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六十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几名矮小的汉子加快脚步,径直赶往城中。半点未觉,自己身后竟缀着尾巴。至歇脚客栈,丢给伙计一角银子,吩咐肉干面饼,便上了二楼,关上房门,再不见露面。

    皂吏一身短打,留杨氏后生在外,独自走进客栈。

    伙计迎上前,行礼笑道:“刘班头,今儿吹的什么风,把您老人家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。”

    皂吏将伙计带到一旁,问道:“方才进来的几个人,就是上了二楼那几个汉子,都是打哪来的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刘班头,您可难为小的……”伙计面露难色,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“说是不说?”皂吏瞪眼。

    伙计不敢再耍嘴皮子,忙道:“都是北边的,说是大同府出身,到宣府访友,日日外出。”

    “大同府?”

    左右瞅瞅,伙计低声道:“不瞒您,小的瞅着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像?”

    “小的祖籍大同,这几人的口音听着奇怪,不像是大同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刘班头,小的说的可都是实话。”四下里看看,伙计凑近些,低声道,“不像是大同,也不是太原,更像是宁夏那边,有一个说的还是顺天府官话。小的瞧着可疑,忧心是盗匪,正想着到县衙寻您呐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真切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伙计脸上现出几许得意,“小的做了五年跑堂,南来北往,什么人没见过,什么口音没听过。别说宁夏,草原的鞑子都见过几回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皂吏啧了一声,道,“这几个都是杀人嫌犯,要是能逮住,查证属实,你也有功。”

    “哎,先谢过刘班头!”

    听到此言,伙计当即眉开眼笑,低头哈腰。

    甭管真假,有这句话,掌柜的也会给他几个好脸色。说不得,工钱还能多上几个。

    “去,给我仔细盯着那几个,有哪里不对,立即到县衙送信。”

    “您瞧好吧!”

    伙计满脸笑容,布巾一甩,搭在肩上。顺手提起茶壶,快步行上二楼。

    皂吏离开客栈,吩咐几个杨家的后生,正色道:“这几个汉子身上都带着血气,手上必有多条人命,九成是亡命之徒。尔等守在客栈外,万不可莽撞轻动。我回县衙禀报大令,签下牌票,报巡检增补人手,方可动手拿人。”

    “刘班头放心,我等必不会莽撞,坏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皂吏又叮嘱几句,让留下的同伴照看几人,取近道返回县衙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。

    北疆地广,放这几人离开涿鹿县,再想拿人,无疑是大海捞针。请府州批下海捕文书,必要拖延时日。届时,人早跑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无法查清杨氏祠堂前的命案不说,更会引来诸多麻烦。

    客栈中,几个汉子收拾起包裹,没有急着离开,撵走送茶的伙计,行到靠左一间客房门前,敲响三下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打开,一个穿着圆领断衫,年月五旬的老仆出现在几人眼前。

    打过照面,三句话不到,汉子就被请进门内。

    房门合上,伙计探头瞅一眼,眼珠子转转,记下房号,当即寻到马棚,找到两辆披着油布的骡车,四下里打量,连车辕都摸过一遍,始终没寻到奇怪处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只得到厨下再提一壶热水,吩咐杂役准备面饼肉干,再设法到二楼打探。

    客房内,两名汉子双手抱拳,瓮声道:“见过老爷!”

    “几位辛苦。”

    平和的嗓音,俊俏的面容,蓝色圆领儒衫,同色四方平定巾。

    上座的不是旁人,正是从京城离开,至宁夏侍父疾的闫璟。

    “此事早有安排,父亲病重时日,是谁擅自揭开,坏了大事?”

    “回老爷,是那商户家自作主张,属下闻讯,事情已闹得沸沸扬扬,来不及收场。”

    “自作主张?”闫璟眯起双眼,“商人忘义。如何积攒下钱财,他是忘得一干二净。见我父被贬,涿鹿本家树倒猢狲散,便以为闫氏将踣不复振,打算将计就计,另觅高枝?”

    几个汉子手心冒汗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比起重病的闫桓,他们更怕闫璟。在京城时,尚未如此。此番再见,都觉闫璟有不小变化。虽是面带春风未见动怒,目光扫过,却会让人头皮发麻。只是瞬间,也会颈后生寒。

    猎户出身的家人,不自觉想起早年见过山蛇。

    最毒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被咬上一口,药石无解,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“此事做得有些急了。”

    闫璟摇头,如他能早到几日,还能设法补救。如今也只能行此下策,用那两人的命稍作弥补。

    多年前埋下的棋子,终究还是废了。

    父亲现又病重,安化王府处只能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可惜。”闫璟道,“既另起心思,再用不上,便提前扫尾,免得另生枝节。派人去寻,找到了,你来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决定了行商的生死。

    汉子没有多留,片刻离开上房,分头行事。

    察觉不对,伙计忙寻到客栈外的皂吏,言明几人动向。

    “快着些,迟了来不及!”

    饶是如此,巡检带人赶到时,向北的汉子尚未出城,南去的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闫璟早令老仆结账套车,离开涿鹿,快马加鞭向赶往宁夏,自是更寻不到。

    看到被五花大绑,押往县衙的三个汉子,皂吏只是遗憾,巡检则是眉头紧皱。回到县衙,当即寻上大令,递出从汉子身上寻到的腰牌。

    见到牌上刻印,县令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伪造?”宁夏边军怎么会跑到涿鹿。

    巡检摇头。

    “卑职出身边军,曾戍宁夏中卫,不会认错。”巡检道,“以卑职之见,暂将三人押入大牢,不急审讯。先遣人报送府衙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县令摇头。

    事涉及两族,死了两条人命,总要给出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事涉今科探花,翰林院侍读杨瓒。

    人不在京城,不代表消息闭塞。

    杨瓒入弘文馆讲学,得先帝御赐之物,打昏庆云侯世子的消息,早已不胫而走,涿鹿县令亦有耳闻。

    如不能将此事处理好,恐将落得个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百姓会骂他,朝中的言官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自家祠堂前死人,还是挂在功名坊上,晦气不用说,寻不出“真凶”,两姓必成世仇。只要杨瓒在天子面前说几句,他这乌纱怕要戴不住。

    巡检劝过两回,县令始终摇头。

    巡检正想再劝,忽见一名文吏穿过三堂,急道:“大令,杨氏族长和孙氏族长,连同两族二十余名老人,联名状告命案,请县衙缉捕真凶!”

    “两族联名?”

    巡检惊诧,前头不是说,孙家人要杨家偿命,杨家人抬着棺材堵在孙家祠堂前?现在怎么又一同告状?

    县令苦笑,道:“王巡检,现如今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此事非但不能拖,更要快。至于腰牌之事,可同时遣人上告府衙。

    “卑职惭愧。”

    两姓族长,二十余名里中老人,背着站着百余族人,县令必须重视。

    别说一个知县,换成知州、知府,都不敢轻忽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既有“民变”之虞。被御史禀报朝廷,官做不成,全家都会被带累。戍边流放,大可任选一样。

    “请两族老人至二堂,送上茶水。”

    府衙贪墨事发,锦衣卫拿人之后,县衙主簿和典史始终空缺。

    原本管缉捕的县丞,开始分管粮马。遇到此案,自然有借口躲得远远的。县令有些后悔,奈何千金难买早知道。想找人顶岗,也是空想。

    “待本县换上官服,即刻升堂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怀着满腔无奈,县令走出二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镇抚司遣出的缇骑已飞驰入保安州,直奔涿鹿。

    京城

    该来的躲不掉。

    早朝之后,少年天子苦着脸,坐在御辇上,被抬至仁寿宫。

    正殿内,王太皇太后高居正位,张皇后和吴太妃分坐两旁。

    朱厚照进殿时,不下二十名少女立在殿中,皆是豆蔻年华,冰肌玉骨,芙蓉含羞,滴-粉-搓-酥。

    少女们均着彩色罗裙,窄袖褙子。发髻上攒着太皇太后赏赐的金钗,耳上垂着吴太妃赏赐的银珰。

    明-黄-龙袍出现的刹那,纷纷低垂下头,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珠玉两旁,满室莺声燕语。

    彩裙铺展,姹紫嫣红,百花绽放。

    朱厚照昂起头,目不妄视,耳不邪听。大步行至正位前,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安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安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安。”

    几日不见,张皇后心里仍有疙瘩,怒火却消去不少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给她台阶下,总不好继续和儿子别扭。毕竟丈夫不在了,两个兄弟被赶出京城,身边只有儿子可依照,再石头脑袋,也多少能品出些滋味。

    “天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比起几月之前,王太皇太后的气色好了许多。相比之下,吴太妃精神尚好,人却有些消瘦,在冷宫落下的病症,隐有复发的征兆。

    御医诊脉后开出方子,服下半月,面上见好,仍除不掉病根。

    朱厚照下狠心整治太医院,吴太妃的病未尝不是因由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朱厚照腰背挺直,双拳紧握,端正放在膝上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和太妃看得有趣,愈发显得慈祥。

    张太后难得露出几丝笑意。

    当年,她同弘治帝大婚时,也同殿中少女这般年纪。只不过,万妃当道,太子被压得抬不起头,太子妃自然也谈不上尊荣。

    回忆起多年前的日子,难免有诸多感慨,笑意中带上几许苦涩,心口发酸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,终是不在了……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天子不出声,不叫起,太皇太后不能让人继续跪着。

    少女们盈盈起身,多是粉面低垂,满脸羞红。

    “天子,殿中之女皆是家世清白,才貌兼得,堪为良配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出言,朱厚照没有继续装木头人,只得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吴太妃轻笑,唤女官上前,简短吩咐几句。

    女官应诺退下,两息不到,少女便两人一排,上前福身,自叙父兄籍贯。

    夏氏女列在第六排,因粉面莹白,端庄自然,不似多数少女含羞带怯,引来朱厚照留意。

    福礼时,意外被问到名字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民女单名福。祖上本居宁波,永乐年间,族人随船队出海,有功,移居应天府,现居上元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出海”,朱厚照的眼睛登时亮了。

    “你叫夏福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乍听此言,夏氏女微愣,饶是再沉稳,也不禁晕红双颊。

    一问一答间,朱厚照不觉有几分热切。落在太皇太后和吴太妃眼中,两者对视,都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夏氏女之后,又有吴氏女,沈氏女和王氏女得天子留意,被女官当场记下。

    二十名少女回话完毕,太皇太后赏宴,吴太妃和张太后都是心情大好,朱厚照怀揣着心思,想走又不想走,很是矛盾。

    “照儿?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和吴太妃知晓端的,全当没看见。张太后不解,问了一句。朱厚照张张嘴,到底什么都没说,老实坐下,陪三位长辈一同用膳。

    天子在旁,少女们都是心情激动,想要说话,又恐-犯了宫里的忌讳。

    夏福同吴寒梅同席,两人均被天子问话,却是表现不一。前者沉稳不变,后者已眸光盈盈,轻咬红唇,满面飞红。

    二十名珠玉美人,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端庄温雅,桃夭娇俏。天真稚纯,玉面-芙-蓉。

    朱厚照不娶妻的念头,正渐渐冰消瓦解。

    面对三位长辈带着笑意的目光,只得捧起瓷碗,一心扒饭。没留心,接连吃下七碗,正要添第八碗,见谷大用急急眨眼,才记起自己还在“病中”。

    装不下去,干脆不装。

    朱厚照嘴一擦,再次光棍,继续扒饭。

    就当彩衣娱亲,也是孝道。

    王太皇太后和吴太妃看得好笑。张太后也被逗乐了。

    天家其乐融融,殿中气氛为之一暖。

    目睹此景,少女们各有思量,对常伴天子身侧,更多出几分想往。

    弘治十八年十月乙巳,美人终选隔日,天子万寿圣节。

    早朝之后,朱厚照驾临西角门,免文武群臣及外夷使臣朝贺,不受各地敬献。

    “止行礼,陈设贡马及赏赐宴席俱不行。”

    换成弘治帝,这道旨意并不出奇。但朱厚照……不得不让群臣深思。

    或许是内阁的上疏起到效果,天子终归是听劝的?

    自除服以来,群臣不只一次见识到天子的大方。

    凡先帝托付的重臣,如内阁六部,隔三差五赏钱赐服。赏赐多到刘健李东阳和谢迁轮番上疏,恳请天子节省,别再随便花钱。

    “今府库空虚,灾患频发,户部光禄寺皆不能济。”

    “强寇在边,粮饷稀缺,军用骤急。若不节省,恐难以为继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受先皇遗诏,当竭力辅佐陛下,与国同忧,岂可屡受厚赏。”

    “以崇俭德,必自上始。伏望自今以后,谨加赉厚赏,撙节为先,无名之赏尽停。”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:陛下,臣不缺钱,也不缺衣服。内库金银有数,您能否省着点花?

    阁臣带头,群臣自不好落下。

    奏疏送上,朱厚照自省半日,决定不再赏钱赐服,开始给刘健等人升官加爵,外带加薪。

    杨瓒搭上顺风船,加俸一级,官评侍读学士,赐麒麟服金带,并赐象牙牌。

    送赏的宦官,熟门熟路找到长安伯府。

    杨庆三人笑得合不拢嘴,杨瓒则下定决心,薪水既然涨了,必须抓紧找房子。

    不明不白,总住在顾千户家里,实在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万寿节隔日,中官捧着两宫懿旨,前往东安门外宣读。

    “夏氏女、吴氏女、王氏女、沈氏女……德才兼备,贤良淑德,择选入宫。”

    百名少女,只有十二人被两宫亲点,至宫内学习礼仪组训,读女书,待选后妃。余下尽数落选,将被送回原籍,自行婚配。

    念到名字的少女,俱面露喜色,激动难掩。即便只是最低品级的选侍采女,也是身在皇家,未必没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未在懿旨上的少女,多泪盈于睫,哽咽失声。

    只差一步,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偏偏被宫门拦住,美梦成功。

    伴随着旨意,还有两宫赏赐的锦缎钗环,玉佩金簪。箱盖打开,金辉满室。

    在旁人羡慕的眼光中,十二名少女梳洗换衣,重梳发髻,接连被扶上马车。

    随车轮滚动,车辙印下,琉璃轻-撞,香风飘散,少女们的心也开始狂跳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她们再不是家中娇女。

    红墙之内,即是她们生存之地。

    是获得帝宠,凤翥鸾翔。还是被遗忘到角落,独对寒月,一切的一切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去争,去夺,去抢!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