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五十五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周瑛从黑暗中醒来,双颊青肿,手脚发麻,脑中似有锣鼓敲击,一阵阵的抽-疼。

    双眼肿得睁不开,只能靠鼻子和双手摸索四周环境。

    腐朽的味道,铺着草席的地面,四下里沾满灰尘,粗糙的砖墙,似有道道刻痕……摸到冰凉的门栏,触及环绕的铁链,周瑛陡然一惊,拼命掀动眼皮,依靠仅余的一丝缝隙,惊惶的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这里是……诏狱?!

    辨明身处何地,顿时惊骇欲绝,股战而栗。

    呆滞两秒,周瑛猛然扑向牢门,用力拍打着门栏,嘶声吼道:“放我出去!我是庆云侯世子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两名狱卒巡视牢房,恰好经过。听到周瑛的叫声,不觉半点惊讶,反而掏掏耳朵,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位侯世子倒是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位还领着锦衣卫百户一职?”

    “光领俸禄不办事的主。”一名资格较老的狱卒道,“要是知道规矩,也不会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连南镇抚司都不过,直接押入诏狱,必是犯下大过,生死难料。

    “我瞧着,班头似对这位侯世子不满?”

    “不满?”被称做班头的狱卒道,“你才来半年,必是不晓得,这位世子可不是第一遭进诏狱。弘治十二年就来过一次,让千户大人好一顿收拾。”

    弘治十二年?

    狱卒嘴巴张开,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班头嘿嘿笑了两声,闲来无事,便当做排解无聊,开始“讲古”。

    同军户一样,狱吏也是世袭。自曾祖辈起,班头家中的男丁即在诏狱充吏。

    “仔细算算,自我十五岁顶替父役,至今已有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大拇指扣住腰间布带,班头的神情中很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“赶上大行皇帝垂统的年月,除了处置万氏余党,每日里闲得无事可做。偶尔抓捕几个朝官,除罪大恶极,至多关上十余日,牢房就会腾空。早年间关押重犯的囚室,已有十多年不用。不是偶尔清查,铁锁都会生锈。”

    “关押重犯的囚室?”

    班头手一指,“瞧见没有,就对面那几间。”

    他还想着,这辈子都见不着囚室进人。没承想,庆云侯世子打破常例,送进来不到半个时辰,就被移了进去。

    开铁锁时,狱卒尚不确定。直至传令的钱百户告诉他,是顾千户亲自下的命令,方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庆云侯世子和顾千户不对付,承天门指挥千户所和诏狱上下都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前数几年,周太皇太后还在时,如魏国公府这样的功臣外戚之家都在金陵,周家和张家在神京城独大,完全是横着走。

    张氏兄弟蛮横,周侯父子霸道。

    打-架-斗-殴,欺-男-霸-女,抢地争田,夺取商铺,都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别说顺天府,刑部大理寺都拿这两门外戚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朝臣上疏弹劾多次,奈何大行皇帝耳根子软,每次说要惩治,都是雷声大雨点小。风头一过,两府依旧故我。

    “弘治十二年,庆云侯世子酒醉-调-戏一商家女子,逼得对方含愤柱,当日便气绝身亡。跟着少女的幼弟受到惊吓,发起高热,人救回来,却成了痴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是说意外?”

    狱卒瞪大双眼,显是记得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意外?嘿!”班头道,“你可晓得这家人后来是什么下场?”

    狱卒咽了口口水,老实摇头。

    “女子的父亲是茶商,家资颇丰,白发人送黑发人,生出一场大病,几日后也去了。女子的兄长读过几年书,也不将老父和亲妹下葬,断指写下血状,告上顺天府。”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班头不禁摇头。

    庆云侯府势大,顺天府判官亲往拿人,竟被家人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后,侯府长史带人打上茶商家宅,砸门毁梁,打断茶商之子的两条腿,连停在堂中的两具棺木都砸个稀烂。

    如此尚不罢休,更以“刁民奸商”“污蔑勋贵”为由,反告茶商,侵-占-茶商家产,霸占了经营数代的茶园。

    如此惨事,简直耸人听闻。

    听完班头讲述,狱卒已是骇然色变。

    “当时有言官弹劾,天子终于下了狠心,令刑部大理寺严查。结果没想到,朝堂刚传出风声,茶商一家就在神京郊外被‘匪徒’杀死,尸体被一把火烧成飞灰,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就这么完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着?”班头斜眼,“没有苦主,怎么查?”

    伤人的罪名被推到侯府属官和几名家人身上。庆云侯在朝堂上颠倒黑白,言奸商不法,都御使挟私怨,意图污蔑侯府。

    两位都御史气得满脸铁青,奈何证据都没湮灭,宫内又有周太皇太后,最后,只能看着庆云侯洋洋自得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然而,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。不信邪的结果,必是踢到铁板。

    “事情过去两年,再无人提起茶商一案。庆云侯府愈显跋扈。”

    班头顿了顿,见狱卒满脸愤然,笑道:“偏就在这个时候,庆云侯世子被锦衣卫抓捕,下了诏狱。庆云侯怒冲冲赶来,直接被千户大人拦在诏狱外,门都进不来。你是没瞧见周侯爷当时那个脸色,嘿!”

    诏狱是什么地方,敢硬闯,别说是侯爷,就是国公,也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,班头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有火不能发,庆云侯只能守在诏狱外,苦苦等足半月,才见到狼狈不堪,走路都需人搀扶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怒之下,庆云侯进宫向太皇太后哭诉,意外被骂了回去。怀着一口怨气,庆云侯不听劝阻,上疏天子,不想惹来弘治帝怒火,差点被当场夺爵。

    心惊胆战的回到家中,庆云侯遣家人四处查探,方才得知,儿子口无遮拦,竟口出-污-蔑-景泰皇帝之言。

    “嘶!此事当真?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狱卒倒吸一口凉气,班头连忙道:“小声点!”

    土木堡之变,朝臣拥立新君。

    夺门之变,英宗重夺帝位。景泰帝废为郕王,软禁西苑,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英宗不许景泰帝葬入皇陵,本就引来诸多非议。为堵天下人的口,宪宗皇帝追认郕王帝位,改谥封号。同理,弘治帝自然不会轻饶口出无状的周瑛。

    再者言,英宗一脉同景泰帝有龃龉,也是老朱家自己的事。区区一个外戚,对皇家出口不逊,哪怕是醉酒无状,也要问罪。

    止于自己,弘治帝可以宽容。涉及先帝,必不能轻放。

    周太皇太后为何会将他骂出宫,天子为何会大怒,庆云侯终于想了个透彻。再不敢上疏,更不敢烦扰太皇太后,只能守在诏狱门外,等着儿子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天子总不会要了儿子的命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周瑛终于晓得祖训的厉害,行事再狂妄,也不敢沾染-皇-家。但对-抽-了他鞭子顾卿,却是恨到心里。凡有机会找茬,必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庆云侯的态度则有些耐人寻味。一扫之前的跋扈不说,竟安下心来,在府中钻研佛法。镇日同番僧对坐讲经,颇引来京中一番谈论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,朝中接连有大事发生,议论之声方才淡去。

    此番侯府出孝,周氏外戚重新走回众人的视线。结果不到几日,周瑛又被抓进诏狱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报应!”狱卒恨声道。

    庆云侯不是好佛法,怎么没参透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”?

    班头没接话,腰间挂着牢房钥匙,快走几步,停在关押周瑛的囚室前,手握短棍,用力敲在牢房门上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!省点力气,等进了刑房,有你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你!待本世子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了!”班头嘿嘿冷笑,“不怕告诉周世子,这间囚室不只关过世子,国公侯爷一个不落。结果怎么样,一个都没能出去。运气好的直接送上法场,落得个痛快。顶倒霉的,从天顺八年关到弘治初年,疯死都没出诏狱大门。”

    紧紧握住门栏,周瑛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,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世子不信?”班头再次冷笑,“那就骑驴看账本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话落,又似想起什么,道:“庆云侯喜好念佛,世子怎么没跟着学学?小的恍惚记着,那位西番灌顶大国师就经常出入侯府?”

    听班头提到此人,周瑛脸色乍变。

    班头扫他一眼,收起短棍,叫上狱卒,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当日,周瑛瘫坐在黑暗的囚室中,恍如置身冰窖。囚室外每传来脚步声,都是惊心悼胆,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意气风发的周世子即萎靡不振,眼底挂上青黑,浑似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隔着牢门瞅两眼,狱卒将情况告诉钱宁。

    钱百户二话没说,立即呈报顾卿。

    “千户,此人无胆,将他提入刑房,三鞭子下去,必是有什么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卿摇头,只两个字:“关着。”

    “千户,夜长梦多,迟事恐生变。”钱宁还想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在寿宁侯府搜到密信,钱宁立下功劳,得了不少赏赐。如能再次立功,副千户指日可待。运气好,说不定能在天子面前露个脸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言,先关着。”

    顾卿端起茶盏,想起“偶遇”杨瓒上药,扫到的一片青紫,眉尾眼角冷意更甚。

    提审招供,给周瑛一个痛快?

    也要看顾千户许不许。

    一日不-提-审,就要在诏狱中关上一日。

    世人都道厂卫如猛虎恶狼,刑罚之厉骇人听闻。殊不知,真要收拾一个人,锦衣卫和东厂轻易不会动刑。

    先关上十天半个月,才是最常用的办法。

    狱卒都是门里出身,世代为吏,自然晓得如何让人备受折磨,身上偏看不出丁点损伤。

    杨瓒之前在诏狱所见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自朱元璋开国便存在的厂卫,种种手段,远超世人想象。

    按照锦衣卫的说法,打你,还有活命的机会。不打你,才真正是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顾卿执掌诏狱,要收拾周瑛,完全不必亲自动手,只需透出一星半点,下边的校尉力士自会让周世子好看。

    万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诏狱大门关起,外人无法打探。

    朝堂却是开了锅。

    庆云侯世子被下诏狱,罪名是脚踏先皇御赐之物,大不敬。

    锦衣卫传出风声,关在诏狱里的番僧觳觫伏罪,承认同鞑靼勾结,借身份之便打探京城消息,庆云侯府亦有牵涉。

    风声一出,凡同这些僧道有过接触的勋贵朝官,皆是心惊胆战,惶惶不可终日。唯恐哪日被人-犯-咬出,锦衣卫拿着驾帖上门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朱厚照要处置番僧道士,再无朝臣反对,纵然有零星言官跳出来,不等天子发火,就会被同侪喷回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大奸极恶之徒,似顺实悖,妄为出家人!蒙先帝厚恩,不思回报,反-指-示-门下弟子蠹居棋处,搜罗情报,暗通鞑靼,不惩不足以震慑诸恶,彰天子之威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刘御史之言,请陛下下旨,除邪惩恶,贬恶诛邪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亦附议!”

    片刻之间,文臣队列站出六七人,俱是请天子下令,严惩勾结鞑靼的僧道。

    杨瓒站在文臣队列中,借身侧两人遮掩,揉了揉腰侧。

    伤筋动骨一百天。

    腰背上的淤青尚未消散,按照御医的话讲,还要疼上几天。

    朱厚照坐在龙椅上,半天没出声。

    视线扫过要求严惩僧道,恨不能当即处死的几名大臣,嘴角绷紧,目光森然。

    说不杀的是他们,说要杀的也是他们!

    到头来,都是为了自己!

    在这些人眼中,他这个皇帝算什么?没长脑袋的-傀-儡-吗?!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立在一侧的张永轻咳一声,暗中提醒天子,不是发怒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起杨瓒前番所言,朱厚照狠狠咬牙,深吸两口气,勉强将怒火压下。

    本想答应朝臣所请,忽然眼珠子一转,脾气上来,想杀光这些僧道,收拾干净首尾?朕偏不如你们的意!

    “诸卿所言甚是。”朱厚照道,“然朕思诸卿前番所奏,同觉有理。此事牵连甚广,确需严查。杀之实为不妥,暂且押在诏狱,令牟斌严审。”

    不杀,一天-抽三顿鞭子,照样出气!

    尚未归列的朝臣傻眼,均未想到,天子会用这种方式甩巴掌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话堵嘴,如何强辩?

    刘健三人颇感意外,看着龙椅上的少年天子,各有思量。

    杨瓒低头,尽量压下翘起的嘴角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!

    这小屁孩三天不犯熊,浑身难受。不过,这种犯熊方式,倒也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朱厚照对言官不满,杨瓒亦然。

    先前被言官几次弹劾,扣一顶“奸佞”的帽子,无端顶上一堆莫须有的罪名,唾沫星子差点飞到脸上。

    在长安伯府养病,便是“同锦衣卫过从甚密”,心怀不轨,隔三差五就要被骂一场。

    杨瓒自认不是神仙,也没内阁三位相公的肚量,必须记仇!

    天子一锤定音,番僧继续在诏狱关押。

    牵连到鞑靼,庆云侯自身难保,是否能够翻身,没人能够打包票。然侯府历经四朝,在朝中关系广布,是否还有后招,同样无人敢轻易断言。

    上言的文官退回队列,握紧朝笏,轻易不敢再言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户部郎中史学出班,奏请水陆粮运之事。

    “凡运河水道,最为要害。然闸官卑微,往来官船豪商得以擅自开闭水闸,阻塞河道,妨碍粮运。”

    “前番户科查明,济宁州豪商擅开南旺闸,停舟水上,阻滞军粮运送。一介商人胆敢如此,况往来官船!”

    “为革-除-弊-端,臣请升各运河水闸闸官品级,于每年粮运繁忙之时,下各府州县衙门主事至水闸监督。严督官夫按时开闭,如有违令,擅自开闸,阻滞粮运者,必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史郎中话音落下,杨瓒揉腰的动作骤停,控制不住的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朱厚照没有马上表态,转而垂询三位阁臣意见。

    刘健三人再次眉尾高挑,眼中闪过疑惑。比起之前早朝,朱厚照的变化实在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臣以为,史郎中之奏乃利国之举。可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刘健话落,朱厚照立即点头,极是干脆。当殿发下敕令,准史学所奏。

    群臣默然,头上都冒出一个-硕-大-的问号。

    经历太多次变故,一时半刻不敢断定,这位少帝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。

    整场早朝,李东阳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宦官高宣退朝,才同刘健和谢迁低语两声。

    “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不假。”

    三位阁老言简意赅,马尚书在场,也未必能参透话中含义。

    正同王忠并行,迈上金水桥的杨瓒,突然后颈一凉,停住脚步,回头张望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杨贤弟?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控制住搓胳膊的-欲-望,杨瓒摇头,告诉自己应该是错觉。

    行到奉天门前,后颈再生凉意。

    杨瓒驻足,凝眉看向-阔-长的石路,真是错觉?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