情。

    和谁做生意不好,偏和这三位。

    当真是钱到手就不认人,出卖昔日贸易伙伴,个顶个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兵船靠近南侧岛屿,中心岛突起薄雾。

    周指挥下令停船,放下长绳,由善泳者携带火石等物,避开巡逻海盗,登岸放火。

    知晓需一人带路,两名番商脸色骤变,都指向对方,大声道:“他比小的清楚!”

    周指挥皱眉,干脆手一挥,抓起一个,也不看是谁,直接丢给登岛的百户。

    “就他了。看着点,别让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为行动方便,登岛卫军全部除去上袍,只着长裤。腰间勒黑色宽带,背负弓箭长刀,用油布包裹火石。

    二十名壮汉,常年戍守海边,同海匪倭贼对战,风吹日晒,各个身强体健,一身古铜肤色,肌肉隆隆。

    行动之前,杨瓒被请上兵船。

    二十人抱拳,单膝跪地,行军礼。

    肱二头肌鼓起,八块腹肌分明。不是腰带裹住,必有清晰的人鱼线。

    只一眼,杨瓒便下意识扭头,就要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不成,冲击力太大,扛不住!

    继续看下去,怕-犯-思想错误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可觉何处不妥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?”

    “果真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挑眉,文官果然奇怪。

    王守仁本想请命,同这二十人一起登岛,却被周指挥拒绝。无奈,只能留在船上,等火光燃起,信号发出,再随众人进攻-中心岛。

    杨瓒很快控制住情绪,勉励众人几句,便将主位让给周指挥,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他本想留在官船上等消息。未料周指挥这般给面子,主动请他登船。

    然而,只请他,落下刘瑾,是故意还是疏忽?

    杨瓒负手,看着周指挥的背影,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经过此事,谁敢说武官憨直,一个个都是傻大粗,有一个算一个,绝对狠抽!

    雾气越来越浓,很快飘到南岛。

    二十名卫军下水,除弓箭长刀,嘴上均咬住一柄匕首。刀刃泛着冷光,吹毛可断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番商不情愿,也只能认命。怕他出声惊动海盗,干脆用布条绑嘴。

    指方向,有手足矣,用不着说话。

    数息间,三座海岛均被薄雾笼罩。

    海浪翻涌,岛中怪石岩山耸立,雾气缠绕,飘渺不似人间。

    “传言,这三座岛上住着神仙。”

    握住船舷,周指挥似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海匪必是借世人畏惧之心,占据此岛,藏匿行迹。”

    杨瓒没有接话,极目远望,始终看不清岛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如果有望远镜,必能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制造原理,他倒是知道。返京之后,或许可上言天子,让内造府的工匠试一试。

    思量间,二十名卫军已成功登上海岛。

    番商指引的地点很是巧妙,既能安全登陆,又不会被轻易发现。

    追根溯源,还是这股海匪实力不强,人数过少。换成许光头,哪怕是谢十六,几百人散布岛上,稍有风吹草动,当即就能发现。

    哪里会像现在,卫军登上岛屿,架起火堆点燃。浓烟滚滚,冲破薄雾,多数海匪仍没意识到,自己的地盘上有了官军。

    “加速行船!”

    浓烟腾起,周指挥当即下令,兵船前行。

    薄雾遮挡,水道狭窄,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有浓烟指明方向,铜炮推上甲板,大小钢球装入-炮-口。

    “开炮!”

    轰鸣震耳,仿如惊雷。

    黑烟腾起,铁球飞出,多数落进海中,仅少数砸在岛缘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也令岛上海匪惊魂丧胆,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又是两声巨响,匪首弹压不住,海匪纷纷抱头鼠窜,狼奔豕突,很快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混乱中,不知谁喊了一句:“官兵来了!官兵放-火-烧-岛!”

    官兵?!

    众人更显惊慌。

    盗终究是盗,平日里杀人不眨眼,听到官兵二字,依旧会双腿发软、

    只能说,明朝的水军的确强大,即便到明末,照样能打得佛郎机人找不着北,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听到官军上岛,海盗如何不怕。

    或许是天公作美,中心岛一片混乱时,薄雾忽然散去。

    兵船现出实影,周指挥身着铠甲,按剑立于船头。百余卫军披坚执锐,杀气充天。

    “擂鼓!”

    咚!咚!咚!

    三声鼓响,岛上海匪惊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真是官军?!

    先登南岛的二十人,由番商引路,寻到海盗停船处,纷纷拉开弓弦。

    数声破空,裹着火油的箭矢,纷纷飞上甲板。

    先后三阵箭雨,火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木质的船板,顷刻被火光吞噬。

    看守海船的几名海盗,正举刀向官军冲去,感到身后-热-浪,回过头,发现船身已陷入火海,顿时面如土色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长刀落地,为首的一个小头目,竟是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海船被烧,彻底断绝海匪后路。仅存的几条小舢板,压根不够所有人逃命。即使能逃入海中,兵船一撞,也会倾覆。

    官兵如猛虎般冲上海岛,列成战阵,前进时,如巨石碾过。

    凡敢反抗者,都当场去见了阎王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,众匪胆寒。

    除匪首和两三人仍在顽抗,余下均瑟瑟发抖。在官兵喊出“跪地不杀”之后,丢掉武器,纷纷跪地求饶,少数竟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诚心投降,千万别下刀子!

    匪首被一路追赶,心腹俱被杀死。想要投海,却被一箭射穿大腿,惨叫一声,倒在海滩。

    海岸边,王守仁放下弓箭,几名卫军立即涌上,将匪首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杨瓒立在船头,看得很是清楚。

    动笔可成锦绣文章,临战能开弓杀敌。

    猛人果然是猛人!

    这一战,岛上海盗尽被-剿-灭,无一脱逃。

    匪首被五花大绑,捆在兵船上。

    死去的海匪俱被斩去首级,侥幸活着的也被捆成粽子,押上兵船。

    明军战功以斩获论。

    海盗不比鞑子,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。一次斩杀二十人,活捉四十三人,分到两百人头上,不能人人升官,得些赏赐总没问题。

    再者,这里是贼窝,金银财宝必不会少。

    周指挥搓搓大手,和杨瓒商量,“杨佥宪,岛上多林木岩洞,说不定哪里就有匪徒窝藏。”

    潜台词,这是搜啊,还是搜啊?

    杨瓒知道,官军-剿-匪-所得财物,大部分上交朝廷,少数可以截留。除非胆子太肥,全部私分,被人举发。否则,朝廷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做追究。

    连年军饷积欠,还不许捞点外财?

    “本官不知兵事,一切由周指挥安排即刻。”

    想发财,可以。但不能过分,否则大家面子都不好过。

    明白杨瓒暗示,周指挥点点头,旋即下令,搜查三座海岛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漫无目的搜寻。撬开匪首的嘴,抓几个海匪带路,自然能找到藏金银的洞窟。

    别看这股海盗势力不大,藏起的金银数量却相当可观。其中,倭人的金饼银饼尤其多。

    “尔等私--通倭贼?”

    几鞭子下去,匪首再无隐瞒,问一句招两句,一股脑全部招认。

    知晓这股海盗同倭人关系紧密,还曾假扮倭贼,上岸祸害百姓,杨瓒恨得咬牙。

    假扮倭贼,亏也能想得出来!

    得知匪首以下,每个海盗至少手握两条人命,杨瓒再无半丝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“此等肆意为虐,怙恶不悛之徒,全都该杀!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