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九十七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正德元年,四月辛亥,应天府

    天刚擦亮,东华门外,即有一辆青缦马车飞速行来。

    车夫扬起马鞭,甩出鞭花。

    骏马扬蹄,哒哒声破开黎明前最后一丝寂静。

    六名骑士护卫马车左右。

    四人着缇衣,背负弓箭,腰佩绣春刀。身姿剽悍,飞驰中,煞气扑面。

    两人做东厂番役打扮,圆领衫,皂圆帽,腰间一把长刀,随身没有弓箭,而是两只水火短棍。

    城门卫刚刚轮值,正要拉起门闸。忽见马车骑士自东行来,擦擦眼,确认没看错,当即停下动作,飞速禀报城门官。

    后者得报,提刀走上城头,眺望渐近的马车,眉间锁紧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怎么凑在了一起?”

    南京有六部,有镇守太监,亦有厂卫常驻。

    南京勋贵功臣子弟,十个里有五六个挂着锦衣卫官衔。同庆云侯世子周瑛相类,只领俸禄不视事。待继承父祖爵位,即会主动向天子乞辞,转授家中子嗣。

    在南京守皇城门,不比在神京轻松。

    神京好歹是天子脚下,厂卫进出办事都遵循规则,极有章法。南京则不然,除北镇抚司派遣的同知佥事,千户百户,余下多勋贵功臣子弟,飞扬跋扈起来,魏国公都管不住。

    故尔,朱厚照才会生出将张氏兄弟南送的念头。

    进了南京城,区区两个外戚,不比蚂蚁好多少。

    遇上老资格的勋贵,或是祖上有免死金牌的功臣子弟,马鞭一扬,分钟教这对滚刀肉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东厂则要低调得多。

    在神京,无论官员勋贵还是锦衣卫,听到东厂两个字,都是皱眉。换成南京,别说颗领班,就是镇守太监傅容,行事都要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多年搜集到的证据,要借高凤翔的手上呈天子,足见南京镇守太监一职,面上好看,内里空虚。傅容手中的权利,甚至比不上江浙福建同僚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花架子。

    地位权责不同,注定厂卫吃不到一个锅里去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,见缇骑番子行在一处,共同护送一辆马车,如何不让城门卫吃惊。

    “百户,时辰到了,再不开皇城门,上边怕要怪罪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吃惊归吃惊,不能真将人拦在城外。

    城门官快步走下城楼,待门闸拉动,城门开启,亲自查验来人关防路引。

    “我等自扬州府来,持扬州镇守太监印信,拜见南京镇守太监傅容傅公公。”

    护卫的番子上前,并未下马,只从怀中取出路引,出示印信。

    “扬州镇守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印信等物没有问题,城门官转向青缦马车,问道:“车内何人?”

    “京城来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京城,自然不是应天,而是顺天。

    “可请当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番子刚要发怒,青缦拉起,车中人露出面容。

    金绣白泽服,金缘乌纱,腰束玉带,佩一柄绣春刀。

    剑眉星眸,肤如玉色,通身的贵气。

    饶是见多宗室勋贵子弟的城门卫,也不禁看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吾乃长安伯顾靖之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青缦再次垂下。

    顾靖之?

    名字耳生,看冠服,至少是个伯爷。

    无皇命,藩王不得离开封地。同理,两京和中都的勋贵,也不能擅离。

    长安伯远从北来,唯一的可能,即是身负皇令,说不得就是南下办事的锦衣卫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锦衣卫,里面怕是有些门道。听说前些日子,扬州出了大事,有-盗-匪-不开眼,截杀厂卫。

    刚刚扫过一眼,这位伯爷,气色貌似不太好……

    城门官心神飞闪,疑惑接连涌上心头。见番子和缇骑神情不善,终没敢多问,查验过腰牌,便让路放行。

    马车进城后,城门官当即遣人报知五城兵马司及应天府。

    后者接到消息,马车已停在镇守府前。

    听长随禀报,傅容神情微变。

    “真是长安伯?”

    “回公公,来人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家人一边说,一边呈上名帖。

    顾靖之三字,笔锋如刀,力透纸背,似有煞气迎面。

    “快请,开正门!”

    单是锦衣卫千户,不值如此。但顾家未获罪前,在神京城可是顶尖的勋贵。

    顾卿的曾祖母是仁宗皇帝之女,英宗皇帝的姑母。因顾卿高祖在土木堡战死,曾祖和祖父无辜获罪,被夺爵流放,在乾清宫前苦跪两日,未果,毅然除去绫罗绸缎,着麻衣戴木簪,同夫家一起北上。

    三年后,病死在朔北。

    顾家三代在北疆戍卫,立下赫赫战功,被天子召回。归京后即洗脱罪名,复爵位,发还家产庄田。

    念及逝于北疆的皇族公主,天子特下恩旨,立顾鼎为侯世子,袭父爵位。封顾卿一等伯爵,世袭罔替。

    如此,顾家荣耀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顾家复爵时,傅容已在南京。关于神京城的消息,多从旁人口中得来。

    就其本人,同顾家并无干系。但他还是小黄门时,借着同姓,拜为干爹的傅公公,曾伺候过仁宗皇帝的两位公主。其资格之老,司礼监的提督王岳、掌印戴义,见面都得弯腰。

    可惜人走茶凉。

    傅公公人刚没,傅容就被挤来南京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,国朝开立之地,镇守之职不容轻忽,需得老成持重之辈。实际上,不过是司礼监容不下他!

    他可是傅公公的干亲,论资排辈,宁瑾陈宽及不上,王岳也差了几分,但和戴义换换位置,没人能挑出理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傅容摇摇头,世事难买早知道。

    没能狠下心,棋差一招,怨不得谁。

    怪只怪自视甚高,以为有傅公公的荫庇,就能顺风顺水。到头来阴沟里翻船,被扔到南边养老,苦果只能自己吞。

    在南京多年,傅容面上笑呵呵,像个弥勒佛,实则憋了一肚子怨气。

    顾卿此次前来,让傅容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搭上顾家的船,未必能马上调回神京,好处却是一定不少。

    至少,和顾家有几分交情的勋贵功臣,往后再见,总要给他几分颜面。不会再如之前一般,探查个消息都要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心下打定主意,傅容对顾卿更多几分客气。将人请进正厅,令长随奉茶。

    稍作寒暄,便不再废话,直接询问来意。

    “只要咱家能做到,长安伯尽管开口,咱家必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顾卿放下茶盏,道:“傅公公高义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顾某便不再客套。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欲至南京刑部大牢,提审一名人犯,可请傅公公帮忙?”

    南京刑部大牢,提审人犯?

    傅容笑容微僵,这还真不客套。

    “敢问伯爷,想提哪名人犯?”

    “南京户科给事中,戴铣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傅容苦笑道:“这事可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戴铣被人告发,私--通-海盗。应天府的差役搜查其家,搜出白银千两。更有一封密信,落款是海匪谢十六。证据确凿,当日就押入刑部大牢,除三司,任何人不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谢十六?”

    “此人本名谢紘,化名谢石棋,以商人做隐蔽,是江浙福建一带有名的海贼。同其他五人一起,奉悍匪许光头为头目,横行海上,拦截商船,祸害沿海百姓,无恶不作。”

    和谢十六扯上关系,甭说是一个给事中,便是南京六部尚书,都要丢官送命。

    “此事确实?”

    “真也好,假也罢,戴铣必死。”傅容道,“想将他提出大牢,实是无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不怕伯爷笑话,咱家在南京实在是说不上话。如果伯爷真要见他,咱家倒是可以为伯爷另指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傅公公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魏国公。”

    顾卿垂下眼眸,神情莫测。

    傅容压低声音,道:“南直隶的水太深,旁人搀和进来,未必得好。魏国公则不然,跺跺脚,金陵都要抖三抖。他发话,刑部定要给面子。如果伯爷信得过咱家,咱家这就遣人往魏国公府送信。”

    “魏国公会帮忙?”

    傅容眯眼,笑得像尊弥勒佛。

    “高凤翔那老小子从扬州回京,想必去过扬州镇守太监府。”

    顾卿点头。

    “伯爷可是当面见过?”

    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没有什么好隐瞒,顾卿回答得干脆。

    “既见过高凤翔,伯爷应知,咱家手里握着不少好东西。南直隶的勋贵功臣,有一个算一个,都在咱家这里留过名。”

    “魏国公亦然?”

    “魏国公持身刚正,国公府的右长史却是贪心不足。半年前,联合恶-绅,霸-占民田五六百亩。更胆大包天,瞒骗过魏国公夫人,挂在国公府功臣田内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魏国公可知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知。”傅容笑道,“不然,咱家如何能做这个人情,又凭什么说动魏国公,帮伯爷这个忙?”

    “劳烦傅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傅容笑道:“能帮上伯爷的忙,是咱家有幸。伯爷无需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话落,自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,研墨抄录下两页,当着顾卿的面,装入信封,用火蜡封好。

    傅容唤来长随,道:“送去魏国公府,记住,交到左长史手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长随退下,不消片刻,有家人来报,应天府府丞和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投帖拜访。

    傅容明白,这些人想见的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伯爷是什么意思?见还是不见?”

    “顾某旅途疲惫,还请傅公公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傅容收起名帖,唤来束铃为顾卿引路。

    “伯爷暂到东厢歇息,咱家去打发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平时不上门,这回主找来,八成是要打探消息,要么就是知道了长安伯的身份。

    傅容冷笑两声,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,岂容他人拦路截胡。

    咱家忍够了,谁敢挡咱家回神京的路,必不会轻饶!

    当日,镇守太监府大门紧闭,一连几波人都被挡在门外。直到魏国公府来人,傅容才下令开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国公府家人离开,镇守府再次紧闭大门。

    翌日,天未亮,一辆马车从镇守府侧门行出。车旁护卫仍是缇骑和番子,均改做镇守府家人打扮,一路驰往刑部大牢。

    守门的狱卒早得吩咐,见护卫递上腰牌,立即引路。

    只不过,人不能都进去。

    “非是小的不识好歹,斗胆为难大人,实是规矩如此。”

    眼前人一身圆领窄袖长袍,玉簪束发,单看相貌装束,实在认不出官居几品,狱卒言行更加小心。

    听狱卒之言,顾卿举起右臂,止住随缇骑番子,只带一名校尉入内。

    “快些带路!”

    校尉按刀怒喝,狱卒擦擦冷汗,连声道:“是,是!请随小的来。”

    步下石梯,腐朽乌糟之气冲鼻。

    牢房无窗,越向里走越是阴暗。白日里,仍要以火把照亮。

    戴铣被举发勾结匪徒,依明律,是大罪。身为朝官,知法犯法,更是罪加一等。此刻,正关押在死囚监牢,官袍乌纱均被除下,双手双脚锁着铁链,须发蓬乱,额头还有两抹血痕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猛然抬头,见到站在牢门前的顾卿,想要站起,却是力不从心,只能哑声道:“本官无罪!勾结海匪者另有他人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当的一声,狱卒持棍狠敲牢门。

    江南之地,尤其江浙福建百姓,对海盗倭贼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戴铣勾结海贼,证据确凿。大牢里的囚犯,看他的目光都极是不善。非是牢门阻隔,怕要扑上来活活撕了他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狱卒有些犹豫,被校尉一瞪,想起昨日来人的吩咐,终于取出钥匙,打开牢房。

    “你且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狱卒离开,校尉主动站在牢房门口,手按刀柄,挡住旁人视线。

    顾卿走到戴铣跟前,自袖中取出一枚牙牌。

    戴铣费力抬头,看清牙牌上的印刻,倏地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北镇抚司千户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顾卿弯腰,黑色双眸仿佛无机质一般,清晰映出戴铣惊愕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本官奉旨南下,即为肃-清-江南匪患,抓捕勾结海盗之人。戴铣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下官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“冤枉?罪证确凿,如何冤枉?”

    “下官是被栽赃,被陷害!”戴铣嘶声喊道,“下官确曾见过海贼谢十六,然并未与之结交,更未收过海匪-贿-赂!谢十六威胁下官,逼下官上疏弹劾一心-剿-匪的同僚。下官不愿违背正道,送走妻小,决心赴死,哪承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十六狡诈,六部都察院俱有人被其买通。下官不从其意,既被-栽-赃-入狱,落得如今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栽赃,你家中白银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下官、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是太仓库银。”

    戴铣垂下头,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顾卿没有继续追问,话题又转回谢十六身上。

    “谢十六如何找来,又是如何威胁,尽道于本官,不可错漏一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戴铣点头,从谢十六上门拜访,作势胁迫,到留下两张名单,定下三日之期,一字一句,清楚道出,没有半分遗漏。

    “三日后,谢十六并未上门。本官等来的,都是应天府衙役。”

    戴铣声音嘶哑,眼圈-赤-红。

    “两张名单可被搜出?”

    “下官被抓当日,预感不妙,原件已仔细藏好。然在这之前,下官写成书信,将此事报于都察院,并遣人飞驰神京。”

    戴铣握紧双拳,眼中闪过愤恨。

    顾卿没说话,思考片刻,问道:“两份名单,你还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下官全部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?”顾卿挑眉。

    “下官记忆尚可,不敢言过目不忘,两张名单却是看过多遍,全部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卿取出绢布炭笔,道:“默写下来,一字不许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戴铣执笔,扯动铁链,哗啦啦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“卢方。”

    “千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找狱卒,取铁链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校尉抱拳,大步走过牢房拐角,抓住探头探脑的狱卒,一把将两串钥匙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使不得!”

    狱卒还想说,被一拳砸中鼻梁,登时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“管住眼睛嘴巴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话只说到一半,长刀出鞘三寸。

    狱卒捂住鼻子,连连点头,指出开铁链的钥匙,缩到墙角,再不敢偷看。

    校尉返回,铁链解开,当啷一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戴铣揉了揉青紫的手腕,拿起笔,在绢上认真书写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杨瓒一行所乘海船已抵安东卫。

    按照船行速度,本该进入苏州沿海,但途中几次绕行,遇海岛便要登岸观景,少则半日,多则几天,自然耽搁行程。

    刘公公和杨瓒轮番引开兵船,王守仁和钱宁带队寻宝。人手不够,两名海盗都被抓过壮丁。

    次数多了,兵船上的卫军开始察觉不对。

    周指挥下令,放下小船,盯着钦差随员。

    功-夫-不负有心人。

    抵达安东卫之前,卫军终于发现,每次钦差和刘公公登岛,钦差随员和锦衣卫必会神秘消失。

    且随行行船南下,官船的吃水线越来越深,显然,船上多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石头?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木头?

    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周指挥苦思无果,干脆光棍一把,直接找上杨瓒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杨钦差和刘公公的行为都过于诡异,晕船恐高还要往高处爬,神智清醒的都会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没想到,杨瓒听明来意,压根不做正面回答,左牵右扯,打起马虎眼。

    恐高还要登岛,是为锻炼意志!不见刘公公精神头越来越好,终于能走出船舱?

    王主事经常消失?

    错,大错特错!没消失,只是下船潜水而已。

    “潜水?”

    周指挥瞪眼。

    杨瓒笑着侧头,道:“本官口误,凫水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继续瞪眼,这也能解释?

    “王主事祖籍江浙,在神京日久,难免怀念家乡。今番南下,借闲暇入水畅游,一解乡愁。”

    睁着眼睛胡说八道!

    周指挥气结。

    就算要骗人,至少找个好点的借口。一听就是假话,亏也能说出口。当他长的不是脑袋,是窝瓜?

    “周指挥不信?”

    不信!骗傻子去吧!

    “如周指挥这等英才,本官就知瞒不住。”杨瓒做势叹息,真诚道,“事到如今,只能将实情告知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王主事下船,确有要务。事关机密,入指挥耳朵,切莫道给他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周指挥点头,道:“杨佥宪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指挥且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瓒压低声音,如此这般,详细说明。

    周指挥的眼睛越瞪越大。

    海盗老窝?

    藏宝?

    钦差随员消失,是借番商和被招安的海匪引路,探明路线虚实,绘制海图?

    杨瓒说完,铺开一张新绘制的海图,神秘道:“现已查明,此处散有小股海匪,不足百人。所藏金银珍宝极为可观。”

    咕咚。

    周指挥喉结滚动,咽下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杨佥宪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绘制海图,待船抵淮安府,请当地卫所出-兵-剿-灭。”

    这哪成!

    肥肉就在眼前,却要拱手让出,傻子才干!

    自己手下两艘船,几百人,戍卫登州府时没少出海应战。如此大好良机,怎能错过?

    “杨佥宪,贼匪狡猾,至淮安府调兵,必要耽搁时间,恐生变故。依本官之见,贼窝距我等不远,不如由本官领麾下仔细查探,寻机-剿-灭,如何?”

    反正都是灭贼,谁灭不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恐怕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为国灭贼,奋勇杀寇,乃官军之责!”

    周指挥气冲霄汉,浩气凛然。

    “本官职责在此,还请佥宪成全!”

    杨瓒满面佩服,拱手道:“周指挥立地擎天,实乃国之栋梁,瓒钦佩之至!”

    隔壁,趴在墙上偷听的刘瑾默默起身,捶捶腰。

    咱家怎么说来着,姓杨的老谋深算,心狠手黑,古今少有。

    几句话,又一个自投罗网,主动跳坑的傻缺。

    跳且不算,还要抱拳感谢。

    刘公公叹气,输在姓杨的手里,咱家也是不冤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