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三十八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弘治十八年五月庚寅,神京城忽电闪雷鸣,骤起大风。

    风沙弥漫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白昼恍如黑夜,行人相聚五步,已是眇眇忽忽,看不清彼此的五官音容。

    闪电惊雷骇人,丈粗犹如巨蟒。

    俄而有暴雨倾盆,如瀑布坠下。

    天像被凿开口子,豆大雨珠连成一片,落在人身上,犹如石子飞-击,冰雹砸下,不致头破血流,也会青紫一片。

    皇城内宫城外,自东上门至北中门,十二道城门紧闭。城门卫冒雨登上城楼,隔雨幕眺望,不到片刻,袢袄即被雨水浸透,冷得牙齿打颤。

    城内的酒楼茶肆接连落下窗门,格栅在风雨中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有来不及收回的幌子被风卷走,瞬即不见踪影。更有单薄的木匾被风雨砸落,掉在地上,碎成数块。

    城东寿宁侯府前,两尊石狮接连被闪电击中,自底座至狮首,很快爬满裂纹。又一道闪电落下,正门上的御赐匾额竟然起火。虽很快熄灭,“侯府”二字却少了一半,再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围在侯府外的锦衣卫早退开数米,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    守门石狮被雷劈裂,御赐匾额被闪电击中,对笃信天兆的古人来说,简直是凶兆中的凶兆。

    寿宁侯必是恶稔贯盈,罪在不赦。连上天都看不过去,才劈落雷电,降下重责。

    侯府内,得家人回报,寿宁侯张鹤龄坐在正堂,锦衣玉带,力持镇定,颤抖的双手却彻底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挥退家人,寿宁侯用力咬牙,忽的砸落茶盏。

    “凶兆?我不信,不信!”

    亲姐是皇后,亲外甥是太子,他是堂堂国舅!帝冠戴过,御酒尝过,阁臣尚不被他放在眼里,几个闷雷,几道闪电,又算得了什么!

    必是小人进谗,让天子生出误会。

    只要能进宫,只要能见到皇后,只要皇后在天子面前哭求几句,他必能得回往日荣耀,继续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日子!

    “我要进宫,我要见皇后!”

    伴着怒吼声,寿宁侯表情狰狞,满目赤红,似要噬人一般。

    建昌侯府中,建昌侯张延龄颓坐榻上,满目萧然。

    伴着风雨,眼前的一切都在扭曲。

    歌台舞榭,画阁朱楼,再不复往日喧哗热闹。富贵荣华之地,仿佛在雨中轰然倒塌。金铺屈曲,玉槛玲珑,骤成残垣丘墟。锦衣华服,炊金馔玉,恰似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环膝的美人不再莺声燕语,谄媚的亲随不再满口奉承。

    高贱无常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日,富贵显荣的皇亲国戚,竟从云端跌落,满身污泥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,全在天子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“伴君如伴虎。”

    建昌侯喃喃的念着,思及平日里种种,顿觉寒意沁骨,自榻上立起,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一夕改换门庭,飞黄腾达,便忘乎所以,记不得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当真是猪油蒙了心!

    姐姐是皇后又如何?身为国舅又如何?

    只要天子动怒,不再容忍,他们兄弟就是地上的两只蝼蚁,捏死踩扁,不过一念之间!

    站得越高,摔得越狠。

    往日越是得意,今时越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早知今日、早知今日……”

    建昌侯抓乱发髻,不停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早年间,爹娘不是没叮嘱过,纵然天子仁厚,终是君臣有别,万不可忘记本分,有谮越之行。

    奈何富贵荣华迷人眼,权势利禄魅人心。

    他将父母之言抛之脑后,只顾沉浸在繁华堆叠中,做着云端上的黄粱美梦。如今梦醒,乍然惊出一身冷汗,却已没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声炸裂,建昌侯委顿在地,胆丧魂消,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雨越来越大,除了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和顺天府衙役,路上再看不到一个行人。

    诏狱中,杨瓒放下游记,凝视烛火映在墙上的虚影,微微出神。

    忽然,囚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杨瓒留心听着,不是狱卒的软鞋,而是锦衣卫的皮靴。

    脚步声停在囚室前,片刻之后,铁锁落在地上,囚室门大开,挟着水汽的冷风-卷过室内,烛火微摇。

    抬起头,视线停在来人身上,杨瓒微微勾起嘴角,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顾千户。”

    大红锦衣被雨水湿透,紧紧-贴-在身上,勾勒出苍劲的线条,愈发显得蜂腰猿背,肩宽腿长。几缕乌发黏在额角,衬得肤色玉白,唇-色-艳-红,眉如墨染。

    杨瓒微有些晃神,脑海中闪过八个字:靡颜腻理,琪树瑶花。

    “杨编修。”

    没有留意杨瓒的走神,回礼之后,顾卿侧身让开。

    自顾卿身后走出一人,开口道:“陛下有旨,宣翰林院编修杨瓒乾清宫觐见。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杨瓒倏然回神。尴尬的发现,牢房外不只有琼兰玉树的顾千户,还有一个面生的中官。

    “咱家萧敬。”

    自恩荣宴后,萧敬一直留心着这些新科进士。如他之前所料,这名杨探花极得天子和太子的眼缘,先入翰林院,复选弘文馆。即便官司缠身身陷诏狱,岂知不是陛下有心回护。

    不提其他,太子殿下三天两头出宫,去了哪里,见了什么人,十二监提督掌印皆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天子昏迷数日,今日醒来,先召阁老,后唤太子,再次要见的不是六部九卿,也不是皇后太后,而是关在诏狱半个多月的翰林院编修。

    宁瑾扶安走不开,陈宽到阁老府上宣召,天子信不过旁人,萧敬只得亲自走一趟。

    别看萧公公多年不踏出宫门,神京城和朝堂上的变化,他知道的不比司礼监少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现下,萧敬身着葵花衫,头戴雨帽,脚蹬皮靴,头发花白,仍是目光灼灼。带着几分善意,上下打量着杨瓒,更透出几分亲近。

    杨瓒不由得纳闷,如此有气势的一个人,直挺挺的站在这里,他方才竟然没看见,满心满眼都是顾千户。

    果真是美色误人?

    摇摇头,杨瓒收拢心思,对萧敬道:“萧公公稍待。”

    回身掀起箱盖,取出之前写好的两篇文章,用三层粗布包好,才整了整衣衫,走出囚室。

    狱卒送回之前被取走的腰牌,另有萧敬带来的官服雨帽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急,杨编修可驭得快马?”

    披上罩衫,杨瓒老实摇头。

    骑马可以,跑马,尤其是在大雨中跑马,危险系数太高,实在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萧敬转而对顾卿道:“如此,便要劳烦长安伯。”

    长安伯?

    杨瓒挑眉,这位顾千户竟还有爵位?

    有貌有才有品更有家世,这是专门生来打击人的?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发出这种感慨的确不合时宜,但该怎么说,人和人果真是不能比。

    待杨瓒穿戴好,挂上腰牌,三人快步走出牢房。

    彼时,已有校尉备好马匹,候在诏狱门外。

    看着萧敬跃身上马,老朽的年纪,动作却是格外的干脆利落,杨瓒不由得吞了口口水。不待出声,顾卿已打马上前,单臂一捞,杨小探花当即安坐马背,视野为之一变。

    “杨编修坐好。”

    单手握紧缰绳,顾卿掀开斗篷,直接将杨瓒罩住。

    马蹄扬起,雨水飞溅。

    两匹枣红色快马似利箭破开雨幕。

    雨水打在身上,一片冰凉。淡淡沉香沁入鼻端,被锢住的腰间却是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下意识捏捏耳朵,杨瓒牢牢按住包在粗布里的文章,默背论语孝经,几乎要蹦出嗓子眼的心渐渐落回实处。

    淡定,冷静!

    好歹活了两辈子,不能这么没出息!

    乾清宫中,刘健、李东阳和谢迁已先后赶到。

    脱-下雨帽和湿透的罩衫,三人匆匆擦掉脸上的雨水,赶往东暖阁,在御榻前跪倒问安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弘治帝醒来之后,精神变得大好。无需宁瑾等搀扶,自能起身安坐。

    想是服过丹药,脸泛-潮-红,双目炯炯有神。不看瘦成一把骨头的身子,单看面上神情,丝毫不像是久病之人。

    太医院的院使院判诊脉之后,不见半点喜色。相顾摇头,连方子都不敢再开,只告知御驾前的中官,熬些温水送上。

    宁瑾和扶安小心伺候,谁也不敢出声,唯恐说话时带出哭音,犯了忌讳。

    看到燕服端坐、精神大好的弘治帝,刘健三人顿时心中大骇。

    大限将临,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八字闪过脑海,纵然是历经风雨的刘阁老也眼角发酸。

    “陛下大安。”

    “刘先生。”

    弘治帝轻笑,仿佛又回到大病之前,同阁臣暖阁议政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雨大风急,三位先生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陛下圣体大安,乃国之鸿运,更为万民之福。”

    弘治帝摇摇头,仍是笑。

    “热得很,宁老伴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宁瑾应诺,捧上温水,顾不得阁臣在前,弯着腰,红着眼,用浸湿的绸布擦着弘治帝的手背和手腕。

    扶安立在一侧,接过弘治帝用过的茶盏,倒掉杯底,又续半盏。

    “难得朕精神好,召三位爱卿前来,正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宁瑾收起绸布,躬身退下。

    刘健李东阳和谢迁再行礼,敬等天子口谕。

    “朕嗣祖宗大统,至今已一十八年。”

    弘治帝双手平放膝上,郑重道:“朕幼逢万氏之祸,沉疴在身。今至三十六岁,大病不愈,药石无用,至殆不能起。大行之日渐晓,唯有几言相嘱,请托三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偶感违和,何以遽言及此?”强压心中酸涩,李东阳宽慰道,“臣等仰观,陛下神气充溢,圣体渐康,必当万寿无疆。”

    谢迁亦道:“陛下宽心调理,不日必将大安。”

    “三位先生之意,朕能领会。然天命无常,非人力所能及。朕有数言留于内阁,因前有万妃擅篡口谕之祸,朕秉承教训,留书用宝,三位先生权作见证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“宁老伴,备笔墨御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暖阁内中官齐声应诺,宁瑾捧绢,扶安执朱笔,左右跪于榻前。陈宽李荣捧砚义跪在榻下。

    弘治帝提腕执笔,饱蘸墨汁,缓缓落在绢上。

    “朕蒙先皇厚恩,成化十一年立为皇嗣,垂继皇统。成化二十三年,选配昌国公张峦女。”

    写到这里,弘治帝顿了顿,手微有些抖。刘健三人均垂首敛目,谁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弘治四年九月二十四日,诞皇子厚照,册立为皇太子,正位东宫。今太子见长,为社稷虑,当主器婚配,不可久虚。”

    弘治帝每写一句,宁瑾便念一句。

    这份圣旨,相当于弘治帝的遗书。加盖御宝,由阁臣见证,无论何种情况,绝不容后嗣-皇-统-违-逆,更不许擅做更改。

    “请太后太妃择佳妇配太子,礼宜可于今年举行。”

    写到这里,弘治帝放下笔,令宁瑾收起黄绢,另取片纸。

    “太妃于朕有相护之恩,朕不能侍奉亲老,引以为憾。幸皇后同朕比肩相亲,知朕心意。待朕万年,后入清宁宫,敬太后尊荣,奉太妃养恩,代朕尽孝。”

    “朕有密旨两道,万年后交于内阁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字落下,弘治帝深深叹息,看向刘健三人,目光中竟带着恳求。

    “太子聪慧,秉性纯粹。然年纪尚幼,好动爱玩,朕望三位爱卿尽心辅导,劝其读书,劝其爱民,助他……做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弘治帝已不再是当朝天子,只是一个普通父亲,殷殷叮嘱,万般不舍。

    至此,刘健三人终忍不住热泪滚落。

    君臣相得多年,臣子白发古稀,仍是健朗矍铄;天子身在壮年,却将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大限将至,山陵将崩。

    天地不仁,朝荣昔落。

    十八年的弘治之治,终于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风卷更盛,雨落更急。

    雷声中,黑云压下,笼罩整座皇城。

    奉天门前,两匹快马飞驰而至。

    宫门卫冒雨上前,马上人翻身落下,解下牙牌,高声道:“天子召翰林院编修杨瓒乾清宫觐见!”

    话声伴着雷音,竟似金戈交鸣。

    宫门卫匆忙让开道路,苦候许久的小黄门当即上前,高声道:“萧公公,您可回来了!快,快些!”

    小黄门满脸焦急,嗓子都有些发哑。

    萧敬心知不好,忙道:“不能耽搁了,快随咱家来!”

    话落,顾不得宫规,一把拉住杨瓒,直冲乾清门。

    天-色-太-暗,雨水太急,看不清脚下的路,又被拉着向前跑,杨瓒跌跌撞撞,几次要摔在地上。幸亏顾卿在侧,每次都将他稳住。

    萧敬心急,恨不能抬起杨瓒飞回乾清宫,见状只道:“杨编修见谅,咱家日后再向编修赔罪!”

    说着,脚下不停,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殿门前,禁卫中官皆表情严肃,脸色沉凝。透过半开的殿门,不时能见到宫人的一角红裙。

    顾卿停在石阶上,并不进殿。

    杨瓒随萧敬走进殿门,除去雨帽罩衫,随意用布巾抹去脸上雨水,由一名中官引入暖阁,觐见天子。

    暖阁门开启,奇异的暖香飘散,隐隐夹着几丝辛辣。

    室内不见刘健三人身影,只有弘治帝坐在御榻上,太子跪在御榻前。

    宁瑾和扶安捧着温水丹药,立在两步外,小心伺候。

    中官通禀之后,杨瓒迈步走进暖阁。每走一步,鬓角都有雨水滑落。

    距离御榻尚有数步,杨瓒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臣翰林院编修杨瓒,拜见陛下!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