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五十九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通-敌-之罪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仅是朵颜三卫和羁縻卫所,朝中文武尚不会如此沉默。然鞑靼退兵之前,放言京城有官员为传递消息,自是无人敢做出头椽子,当先开口。

    鞑靼挑拨?

    可能性的确不小。

    但只凭猜测,并无十分把握。万一真有其事,放过通--敌-之人,自己便是国之罪人,必为世人唾弃!

    群臣拿不定主意,奉天殿中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朱厚照咳嗽一阵,又打起喷嚏。

    身边伺候的中官递水送药,袖子里竟藏着油布包裹的糕点。

    离得远,自然看不见。

    内阁三位相公和英国公皆在御阶之下,很快发现到异状。虽看不见天子嘴边的点心渣,但中官递药的次数,貌似频繁了些?

    天子带病上朝,勤政如此,当可大赞。

    朝堂用药,亦无不可。但当着文武群臣,连吃五六块豆糕,是否有些说不过去?

    心中带着怀疑,刘健几人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天子不会是在装病吧?

    被几位大-佬-盯着,朱厚照咳嗽得更加厉害。脸涨得通红,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阁臣和英国公顾不得怀疑,忙道:“陛下!快唤御医!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边咳嗽,一边摆摆手,道:“朕无事,卿无需担忧,咳咳!”

    张永当即上前,高声道:“退朝!”

    两班文武齐身下拜,忧心天子龙体之余,难免有一丝庆幸,边-情-来得突然,不好应对。拖延几日,方可与同侪商议。

    群臣行过金水桥,杨瓒落在队伍之后。

    见到前方的王忠和-拔-升兵科给事中的严嵩,正要加快脚步,忽听身后有人唤他。

    “杨侍读,且慢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回过身,见是天子身边的中官,曾至长安伯府颁旨的丘聚,杨瓒颔首。

    “丘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杨侍读,陛下宣召,乾清宫觐见。”

    此时觐见?

    杨瓒皱眉。

    “龙体未愈,陛下当休养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咱家一个奴婢,不敢妄猜天子之意。”丘聚拢着衣袖,笑道,“杨侍读,随咱家来吧。”

    杨瓒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只能折返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,他也忧心朱厚照的病况。见上一面,应可放心。

    丘聚面上带笑,嘴巴却严。一路之上,无论杨瓒怎么问,始终不漏一丝口风。

    行至乾清宫,恰遇顾卿和锦衣卫指挥使牟斌。

    三人迎面,杨瓒当先拱手。

    “牟指挥,顾千户。”

    牟斌回礼,表情凝重,显得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杨侍读有礼。”

    顾卿侧身半步,目不斜视,赛雪欺霜,同“酒-醉”之时判若两人。唯擦肩而过时,眼波流转,嘴角轻勾,笑痕一闪而逝,快得来不及捕捉。直让杨瓒以为眼花,产生错觉。

    杨瓒摇摇头,收敛心思。

    人在宫中,当谨言慎行,实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下拉直官服,端正官帽,立在东暖阁前,静等中官通禀。

    不到五息,暖阁门开启,谷大用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杨侍读,陛下宣。”

    再拉一下腰带,杨瓒迈步走进暖阁。没在御案前发现朱厚照,视线一扫,发现天子坐在台阶前,抱着一碟点心吃得正欢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杨先生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声响,朱厚照抬起头,一边腮帮鼓着,哪里有半点病容。

    “臣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杨瓒牙疼。

    十二万分确定,天子早已病愈。朝堂上的表现,绝对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装什么不好,偏要装病!

    对朱厚照的“熊”,杨探花有了更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抹抹嘴,朱厚照放下空碟。

    张永立刻又送上一碟,小心道:“陛下,这个时辰,奴婢当去内局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谷伴伴和丘伴伴伺候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永停住,微垂着头,等朱厚照吩咐。

    “煎好的药,朕不用,也别倒掉。记入太医院历簿之后,着人送去北镇抚司,让牟斌找民间大夫验一验药-性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殿门开启,重又合拢。

    朱厚照依旧席地而坐,一块接着一块,吃空两碟点心。

    杨瓒心中微动,道:“陛下,可是煎汤有不妥?”

    “朕只是怀疑。”朱厚照摇摇头,饮下半盏温水,道,“父皇的脉案和用药的历簿少了一册。锦衣卫查过一遍,没查到去向。东厂再查,仍是一样。朕怀疑,诏狱里的院判和御医都是幌子,真正动手脚之人,仍在太医院。生药库最为可疑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装病,亦是为此?”

    朱厚照咧嘴一笑,又咽下一块点心。

    “还是杨先生知朕。”

    他宁可不知道!

    事情被内阁得悉,他就是天子同谋!

    三位阁老不会对天子如何,捏扁一个小小的翰林院侍读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陛下,要查太医院,或可另寻办法。”自己装病,到底怎么想出来的?

    “朕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放下碟子,朱厚照向后一靠,好心情消去五分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装病,不单为这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左右看看,谷大用和丘聚知机,立刻退到殿门旁,留天子同杨侍读说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另有忧心之事?”

    朱厚照有些犹豫,小声道:“朕是不想去仁寿宫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杨瓒顿感奇怪。

    朱厚照一向孝顺,弘治帝去后,按时至仁寿宫和清宁宫问安,风雨不落。

    突然口出此言,是何缘故?莫非天子身边又出现“小人”?

    一念至此,杨瓒下意识摸向-怀-中金尺,看得谷大用和丘聚都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朕、朕不想成婚。”

    不想成婚?

    杨瓒挑眉,这和去仁寿宫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见杨瓒不明白,朱厚照抓抓耳朵,不再藏着掖着,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美人进宫,太皇太后传话,请他去仁寿宫“观美”等事,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朕知父皇旨意,也知两宫忧心。”朱厚照继续抓耳朵,“可朕就是不想成婚!”

    杨侍读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朱厚照虚岁十五,候选的美人至多及笄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夫妻,哪怕是一国-帝-后,都像是在“过家家”,而不是正经搭伙过日子。

    “朕想专心国事,想马踏草原,恢复先祖荣光!朕不想成亲,朕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的脸色越来越红,双拳紧握,好似有话憋在心里,想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想成婚,臣理解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惊讶的变成朱厚照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?”

    杨瓒叹息一声,走到朱厚照身边,同样盘膝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臣也不想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杨先生还没成亲?”朱厚照更显惊讶,“朕听说,杨先生已定下一妾。”

    杨瓒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不用猜,锦衣卫!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内有缘故,臣也正发愁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抛开自身烦恼,朱厚照兴致勃勃,看起杨瓒热闹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杨瓒笑笑,道,“事情还要从几月前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文武见此情形,必会以为杨瓒疯了。

    如此“丑事”,哪怕错不在自身,也当尽量遮掩,没有在天子面前实言的道理。

    偏杨瓒反其道而行,不但说了,更是巨细靡遗,连行商送给他的两口箱子都没落下,凡箱内之物,件件道出,没漏半件。

    “臣本以为,不过一件寻常事。哪里料到,会生出这番波折。”

    “杨先生未想纳妾?”

    “从未。”

    “假意定下,实是帮女子躲避举送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忽然沉下脸,喝道:“大胆!不怕朕治你欺君之罪?!”

    杨瓒起身,肃然道:“臣有过,请陛下降罪!”

    朱厚照沉着连,迟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谷大用和丘聚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唯有杨瓒,眼观鼻鼻观心,自始至终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,朱厚照忽然捶着大腿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爽朗,如冰面破开,乍然打破沉凝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杨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。”

    杨瓒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不在杨先生,便是要罪,也是商家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笑够了,自行从食盒里端出一碟点心,道:“这事蹊跷,似是有人故意要害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,臣也有此想法,只不敢确定。亦不明白,如此浅陋之法,错漏百出,究竟是何人主使,目的为何。”

    泼脏水损他名声?

    未免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能在几月前开始布局,将族人牵连入内,必是心思缜密之辈,不会如此莽撞行事。如今,简直是明摆着告诉杨瓒,有人要害他。

    凡是不缺脑子,都会想到,以区区一个商户,如此胡搅蛮缠,不要命了吗?

    杨瓒几乎怀疑,谋划此事之人,必是中途被陨石砸到,才会行事大变,昏招频出。

    “目的啊。”

    吃完最后一块点心,咕咚咕咚饮下整盏茶水,朱厚照豪迈道:“杨先生无需忧心,朕帮你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朕让牟斌遣人去宣府和大同,正好将此事一并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臣谢陛下隆恩!”

    朱厚照的反应,多少在杨瓒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这件事太过蹊跷,线头难觅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杨瓒无心费神,压根不和对方玩心思,直接借天子之力碾压。即使长了诸葛孔明的脑子,照样白搭。

    言官上疏?

    天子面前已有备案,不过被骂几句。杨侍读表示:骂着骂着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。”朱厚照站起身,抻了个懒腰,“朕今日不去弘文馆,杨先生既然来了,继续为朕讲北疆和海外方物,如何?”

    话落,朱厚照走到御案后,搬起一艘海船模型,船桨桅杆,船舱船锚,皆仿实物而制,精工雕凿,巧夺天工。船上的水手官员,俱是活灵活现,神情动作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此乃福船,太宗皇帝遣船队下西洋,既用此船。”

    模型放好,又取出数卷海图,唤谷大用和丘聚铺开,几乎占满半座暖阁。

    “臣斗胆,此物从何而得?”

    杨瓒特地打听过,郑和的航海图,在宪宗皇帝时已不知去向。一说被当时的车驾郎中,现今的兵部尚书刘大夏藏了起来;另一说,已被全部焚毁。

    “承运库查点珍宝库银,从太宗皇帝留下的箱子里翻到。”朱厚照道,“可惜,福船只余这一艘。”

    铺开的海图俱已泛黄,页边微皱,部分字迹模糊不清,在边角处,记录有永乐年间字样。

    杨瓒俯-下--身,小心拂过纸面,发现不及想象中光滑,有粗粝之感,似用牛羊皮所制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名册留下,不知这些都是出自谁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好奇心极盛。

    “如果知晓,召其后人前来,必能解说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内忧外患未除,鞑靼虽然退兵,却是临走不忘-恶-心人,留下隐患。

    处理不好,朝廷和归附部落必要生出嫌隙。最糟糕的情况,后者被鞑靼-挑-拨,同朝廷彻底离心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其次,天子初登基,刚刚坐上龙椅,步子尚且不稳,想要撒丫子开跑,必会跌跟头。海图在手,早晚能有人解读,无需急在一时。

    再次,大行皇帝遗诏有命,两宫催得急,朱厚照不想成亲也得成亲,事情拖得越久,只会越被动。

    杨瓒理解朱厚照的心情,却没法帮忙。

    他不能成亲,成亲就是害人。朱厚照则不然,如能娶个合心意的姑娘,未必不能双宿双栖,白头相守。

    现下,朱厚照想出装病这个法子,已有犯熊迹象,实不好多劝说。反正距离年尾还有时间,只要不超过遗诏规定的“年限”,总能想出法子,劝天子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思定之后,杨瓒摆正心态,开始和朱厚照一起琢磨海图和福船。

    好奇心被-挑-起,动手能力又是极强,不到片刻,福船即被拆了个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零碎,朱厚照瞪眼,半晌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,装不起福船,朕不许你吃饭!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不过,陛下,臣只是说说,动手拆的不是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拆的也不许你吃饭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君臣对话间,朱厚照气哼哼的开始重组模型。

    谷大用和丘聚帮着递零件,不忘拼命咬住腮帮。

    不能笑,千万不能笑!天子着恼,尚能说几句好话,杨侍读发威,可是专门往脸上抽。

    “五日后京卫操演,杨先生随朕一同前往演武场。”朱厚照拿起一片船板,对比着楔入船体,“别穿官服,朕让尚衣监赶制一件麒麟服,明日便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隆恩。”

    杨瓒行礼,坐回地上,继续帮朱厚照拼船。

    陪天子玩模型的翰林院侍读,国朝开立,他该是头一份。

    拿起一只船桨,杨瓒刚想叹息,忽又顿住。

    看看朱厚照,看看福船,再看看自己,脑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他早晚被盖上“奸臣”大戳,引天子“玩物丧志”,离“忠直”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为何叹气?”朱厚照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忧心。”

    “朕方才为戏言,不会不许杨先生吃饭。如是涿鹿之事,杨先生更不必担忧,朕一言九鼎,必将此事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    杨瓒垂首,压下心中所想,继续陪着天子玩木头。

    奸臣就奸臣吧。

    认定的路,总要走下去。

    早在弘治帝赐下金尺,跃级拔升,他已成朝中立靶。不行此道,言官同侪就会放过自己?

    做梦去吧。

    诏狱

    庆云侯世子背靠石墙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自被关进囚室,从大喊大叫,威胁狱卒,到垂头丧气,萎靡不振,不过短短五日。

    关押重犯的囚室三面无窗,铁锁把门。人在其中,终日同黑暗为伴,意志消沉,颓然沮丧,乃至恐惧发疯,不过日子长短。

    狱卒行过牢房外,打开牢门上铁锁,周瑛仍是不动。

    直至火光刺目,顾卿出现在牢门前,方才如梦初醒,以手遮眼,惊慌和怨恨一同涌现。

    “顾靖之!”

    牙齿咬碎,恨意无尽彰显。

    顾卿抬手,立刻有两名力士上前,提起周瑛双臂,将他拖往刑房。

    “顾靖之!本世子同你不共戴天!出去之日,必是你命丧之时!”

    顾卿挑眉,侧首道:“世子所言,顾某记住。”

    在场校尉力士,连同狱卒在内,均对周瑛升起同情。

    惹谁不好,偏惹这位。

    说什么不好,偏说这句。

    才关了几天,周世子就脑筋不正常。这般表现,再别想走出诏狱,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宣府,涿鹿县

    杨氏祠堂前,功名坊大体建成。

    日暮时分,出工的壮丁陆续返家,两名守夜人在祠堂前打地铺,守着砖料石材。

    夜半,月黑风高,万籁无声。

    几个身影鬼鬼祟祟出现,寻到守夜人,确定人已熟睡,立即发出信号。

    同伙扛出两具尸身,以绳索扼颈,悬到将完工的牌坊之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走!”

    夜风吹过,守夜人骤然惊醒,揉揉双眼,看到牌坊下挂着的两具尸体,发出一声惊叫:“死人了!”

    寂静的祠堂,风声回响。

    叫声惊醒沉睡的乡民,纷纷点亮烛火,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循着叫声,众人聚集到祠堂前。

    火光照亮,见到牌坊下的情形,当即有妇人捂住孩子双眼,更有老人用力击打拐杖,“作孽,作孽啊!”

    待将尸体解下,认出是逃走的一双男女,同情变作痛恨,立即有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丧了狼心,黑了心肝!”

    杨材满脸愧色,杨材的妻子当场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捶着胸口,坐在地上大哭,“我猪油蒙了眼,认的什么亲,作的什么孽啊!”

    先做下丑事,后跑到杨家祠堂前上吊。事情传扬出去,杨家无错也会变成有错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

    族长越众而出,唤来几个胆大的后生,道:“仔细守着,不许旁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瞒不住,十弟,天亮后,你和我一同去县衙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杨氏族长道:“这是有人盯准了咱们,要害四郎。拼了我这一把老骨头,也不能让他得逞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杨氏族人终于意识到,即便没有了闫家,也不是万事无忧。

    “谁敢害四郎,我就和谁拼命!”

    “老子运过军粮,遇过鞑子,杀过人!头不要了,也要把人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走,上县衙!”

    杨氏族人围住牌坊,不许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杨材家的领着儿媳孙媳,不顾夜深,让男人套上车,直往临县冲去。

    两具尸首被搬到一旁,杨氏族长同族中老人拈香,跪在祖宗牌位前,祭告先人。

    “今我一族遭逢奸人,请祖宗庇佑,护我儿郎。以身抵命,便取我等!”

    杨氏族人群情激奋,惊动县衙,震动宣府。

    族中老人着寿衣,抬棺赶往临县,直往商户族中祠堂,静坐不动。

    本叫着让杨家偿命的妇人,像是被掐住脖子,眼球凸出,嘴巴张开,出不得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“要偿命,咱们这把老骨头都搁在这里。”一名年近耄耋的老人道,“但这事必须查清楚!是非曲直,必要有个公道。否则,你我两族都要遭祸!”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中,几个矮小的汉子互相递着眼色,脸上闪过得意。

    殊不知,几名杨家后生和皂吏正四处盯着,发现几人异状,没有声张,暗暗记下相貌,见他们要离开,当即跟了上去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