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四十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从诏狱到乾清宫,再从乾清宫到客栈,先后淋过两场大雨,加上中途惊吓,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回到福来楼,杨瓒便觉一阵头晕目眩,头重脚轻,险些撞到迎上前来的伙计。

    “杨老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伙计被吓了一跳,顾不得其他,忙上前两步,扶着杨瓒进门。同时提高嗓门,道:“杨土小哥,杨老爷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喊声,杨土噔噔噔从楼上跑下,穿着两件外衫,仍不停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“着凉了?”

    谢过伙计,杨瓒单臂撑着坐到桌旁,捏了捏额角,勉强笑道:“麻烦厨下熬两碗姜汤。若是方便,再帮忙请个大夫。”

    “杨老爷,小的先扶您上楼。掌柜的早有吩咐,姜汤一直在厨下备着,马上就能送来。您先换身干爽衣裳,小的立马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伙计话说得快,动作也极其利落。

    杨土想要帮忙,不待走进,接连打了几个喷嚏,脸色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见状,杨瓒不由得添了一层忧心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也快些上楼,莫要再四处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杨瓒道。

    说话时,杨瓒已被伙计送上二楼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温暖气息扑面而来,身上的凉意顿时被驱散。

    迈步走进室内,杨瓒发现角落生起火盆,榻上多出一床新被,另有茶水点心摆在桌,壶嘴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敢。”

    小心将杨瓒送到榻边,伙计道:“小的这就去请大夫。杨老爷有什么吩咐,只管让杨土小哥到厨下寻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待伙计离开,杨瓒让杨土休息,自己打开衣箱,换下官袍。

    刚收好牙牌金尺,耳边便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杨老爷,小的送姜汤来。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个面生的厨役提着食盒,略弯着腰,进门便给杨瓒行礼。

    “小的自作主张熬了白粥,杨老爷将就用些,大夫来了方好用药。”

    对方想得周到,杨瓒自不好退却。自荷包中取出一枚银角,道:“劳你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递出银角时,见对方手掌宽大,虎口和指腹都结着厚厚的茧子,不似厨子,倒像是在奉天门前见过的军伍,杨瓒眼神微顿,心中思量,嘴上却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厨役千恩万谢,满脸堆笑的离开。

    杨土又裹上一层外衫,见杨瓒望着房门出神,开口道:“四郎可是瞧着他面生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面生,你可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新来的,四郎没见过。”杨土不停吸着鼻子,有些闷声闷气,“我也只同他说过两回话,不甚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杨瓒不置可否,端起姜汤,喝下一大口。

    热--辣-的味道在口腔扩散,沿着喉咙流下,体内很快涌出暖气,额头耳后渐渐冒出薄汗。

    整碗姜汤下腹,汗水冒得更多,杨瓒拧干布巾,敷在脸上,深深吸一口气,再缓缓呼出,顿觉清爽许多。

    人精神了,饥饿感随之复苏。放下布巾,杨瓒坐到桌旁,执起竹筷。

    白粥温香,小菜爽口,不知不觉间胃口大开。两碗清粥下肚,仍不觉得饱。

    杨土捧着姜汤,皱着圆脸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,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凉了更难入口。”

    放下碗筷,杨瓒倒了半盏温水,对杨土道:“快些喝下去,否则更要遭罪。”

    四郎说得对!

    杨土点头,如慷慨赴义般,举起碗,闭上眼,猛的仰头。咕咚咕咚几口,姜汤下肚,圆脸皱得更紧,活似捏出十八个褶的包子。

    “好辣!”

    辣得受不了,杨土吐着舌头,在地上直蹦。

    杨瓒又倒出一盏温水,道:“压压味道。”

    在他来看,这样的辣实在算不得什么,杨土却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又过两刻,房门再次被敲响。

    伙计好说歹说,终于请来和安堂的老大夫出诊。两个徒弟不放心,背着药箱一路跟随,途中遇到三波巡城的官兵,差点被押入五城兵马司。

    “城内都是官兵和顺天府的官差,几乎是步步盘查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须发花白,袍角尽湿。徒弟虽未多言,却是满脸不快。

    听完伙计讲述沿路遭遇,杨瓒不免生出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不该让伙计去请大夫。喝过姜汤,多盖几层被,发一发汗,说不得就能好了。这样的大雨,何必烦劳老人家跑一趟。

    老大夫捻须轻笑,道:“老夫既为医士,此番实是理所当然,杨探花不必挂怀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识得在下?”杨瓒惊讶。

    “自然认得。”老大夫道,“杨探花打马御前,正巧在老夫医馆前行过。”

    杨瓒恍然。

    “再者,老夫族中亦有侄孙登科,因在三甲之列,日前已外放蓟州为官。临行前拜别老夫,言及今科三鼎甲,语中极是推崇,只不得结交,引以为憾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杨瓒更觉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看到杨瓒的窘意,老大夫轻笑摇头,不再多言。挽起衣袖为杨瓒诊脉,其后让徒弟铺开纸笔,写下一张方子,道:“杨探花只是受了些凉,并无大碍。用上一服腰,发些汗,明日便能大好。”

    接过方子,杨瓒谢过大夫,又道:“我这书童也受了凉,又有些发热,麻烦老人家诊治,另开一张方子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欣然应允,两指搭上杨土手腕,神情忽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杨土看起来精神,病情却有些凶险。

    确诊之后,老大夫写下方子,交代杨瓒:“这位小哥看似无碍,实则寒气极重,需得小心调养,万不可再受凉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杨土想要争辩,被杨瓒看过一眼,当即缩起脖子,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谢老人家提点,杨某必当注意。”

    付过诊金,送走大夫,杨瓒取出银角,伙计自去抓药熬药。回身转向杨土,道:“你且到榻上歇息。”

    杨土吓了一跳,死活不从。

    “四郎莫要为难,哪有我睡榻上,让四郎窝在这边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见杨土不肯答应,杨土干脆将他一把抱起。结果错估了自己的力气和杨土的重量,勉强站起身,踉跄两步,差点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回想起顾千户纵马驰过,单臂捞人的英姿,杨探花不觉磨牙。

    自家如此孱弱,美人那般彪悍,人生苦矣……

    “四郎?”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瓒咬着牙,强撑着脸面,一步三摇,总算将杨土安置好。直起身,立即扶着腰大喘气。

    个头待长,力气也必须练!

    无奈条件所限,现实和梦想背道而驰,已成可以预见的事实。

    服过药,杨瓒发出一身热汗,病况消去七八分。杨土却在夜间发起-高-热,清晨方才降下些许,人仍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杨瓒无法,却要至宫门聆听遗诏。无奈之下,只得暂托伙计照顾杨土,自己换上官服,带上牙牌,满腹担忧的离开客栈。

    大雨虽停,天空仍是乌云密布,阴沉沉一片。

    路上不闻人声,两旁的楼肆均垂下幌子,民居皆挂起白色灯笼。巡城的官兵衙役走过,袢袄皂衣外都罩一层麻衣,腰间系着麻带。

    距离奉天门越近,遇上的官员越多。

    文武勋贵,无论官居几品,年约几何,均是身着素服,头戴乌纱帽,表情沉重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杨瓒一路打量,未见一人骑马乘轿,哪怕是内阁相公,六部尚书,都选择步行。

    行至奉天门,展眼望去,黑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城门卫立在门前,锦衣卫和羽林分列两旁。旗帜烈烈,刀枪剑戟鲜明。

    天色阴沉,周围没有半点声响,压抑的气氛开始蔓延。

    随一声鞭响,奉天门大开。

    数名中官捧着弘治帝遗诏行出,在场的官员更为安静,神情愈发肃穆。

    “大行皇帝诏令,跪!”

    中官扬声,以内阁为首,六部,通政司,大理寺,都察院,六科,翰林院,光禄寺,顺天府等各部官员均躬身下拜。

    两名中官展开遗诏,一人上前,高声念道:“诏曰:朕以眇躬嗣登大宝一十八年。敬天勤民,夙夜兢兢,惟负先帝所托。”

    “皇太子厚照聪慧仁孝,天性至纯,宜即皇帝位。务守祖宗成法,奉孝两宫,束身修德,任用贤能。内外文武用心辅佐,共保垂统万万年。”

    “丧礼悉依高皇帝之法,祭用素,勿奢。”

    “嗣君以传承为重,两宫择选佳妇,敕礼部择吉日,于今年行仪大婚。”

    “宗室藩王毋违太宗皇帝法,各守封地,无需进京奔丧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备各地都督总兵严边防,巡抚及布政按察都指挥三司严守职司,闻丧哭临三日进香,余下尽免。”

    “遣官诏各州府县,内附兀良哈并土司土官,哭临三日,七品以下衙门俱免进香。”

    “大行之后,二十七释服。不停朝参,不停民间嫁娶,不得开山凿岳,发役扰民。”

    “诏谕天下!”

    内官声落,群臣跪地叩首。不待起身,已是恸哭阵阵。

    杨瓒跪在右侧,位置靠后,只能看到中官身上的服色,长相五官都是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在他之前,是翰林院修撰谢丕和同为编修的顾晣臣。隔开两人,则是拔-升为户科给事中的王忠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皆是面带哀戚,悲意难掩。

    思及昨日在乾清宫暖阁中的种种情形,杨瓒不禁眼圈泛红,喉中干涩。

    少顷,乌云聚拢,风卷而过,雨滴再次落下。

    细丝般的雨线,连成薄薄一片雨幕,飘洒在宫城之外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中官的声音变得沙哑。

    朦胧细雨中,杨瓒随众人一并起身,滑过眼角的湿痕,早分不清是雨还是泪。

    乾清宫东暖阁中,朱厚照一身素色常服,未戴翼善冠,只以玉簪束发,坐在御案后,看着礼部进上的丧礼仪注,不觉又滚下热泪。

    张永和谷大用在一旁伺候,眼巴巴的看着,硬是不敢劝。头前高凤翔叫了一声“陛下”,现在还在暖阁前跪着,两个时辰也不叫起。

    有例在此,伺候在暖阁里的人都是噤若寒蝉,万不敢行差踏错一步。

    论理,先帝大行,殿下实际上已是一国之君,称一声“陛下”并不为过。偏偏高凤翔错估朱厚照的心情,贸然开口,好没讨到,直接-撞-上-枪-口。

    只是跪在暖阁,已是天大的运气。没有当即扔去司礼监,合该谢天谢地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该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孤不饿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紧盯着礼部的奏疏,看着上面的一字一句,久久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殿下,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孤说了不饿!”

    朱厚照突然-爆-发,将奏疏狠狠拍在御案上。

    谷大用和张永登时跪地,吓得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奴婢错了,殿下恕罪!”

    “……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像是在灌满的水囊上扎出缺口,朱厚照重重靠向椅背,突然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宁大伴和扶大伴在哪里?”

    谷大用和张永互相看了一眼,正准备开口,一直装隐形人的刘瑾突然道:“殿下,两位大伴现在文渊阁。”

    文渊阁?

    朱厚照愣了一下,想起弘治帝临终前提到的密旨,心中有了思量。

    刘瑾不知密旨之事,眼珠转了转,趁机道:“殿下并未有命,奴婢实不知两位大伴为何去文渊阁,且一留就是半日。

    朱厚照心不在焉,仍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殿下可是宣召?”刘瑾趁机道,“便是有话,这个时辰也该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摇头,并未听出刘瑾的话外之音,刘瑾垂下头,掩去眼中一抹不甘。

    暖阁外,陈宽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怎么着,先帝刚走一天,这就耐不住,露出狐狸尾巴了?

    这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,分明是向太子殿下进谗,说先帝的两位大伴结交廷臣,心怀不轨!

    内官私自交接廷臣,依律当严惩。又是在天子大行之事,罪名只会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若太子殿下被说动,心中扎下刺,难言宁瑾和扶安会是什么下场。好一点,尚可送去南京养老,不好的话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宽咬牙,胸中怒意更炽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必须将这个奴婢除掉,越快越好!

    彼时,宁瑾已在内阁宣读过密旨。刘健三人当即签发文书,加盖官印,由宁瑾呈送皇太子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宁瑾忽端正神情,对李东阳行礼,道:“大行皇帝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太子殿下。奴婢不敢谮越,对阁老言‘托付’二字,只请阁老念及先帝,多多劝导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宁公公放心。”

    宁瑾点点头,强压下悲意,也不多说,再向李东阳行礼,同扶安相互搀扶着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一日,两人都像是苍老十岁,脚步蹒跚,身形伛偻。

    内阁的奏疏递送送到东暖阁,朱厚照看过内容,二话不说,直接加盖宝印。

    “不必等到大行皇帝大殓。”朱厚照恨声道,“张伴伴,你到北镇抚司走一趟,传孤口谕,让牟斌点两队锦衣卫,送孤的两个舅舅出城,今日就走!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张永退下,朱厚照又叫谷大用。

    “这事先瞒着母后,谁敢多嘴,直接送司礼监发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谷大用应诺,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刘瑾。后者气得咬牙,生怕朱厚照想起先前的事,心中恨不能将谷大用大卸八块,碾成齑粉。

    见谷大用盯着刘瑾,朱厚照眉头一皱,想起刘瑾曾被张皇后私下叫去,心中乍然生出几分不喜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