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二十九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夜之间,内宫风云变化。

    皇后凤印被夺,身前女官被杖杀,坤宁宫宫门紧闭,由司礼监派人看守。更有中官传旨寿宁侯府,非召不得入宫。

    “本以为伺候皇后娘娘最是稳妥,哪承想……”

    余下的话,无人敢诉之于口,然却清晰表明,坤宁宫中人心不稳,哪怕有品阶的中官和女官,也多是惶惶不安,未知前路如何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文华殿,太子并未如往昔一般,寻机向天子求情。问安之后便直入偏殿,候翰林院修撰谢丕讲学。在天子面前,一句话都没多讲。

    刘瑾在文华殿中跪了近四个时辰,一双膝盖险些跪废掉。被带到朱厚照面前,当即声泪俱下,哭成个泪人。

    “奴婢对殿下绝无二心,一心只为着殿下……皇后娘娘召奴婢问话,给奴婢一万个胆子,也不敢不去啊……殿下恕罪,奴婢再不敢了!”

    刘瑾一边哭,一边叩头,额前满是青紫,很快肿起。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趴在地上,不忘咬牙发誓,他日得势,必要将今日害他之人一一斩尽杀绝!

    最终,刘瑾哭得朱厚照心软,命得以保住,也没被赶出文华殿,却再不如往日得宠。

    天子一道旨意,坤宁宫寥落,清宁宫被推到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经历过成化年风雨的宫人都在思量,不晓得这位会做出些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想当年,万妃何等盛宠,何等的威风,仍是被这位打了廷杖。

    虽说也是万妃自找,故意-挑-衅-皇后,试图引来天子的怒火。但恐怕她自己都没能想到,这位平日里不动声色,看起来好欺负的皇后,竟然真的敢大动干戈,行她廷杖!

    上了年纪的宫人中官,至今都记得那场廷杖。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万宫人,被打板子也会涕泪交加,惨叫连连。打到后来,更是只剩一口气。什么威风盛宠都不顶用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宫里的人方才知晓,英宗皇帝钦点吴氏,并非只因其舅有救驾之功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成化帝为万妃所迷,痴心不改。明知皇后无错,仍不顾先帝遗命,夺去凤印,一道圣旨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万妃虽然报了仇,出了气,却始终没能如愿以偿,登上皇后的宝座,到死都是贵妃。

    她太小看朝臣的能力,读书人的固执。

    文臣拧起来,皇帝都要告饶。

    廷杖?

    随意!

    打死了名留青史,打不死就要上奏!

    吴太妃对今上有养护之恩,今上被封太子之时,亦被先帝接出冷宫,封为淑妃。今上登位之后,更被奉入清宁宫,享受太后尊荣。

    弘治帝-本-欲-请吴太妃入仁寿宫,但被后者坚定拒绝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“陛下仁慈,终不可违逆祖宗规矩。”

    经历过万妃阴霾,天子薄情,冷宫寂寥,吴太妃心如死灰,连清宁宫都不想住,只想寻个安静处了却余生。

    奈何弘治帝孝心不变,只能领受圣恩,安住清宁宫。

    自弘治元年至弘治十八年,凡祭典佳节,除必要,吴太妃少有露面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簪花钿,不着大衫,只同道经檀香相伴。许多弘治年进宫的中官宫人,甚至不知道清宁宫里还有一位太妃。

    相隔十几年,随天子一道谕令,吴太妃重回众人视线,执掌内宫。司礼监和女官司都在观望,想看看这位成化废后会如何的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,吴太妃一身道袍走出清宁宫,先去乾清宫拜见天子,随后就去了坤宁宫。

    天子同吴太妃说了些什么,除宁瑾等少数几人,无人晓得,也少有人敢打听。

    皇后拒吴太妃于宫门之外,硬生生让后者等了半个时辰,才遣宫人敷衍一句:“皇后娘娘凤体有恙,不便见太妃。”

    天子都要尊重的人,皇后一句话就打发了。

    此事传到司礼监,王岳和戴义同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皇后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明着对天子不满?

    换成以前,天子未必往心里去,一笑也就罢了。现下是什么时候,闭宫都不能让皇后擦亮眼睛,回过味来?

    作为事件中人,吴太妃的反应极是平淡,半句话不说,又回了清宁宫。

    待宫门关上,回到静室,伺候她近四十年,跟着她从冷宫出来的女官终是没忍住,开口道:“娘娘,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?早年间没见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跟着我吃斋念经,长年累月不出宫门,你也是愚了。”吴太妃摇摇头,“想想当年的万氏,皇后这才哪到哪。”

    “可皇后娘娘同万氏……”怎么能一样?

    “吃过她的苦,受过她的罪,未必就不会照样学。”

    吴太妃打断宫人的话,示意宫人也坐下。

    相伴几十年,早如亲人一般。在外还要做做样子,回到清宁宫就没那么多规矩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后娘娘这样可怎么成?”

    “不成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娘娘别怪奴婢多嘴,”女官迟疑道,“今天见着陛下,都快瘦脱了形,奴婢差点认不出来。太子殿下未及加冠,皇后娘娘又是这个样。奴婢斗胆,说句大不敬的话,真有那一日,谁又能管束皇后?内宫又会是什么样?奴婢越想,心里就越是打鼓。”

    不出清宁宫,也听过两位国舅爷的贪婪无度,放肆无状。仗着酒醉,连帝冠都敢戴,御帷都敢窥伺,还有什么不敢做?

    皇后得知之后,不斥责兄弟,反哭求皇帝将敢直言的中官何鼎下狱,绝不是一句“糊涂”能掩过。

    这样不知事的皇后,不省心的外戚,难怪陛下忧心。

    “道家言,奢者富而不足,俭者贫而有余。能者劳而府怨,拙者逸而全真。”吴太妃叹息一声,发鬓雪白,双眼却极是清明,“繁华迷眼,权势-惑-人。一旦迷入心中,便是想-拔-都-拔-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早知皇后娘娘会如此?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一种人,能同患难,不可共富贵。”

    吴太妃轻轻摇头,道:“天命自有定数,我曾劝过皇后,人生不过数十载,苦尽甘来理当惜福。可惜我是人老语薄,没半点用处。”

    如果皇后能听进去,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娘娘,陛下请您执掌内宫,您可不能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傻子。”吴太妃忽然笑了,“我还能活几年?本想着劝劝皇后,不要和天子这么拧着。如今看来,还是我想得过于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女官没有接话,只是愈发忧心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捧着经书,终是无法悟道。可见我是凡体俗胎,修不成真人。盼着早点去见先帝,又要遇上万氏,也是腻味。”

    今上奉她如太后又如何?

    归根结底,仍是个废后。别说同先帝合葬,连皇陵都难入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本道经是晋王送来的。”吴太妃取出一本经书,装入木盒,递给女官,“你拿去司礼监,交给王岳,他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女官退下,吴太妃重新燃起檀香,开始诵读经书。字句流过脑海,印入心底,却再寻不回往日的宁静。

    阴月时节,又将风起。

    弘治十八年,农历四月辛丑

    天际雷鸣,狂风骤起,京城忽降一场大雨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纷纷走避,马驴嘶鸣,猫狗四窜,仿佛地动将临。

    翰林院值房内,杨瓒被雷声惊到,手微颤,墨迹滴落,瞬息渗透纸页,刚抄录到一半的历文当即作废。

    闪电划过长空,风声呼啸卷过,雨水倾盆。

    值房外行走的书吏不及躲避,顷刻被打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运气好的,正巧走到杨瓒顾晣臣的值房外,告罪一声,好歹能躲躲雨。

    运气不好,立在张学士和刘学士的门外,只能缩到廊檐下,要么快跑几步,寻个好说话的侍读侍讲,借地暂避两刻。非是两位学士铁石心肠,实在是上下有别,哪怕主动将门敞开,书吏也不敢迈进半步。

    雷声不停,闪电嘶吼,天像是被破开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阴云密布,白昼犹如黑夜。

    燃起烛火,火光映在墙上,牵出扭曲虚影。

    杨瓒无心抄录,干脆放下笔,揉了揉手腕,耳边传来两个书吏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论理,四月天不该有雷雨。”

    “这雨来得实在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天灾*,老黄历早不顶用。”

    “去岁金陵地动,河南生蝗,今年中都又遭了大水,当真是年气不顺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书吏声音渐小,杨瓒重新磨墨,思量着是否同小冰河期有关。

    雨足足下了一个时辰,廊檐垂下千条流瀑,连成一片雨幕。

    申时中,雨水停歇,书吏忙谢过杨瓒,匆匆离开值房。

    杨瓒停下笔,收起抄录好的卷宗,微微皱眉。今日怕是录不完了,后日轮值弘文馆,明日恐要忙上一天。

    看一眼滴漏,杨瓒走出值房,迎面遇上谢丕。

    “杨贤弟。”

    “谢兄。”

    谢丕满脸笑容,热情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寒暄两句,见杨瓒面露疑惑,终是道明来意:“听贤弟向吏部递了条子,欲-回乡省亲,可能缓些时日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已行出翰林院,谢丕压低声音道:“家父看过杨贤弟论农商的文章,很是赞赏。日前带去文渊阁,李阁老亦有肯定之意。”

    杨瓒仍是疑惑,这和他回乡省亲有何关联?

    谢丕不再藏着掖着,从袖中取出两份名剌。

    “这是家父和李阁老的名帖,贤弟得空,可过府一叙。”

    捧着阁老的名帖,就像怀抱两块金砖。

    别人做梦都求不到,杨瓒接来就是两张,凑了个好事成双。

    “多谢以中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推辞就显得过于虚伪。大方接下,准备好自己的名帖,寻个合适的日子上门拜访,才是最正确的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“杨贤弟客气。”

    送出名帖,谢丕便完成任务,告辞之后,掉头折返。

    此时,五城兵马司和锦衣卫已开始巡视城内各处,遇有积水屋塌,第一时间便要解决。

    杨瓒一路行来,遇上了两个千户,五六个锦衣卫百户,其中却没有顾卿。

    一丝莫名的失望自心中升起,果然是美人难见,好兆头难寻。

    授官已有半月,杨编修仍住在福来楼。

    官牙介绍的宅院,不是价格太高,就是离城太远。杨土报于杨瓒,后者也没办法,只能继续在客栈里住着。

    有皇帝的赏赐,稍贵些也能买下。但考虑到朝中的御史言官,还是小心些为好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,未见杨土,倒遇上王忠李淳三人。

    “杨贤弟。”

    王忠已在城内置下宅院,程文和李淳也得到吏部批文,外放为县令,不日将要启程赴任。

    “这一去即是天南海北,非任满难以相见。”

    程文籍贯蓟州,外放之地为平凉府,任隆德县令,狭西布政使司辖下。

    李淳祖籍宣府,外放太原府,任临县县令。

    相比程文,李淳的官路更不好走。

    太原是晋王封地,既要面对布政使司的上官,又不能得罪晋王府的属官,纵是八面玲珑,也难保事事万全。

    况且,朝廷还有不成文的规定,外放到藩王封地的官员,同时负有“监-视”藩王之责。稍有风吹草动,异常情况,必要快马飞送回京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芝麻官,却要背负如此重责,闹不好就要两面得罪,不得善终。承受力差点的,不崩溃也要辞官挂印。

    官授七品,李淳不见半点喜意,反而满脸苦色,在场三人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王忠提议,在李淳和程文离京之前,四人必要聚上一席。

    “杨贤弟不能饮酒,以茶代酒,为两位同年送别,也是一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自当从命。”

    敲定送别之日,送走王忠三人,杨瓒回房收好两张名帖,按了按额角。

    算一算时间,吏部的批文应该就在这几日。然要拜会阁老,又要为李淳和程文送别,省亲的日子怕要推迟。

    只可惜,杨编修做梦都想不到,计划没有变化快,第二日到翰林院应卯,没等来请假的批条,却等来了大理寺寺丞。

    “涿鹿县衙递送状纸,请杨编修随本官前往大理寺。”

    邓璋绷着脸,也不说明是什么状纸,只请杨瓒走一趟。

    带人往大理寺,需要寺丞亲自前来?

    不等杨编修问清缘由,惦记多日的锦衣千户突然出现,立在翰林院前,拦住邓璋,口称奉锦衣卫指挥使之命,请杨瓒前往北镇抚司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办事,邓寺丞可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邓璋脸绷得更紧,顾千户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锦衣卫和大理寺的官员剑拔弩张,翰林院的庶吉士顾不得吵架,都出来看起了热闹。

    杨瓒左右瞅瞅,突然生出一个极其诡异的念头:这是水-表-大-叔和快-递-小-哥-同时上门?接下来,会不会有人邀他上楼顶一叙?

    摇摇头,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不过,涿鹿县的状纸?

    沉吟两秒,杨瓒心头微沉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