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二十三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恩荣宴,沿袭唐之曲江会,宋之琼林宴。

    此番设宴礼部,天子亲命英国公-主宴,皇太子陪宴。三位阁老、六部尚书与诸人同席。对新科进士而言,堪谓荣宠非凡。

    未时正,内廷中官已开始忙碌。

    奉天子命,设宴的桌椅器皿皆出自宫中,内官监掌印陈宽及御用监掌印萧敬不敢有丝毫马虎,一应碗碟酒盏必要亲自过目。

    “赐给一甲进士的酒注需另取,酒盏用银。”

    “英国公和三位相公用金注酒盏,马尚书、刘尚书、韩尚书亦同。六部侍郎以下用银制酒注,都小心着点,莫要弄错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弄混了,司礼监提督掌印可没有咱家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中年宦官抬出箱笼,小黄门和长随束铃安置方桌矮凳,火烛器皿。看似忙乱,实则乱中有序,至未时末,桌椅屏风多已安置妥当。

    “状元一席,榜眼一席,探花一席,都记下。”

    “二甲和三甲进士都是四人一席,二甲有读卷官同坐,三甲由填榜官等陪席。”

    “英国公-主宴,三位阁老必是在上首。马尚书之后是刘尚书,韩尚书。”

    陈宽和萧敬一边走,一边四下里看着,遇到不合适的摆设,当即让小黄门撤去。

    “皇太子与宴,安排在哪一席?”

    “哪一席?”

    萧敬拢着袖子,朝陈宽使了个眼色,走到一边。跟着两人的长随知机后退,不敢听两位公公叙话。

    “状元榜眼探花,谢状元乃是谢阁老亲子,顾榜眼早有才名,杨探花更得陛下青眼。”萧敬笑得像个弥勒佛,道出的话却让陈宽冒出冷汗,“你说说,该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不然,与英国公同席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个办法,却不是太妥当。”萧敬摇摇头,道,“依我看,当于英国公的席位旁另设一席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量之后,将一甲三人的席位稍作变动,留出给朱厚照的席位。

    不能说两人不尽心,见识少。只因国朝开立以,皇太子陪席恩荣宴,实在是首例。

    “从天顺六年到弘治十八年,这恩荣宴,咱家也经历过不少。早些年间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跟着上边的监官掌司忙活,看什么都稀奇。后来经历的多了,看出的道道也多了。”

    萧敬眯着眼,语气中似有感慨。陈宽安静听着,并没有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这年复一年,状元榜眼探花换了一茬又一茬。皇太子陪宴,我打眼数着,这却是头一遭。”

    天子下这道皇命,十有八--九是要为太子铺路。起个大不敬的念头,更像是在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“陛下恩德,求才若渴。”

    陈宽没正面接萧敬的话,反而扯开话题。后者也不恼,却是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,弘治帝掌朝十八年,对他的性格行事,身边伺候的宦官都有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自正月一场重病,龙体就时好时坏,始终没能大安。宁瑾和扶安在御前伺候,眼瞅着也瘦了一圈。知晓天子开始服用丹药,萧敬陈宽都晓得不好。

    对这些在宫里活过大半辈子,执掌十二监的大太监而言,内廷基本没有秘密。唯一忌讳的就是脑袋拎不清,嘴巴不严。

    陈宽急着处置刘瑾,一是察觉他品性不佳,继续留在太子身边,迟早是个祸害。二是怀疑他秘通前朝,同礼部右侍郎焦芳暗有往来,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内廷中官不是镇守太监,胆敢同朝臣私自结交,依制可是大罪!

    锦衣卫查不到内廷,东厂的探子却是早有线索,只可惜没能抓住实据。

    原本可借天子发话处置了他,奈何皇后横插一脚,落得个虎头蛇尾,无疾而终。经过这次,想再抓住刘瑾的把柄,无疑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思及此,陈宽颇觉有几分萧索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想太多。”萧敬仍是笑道,“天子令太子陪宴,定是要培养太子。前儿宁瑾不是递话,陛下很是看重今科探花?”

    “杨探花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萧敬道,“瞅着吧,若是宁瑾那老货没诓咱家,今科一甲三位,谁龙谁凤,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时,小黄门已重新安置了桌椅。

    皇太子所用的器皿需另行准备。萧敬陈宽不假他人之手,亲自查验,大到桌椅小到碗碟,不错丁点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最后一只酒盏,萧敬直起腰,吩咐长随道:“你在这看着,咱家和萧公公回禀天子。勿要让生人近前,礼部官员亦要拦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长随干脆立在桌旁,谁来瞪谁。

    萧敬摇摇头,对陈宽道:“瞧见没,这又是个棒槌。”

    棒槌?

    陈宽笑笑。

    棒槌总比机灵过头,成了祸害要好。

    申时正,参加恩荣宴的进士已陆续抵达,由小黄门和礼部书吏引导,无人敢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申时中,各部官员陆续就席,其后是三位相公。

    申时末,皇太子朱厚照由宦官仪卫簇拥,自外行来。

    朝官进士立即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朱厚照身着大红盘龙常服,头戴翼善冠,腰间玉带只垂下一件玉佩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为表郑重,众人行礼之后,朱厚照向三位相公还礼,朗声道:“孤奉父皇命陪宴,无需多礼拘谨。”

    照席位安排,杨瓒的位置偏右,恰好对上皇太子侧脸。

    从外表上看,现在的皇太子,未来的正德帝还是个青葱少年。十四五的年纪,身量中等,眉眼俊朗,脸上竟还有些婴儿肥。

    天子身染沉疴,久治不愈。太子却是年华正好,风华正茂。

    若是今后有机会,还是要看看弘治帝的正脸。哪怕看不到全貌,能扫一眼下巴也好。否则,被天子钦点的探花,连皇帝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岂不是好笑。

    杨瓒在观察朱厚照,后者也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来之前,弘治帝特地将朱厚照叫到身边,细心叮嘱一番。

    对亲爹的嘱托,朱厚照自然不敢左耳进右耳出,每个字都记得极牢。

    乐舞声起,他坐在席后,仔细打量眼前三人。

    一身状元服的必是谢丕,果然和谢相公般一表人才,很是英俊。年约而立的应是顾晣臣,据李相公言,他文章做得极好,也相当有见地。外放必可主政一方,造福百姓。在朝也能有所作为。

    余下一个穿着青色官服,面容清秀,应该就是今科探花,年方十七的杨瓒。

    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。杨瓒得弘治帝看好,也相当得朱厚照的眼缘。非但不觉得杨小探花如传言中古板,反倒有几分可亲。

    一场歌舞罢,朱厚照举杯,按照弘治帝的交代,先敬三位阁臣,再敬与宴进士。

    众进士举盏,同生谢天子圣恩,太子厚意。满场之内,唯独杨瓒例外。

    见杨瓒没有举杯,朱厚照并未生气,只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杨探花为何不饮?”

    杨瓒连忙起身,道:“殿下恕罪,微臣实不能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朱厚照更加好奇,“可是酒量不佳?”

    “实是因臣族中之事,不可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一盏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恕罪。”杨瓒老实摇头,等着太子继续问。

    没承想朱厚照竟然笑了,丝毫不觉杨瓒无礼,更不觉他古板,对身边中官道:“谷伴伴,你去取茶来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谷大用领命,退步离开。

    朱厚照转向杨瓒,道:“既然不能饮酒,便以茶代酒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完了?

    不问罪?也不追根究底?

    看着朱厚照,杨瓒顿觉无力。先时打好的腹稿,预备下的各种方案,竟是都用不上了。这位太子殿下,行事当真不拘一格,心不是一般的宽。

    待谷大用取来茶,杨瓒又行礼谢恩。

    朱厚照摆摆手,道:“杨探花是性情中人,孤很是欣赏。”

    两句不到,他又成了性情中人?

    杨瓒再生无力,接过茶盏,不忘向谷大用点点头。虽然不知道这位是谁,但太子身边的人,客气些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待杨瓒落座,邻近的李东阳忽然问道:“若老夫没有记错,杨探花祖籍可是宣府?”

    “小子确是祖籍宣府,世居涿鹿。”

    殿试之时,他已自报过家门。以李东阳的头脑,不会记不住。此番再问,究竟是何缘故?

    杨瓒心生疑问,李东阳却没有为他解惑之意,转而举杯,道:“杨探花可同饮?”

    阁老相邀,不能没有表示。杨瓒端起银盏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别人酒醉他水饱。反正宫里茶好,不亏。

    “杨探花若担心族中之事,诣先师庙之后,可向吏部告假,回乡省亲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李相公提点,小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忙着谢。”李东阳抚过长须,继续道,“杨探花殿试时的文章,老夫亦曾览阅。虽是可圈可点,仍有几分冒进莽撞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受教,还请李相公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待杨探花省亲归来,可入户部观政。”李东阳微笑道,“韩贯道关心民瘼,从他学政,尔必有所得。”

    入户部?

    杨瓒痛快点头,压根没注意到,邻座的刘健正瞪着李东阳,火花劈啪作响。

    好你个李宾之,比马文升那厮还要厚脸皮!

    李阁老举起酒盏,遥敬刘阁老,分明在说:先下手为强,希贤兄理当自勉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