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六十六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岁暮天寒,滴水成冰。

    进入十二月,神京城连降数场大雪,泥砖木墙俱是一片银白。

    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衙役顶风冒雪,穿了两层夹袄,仍抵不住刺骨的寒风,冻得耸肩缩颈。每每巡城归来,总会挤到火盆旁,暖和起僵硬的手脚,才觉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皇城十二门,卫军由一日两岗改为一日一岗,轮值还有热汤。饶是如此,数九寒天,在城头站上两个时辰,也足够要了人命。

    在城门洞前盘查的卫军尤其难熬。

    天子下月大婚,顺天府有令,出入京城的车马人员必须严查。锦衣卫和东厂的探子四下走动,暗中监-察,众人时时要绷紧神经,谁还敢在这个紧要时候偷懒。

    辰时正,城门陆续开启。

    宫城内,鼓声响起,长鞭净道。

    天子升殿,百官早朝。

    巳时中,奉天门内有快马驰出,马上骑士怀揣圣旨,直奔北上东门。

    至城门前,卫军-横-起长-枪,骑士拉紧缰绳,举起牙牌,取出盖有关防印信的文书。

    “奉旨出京办事!”

    卫卒确认无误,方才放行。

    出了北上东门即是官道,可容四马并行。行经此门的快马,多是往朵颜三卫及女真部落传达敕令。无论出入,盘查极是严格。

    “寒冬腊月,大雪都能封道。”一个四十许的老卒-架-起-长-枪,搓了搓手,哈两口热气,道,“这个时候出去,也不晓得什么紧要事。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天子就要大婚。”另一个卫卒跺着脚,道,“八成是传送喜讯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老卒摇摇头。

    若说喜讯,有点太早。调兵的话,近期也没见有鞑靼犯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按照旧历,难不成要恢复正月互市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卒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弘治十二年,北边卫所出了杀良冒功的事,朝廷没能公断,引得朵颜卫和泰宁卫不满。自那之后,少见三卫遣人进京,互市也就此关停。

    如要重开,不会没有半点风声传出。

    老卒又哈两口热气,只觉更冷。

    几个兵卒说话时,又有三辆马车驰往-皇-城北门。

    打头一辆,车壁雕饰银纹,车前挂着两盏琉璃灯,垂挂青缦。中间一辆齐头平顶,黑油车身,车前垂着皂缦。

    最后一辆并无车顶,只有一块车板,用麻绳捆着三只箱子,俱是铜锁把守。

    车轮压过积雪,上下颠簸,铜锁敲击箱身,放出声声钝响。

    车夫均是一身短袍,做家丁打扮,膀大腰圆,脸膛黝黑,魁梧-壮-硕。

    行到城门前,一名车夫拉住缰绳,撑着跃下车辕,自怀中取出关防路引,言是京城官员回乡省亲。

    “省亲?”

    路引盖着顺天府大印,不会错。但这个时候出京,难免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再看一眼路引,城门卫不禁生出一丝怀疑,开口道:“车中是翰林院侍读杨老爷?小的斗胆,可否当面一见?”

    车夫正要竖起眉毛,青缦忽然掀开,一名年不及弱冠,着蓝色儒衫,戴同色方巾的儒生道:“本官翰林院侍读杨瓒。得天子恩准离京,回乡省亲。”

    卫卒侧头,年纪对得上,官话中带着宣府口音,应该差不离。况且,京师重地,没谁会想不开,假扮五品京官,就为蒙混出城。

    只不过,该盘查的仍要盘查。

    “杨老爷,不是小的多事。”卫卒道,“敢问随行都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本官族人。”

    杨瓒说话时,黑油马车内听到动静,车缦掀起,现出一个中年壮汉,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路引之上尽有写明。”

    杨瓒没有半点不耐烦,又卫卒解释道:“车上的三个箱子,装有金银布匹等物,另有宫中赏赐的药材。可要开箱查验?”

    开箱?

    卫卒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这般平易近人的文官,委实少见。为这难得的尊重,也不好过于为难。

    “风雪大,杨老爷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谢过城门卫吉言,杨瓒转身坐回车上,垂下布缦。

    车夫甩了甩鞭子,自袖中取出一枚银角,抛到卫卒怀中。

    “天冷,买些酒水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卫卒瞪大双眼,满脸惊讶。车夫没说话,直接拍拍腰间乌角带。

    看清带上悬挂的腰牌,卫卒立时冒出冷汗,忙不迭让开道路,目送马车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“刘小旗,那人有什么门道?”

    “快些闭嘴!”

    直到马车行出几百米,刘小旗擦掉额前冷汗,瞅瞅四周,才低声道:“锦衣卫!”

    问话的卫卒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锦衣卫?”

    “看牌上刻字,至少是个校尉。”

    校尉?

    咽了口口水,卫卒禁不住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前些时日,因京师混入奸细,在城中-放-火,锦衣卫没少上城头专人。甭管千户百户,什么样的家世背景,只要有嫌疑,都是锁链套颈,拿住就走。

    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卫卒都是头皮发麻。发展到后来,单是听到“锦衣卫”三个字,就禁不住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锦衣卫?”

    “骗你不成!”

    刘小旗哼了一声,道:“锦衣卫办事,还是少打听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杨侍读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别打听,你还说!”刘小旗咬牙,“你想进大狱,别拖累旁人!”

    卫卒缩缩脖子,打了个寒颤,终不敢再问。

    保安州距京师百余里,东临延庆州,南接怀来卫,向西是怀安卫,北上即是宣府镇城,万全都指挥使司所在。

    马车出城之后,车夫一路扬鞭,木制车轮碾过厚雪,吱嘎作响,印下两道深深的车辙。

    临近正月,官道上少见行人。偶尔遇到,也是赶路的行商,南来北往,临到年末也不得停歇。

    “前方是白羊口,有一座驿站,老爷可要停下歇歇?”

    “暂且歇歇,不急赶路。”

    天寒地冻,折胶堕指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抱着手炉,仍觉冷意侵肌。在外没有遮挡,必是更加难熬。

    启程之前,杨瓒不想太过麻烦,本意至城西租两辆大车,足够三人乘坐。带上几只木箱,也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未料想,没等杨山兄弟出门,伯府长史先一步备好马车,暖炉坐褥俱全,箱子都装车绑好。

    “大车简陋,没有车顶遮挡,四面透风。杨先生受过凉,必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伯府长史好说歹说,总算请杨瓒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伯爷吩咐,如果杨侍读不上车,他就得到雪地里滚上几圈。虽说练武者不惧冬寒暑热,早年也没少在雪地里摸爬滚打。可离开北疆多年,到底年纪大了,能不滚,还是不滚的好。

    马车出自伯府,车夫自然也由伯府安排。

    长安伯府内,最不缺的就是锦衣卫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三辆刻有长安伯府标记的马车,三名充作车夫的锦衣校尉,成为杨小探花回乡省亲的“标配”。

    车夫曾目睹杨瓒挥舞金尺,抽昏庆云侯世子的威武姿态。听到要护送杨侍读回乡,自然是一万个乐意。

    留在京中,不外乎巡城,查找奸细,审讯疑犯都没他的份。出京就不同了。临近年尾,各路山盗水匪多会趁机拦路,打劫过往返家的行商。

    若有哪个不开眼,拦截伯府马车,被几人遇见,多少也能松松筋骨。

    车夫是夜不收出身,几日不挥刀就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锦衣卫听着威风,京城之内仍要谨言慎行,连疑犯都不能随便砍。哪有-刺-探-草原,和鞑靼互砍的时候顺心。

    想想离京之前,几个老弟兄咬牙切齿的样子,车夫禁不住咧嘴。

    运气好,旁人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白羊口卫地处要道,连通京师和镇边城。凡延庆卫居庸关等处的快马,往来传递-军-情,多经此处。

    杨瓒一行到时,卫所官军正修整地堡墙垣。

    驿站的驿丞和小吏都前往帮忙,只有一个年过五旬,断了一条胳膊的老卒应门。

    见到关防路引,老卒立刻拉开门栓。

    “老爷见谅,前几日雪大,压垮了西边的垛墙。这两日忙着整修,又要巡逻,人手不足,驿丞便带着几个吏目前去帮忙,只留小老儿守门。”

    口中称老,动作却丝毫不满。说话间已升起火盆,又自后厨提来热水,摆出几只杯盏。

    “驿站中都是茶叶沫子,没什么好茶,就不让老爷见笑了。杯盏都还干净,老爷用些热水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坐到桌旁,杨瓒捧起茶杯,问道:“我先时进京赶考,曾路过此地。观驻扎卫军,足有千人之数,为何会人手不足?”

    “老爷说的可是二月间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老卒坐回到矮凳,一边拨着火盆,一边道:“二月里,有鞑靼游骑绕过独石堡,坏了龙门卫的墙垣,抢走不少牲畜粮食,还杀了人。朝廷调遣边军严防长城内外,杨老爷见到的八成就是。”

    杨瓒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小举人的记忆有些模糊,只记得卫中严防,驿站也被占满,无处落脚。最后只能带着杨土绕远路,赶到昌平州歇了一夜。

    几人闲聊时,驿站外又飘起大雪。

    老卒推开门板,看着阴沉沉的天空,道:“都说瑞雪兆丰年,今年地动天灾不断,明年许能是个好年头,田里能多打些粮食,家中有余力,也好送孙子进卫学,识上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听老卒提起卫学,杨瓒不觉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先帝圣明,今上必也是明君。”老卒真心道,“不提旁的,只是增建卫学,许军户子弟读书,就是天大的恩典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觉得此项政令甚好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老卒笑道,“不巴望儿孙科举,只望能多认识几个字,不是睁眼瞎。将来子袭父职,也能有个晋身的机会。甭管是谁给天子出的主意,小老儿一家都是诚心感谢。若能见上一面,必让孙儿磕头。”

    听着老卒的话,杨瓒不禁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按理,他不是这么脸皮薄的人。可就是控制不住,连脖子都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“杨老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杨瓒扇扇袖子,“八成是一路吹风,乍然暖和起来,有些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要移走一个火盆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杨瓒摇摇头,根本不是火盆的缘故,移走自是没用。

    又过两刻,雪不见停,反而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杨瓒站起身,透过门缝,见遍地银白中,一辆骡车艰难行来,似随时会被大雪淹没,不觉感慨,当真如诗中所言:人似游面市,马似困盐车。

    “雪实在太大,若杨老爷不急赶路,可在此处歇上一晚,待雪停再走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老卒拉下门板,冒雪走出驿站,提起灯笼,为困在雪中的骡车引路。

    杨瓒先问过杨庆三人,又询车夫意见。

    “雪大倒是不怕。”车夫道,“卑职在,自不会让杨侍读出岔子。只是天色渐晚,车行速度必会拖慢,赶不到下处驿站,怕要在-野-外过夜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这样,便在此处歇上一晚。”

    骡车上正是赶回的驿丞,得知杨瓒是五品京官,不敢怠慢,令人收拾出几间上房,多添两个火盆。

    “天冷,杨老爷早些歇息。如要吃食茶水,唤一声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杨瓒递过一枚银角,驿丞没有推辞。

    待几人回房,驿丞寻出剪刀,剪下大半递给老卒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“难得遇上出手大方的。”驿丞道,“总旗别嫌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总旗。”老卒站起身,拍拍短袍,“多少年的老黄历了,还提它作甚。”

    驿丞仍是笑,老卒不提,他不能忘。

    对方一条胳膊换了他这条命,天大的恩情,这辈子都不能忘。

    当夜,寒风卷着大雪,打在窗楞上,阵阵钝响。

    躺在榻上,身上压着两层厚被,杨瓒依旧觉得冷。

    冷得睡不着,只能睁眼望着帐顶,摸出随身的青色玉环,想起离京前顾卿说的话,愣愣的出神。

    婚事当慎?

    翻过身,借雪光描摹玉上的花纹,杨侍读突然生出咬牙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是对顾卿,而是对自己。

    早知会心烦,就该问个清楚!

    如此没胆,当真该找块豆腐一头-撞-死!

    太原,晋王府

    王府西苑在地动中垮塌,苑中的歌-女-舞-女-皆被移到存心殿后两庑。加上西苑中的侍女,共占去二十余间厢房。

    三十多人聚在一处,为居住安排,难免有些口舌。

    争执不下,惊动宫人,当即拿下带头几人,绑起来送入柴屋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仁慈,你们也该识趣。”

    扫过被堵住嘴,仍挣扎不休的两个-舞-女,宫人眼中闪过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西苑里竟藏着这样两个-妖-精,勾得王爷魂不守舍,摸黑前往西苑,连自身的安危也不顾。

    如不是这场地动,王妃娘娘还被蒙在鼓里!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如今知道了,自然不能放过。既为娘娘,也为她自己,这两个必不能留!

    那个牵针引线的乐工一样不能留。

    经过早先几件事,还以为他必忠于娘娘。没想到,貌似忠厚内里藏奸,推出一个刘良女,就为掩住这两个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被拉走时,两个美人终于知道不好。刘良女从柴院出来的样子,她们都亲眼见过。被-糟-践-成那副模样,王爷哪里还会再看她们一眼?

    想要求饶,嘴却被死死堵住。

    挣扎不休惹恼仆妇,被狠踹两脚,当即疼得弓身在地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见有一个舞女彩裙染血,仆妇大惊,宫人双眸冷凝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带走!拖拖拉拉,是想和她一起进柴院?”

    仆妇悚然,顾不得其他,拉起两女,一路拖往柴院。

    “谁敢多嘴,就和她们一样的下场!”

    宫人表情冷厉,在场之人均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后宫中,晋王妃得报,仅是挑了挑眉,连良医也懒得唤。

    “生下来也活不了,何必费事。王爷还没有嫡子,要那些玩意作甚。”

    宫人垂首,在外八面威风,在晋王妃跟前,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翘起鲜红的蔻丹,丰润红唇牵起,晋王妃冷笑道:“倒是那个立下大功的刘良女,被王爷宝贝的什么一样。你前头说什么来着,胆小如鼠?可真是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恕罪!”

    宫人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。直到到额前一片青肿,头顶方传来声音:“起来吧。事儿没办好,就要想法弥补,磕头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颤巍巍起身,宫人咬紧嘴唇。

    碰巧也好,处心积虑也罢。总之,那个得了王爷恩宠的女人,必须死!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