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十一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赶往乾清宫,不想却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殿下,陛下龙体大安,御驾东暖阁,召朝臣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大安?”朱厚照眼睛一亮,“可是用的方院判的药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正是。”

    宁瑾随弘治帝移驾,回话的是内官监太监陈宽。同是弘治帝身边的老人,宁瑾最擅长察言观色,陈宽不比前者机敏,更喜多做少言。

    “陈大伴可知父皇都召了谁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三位阁老皆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帝多日未上朝,政令多自内阁发出。今日精神不错,召三位阁老入宫实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想到要见这几位,朱厚照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李相公很是和气,纵是斥责,也会让人如沐春风。谢相公一派名士风范,少有动怒。唯有刘相公脾气火爆,几乎是一点就着。

    想起刘健在东宫“关照”自己的日子,朱厚照顿时头皮发麻。有心躲过这遭,等父皇返回乾清宫。然左思右想,委实不妥。

    弘治帝养病期间,没少对朱厚照耳提面命,内阁三位相公都是扛鼎之才,定要尊重。

    今日三位阁臣齐聚,在暖阁中议事。朱厚照不知道便罢,知道了却不去,甚至故意躲开,必然令弘治帝失望。

    朱厚照算不上一个合格的皇太子,却是个孝顺儿子。

    哪怕为了让亲爹开心,也要硬着头皮捱上一回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孤也去东暖阁。”

    想到要面对三位阁臣,先时的兴头就消失一半。

    陈宽恭送皇太子,视线扫过簇拥在朱厚照身边的刘瑾谷大用几个,深深皱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待朱厚照的身影渐远,陈宽唤来一个小黄门,道:“你且去司礼监走一遭,给戴公公递个信,抽空到咱家这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黄门答应着,壮着胆子提了一句:“若是戴公公问起何事,奴婢该怎么回话?”

    “就说咱家有事同他商量。”陈宽顿了顿,压低声音道,“关乎东宫,他必会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黄门躬身退下,半点不敢耽误,一路往司礼监去了。

    陈宽袖手立下廊下,眉头始终未能舒展。

    弘治帝身边的中官,多是由怀恩一手挑选。才干不提,忠心却是一等一。

    长伴陛下身边的宁瑾,前往宣府的刘清,敢言“佛书诞,不可信”的覃吉,乃至早年间的几地镇守,都称得上行为端正,堪为天子所用。再如何鼎一般,敢当面斥责国舅无礼,以金瓜击之,虽没落得个好下场,身后也有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厂卫是天子的鹰犬,最重要的就是忠心,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今日见到刘瑾几个,陈宽着实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这几个中官,自太子少时便伺候在侧,性格鲁直不是问题,只要没有坏心思,都可一用。但随着陛下久病,渐有将江山托付太子之意,这几个都开始露出狐狸尾巴,尤以刘瑾为甚。

    刘瑾曾经犯错,虽不大,却能躲过东厂刑罚,伺候在太子身边,心思手段定然不缺。

    若他怀揣歪心,只想讨好太子,将朱厚照往歪路上带,必是国之大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宽不禁咬牙。

    最好不要让他拿到实据,否则,咱家必收拾了他!

    刘瑾弯腰跟在朱厚照身边,半点不知,弘治帝身边的陈大伴已经盯上了他。

    怪就怪在朱厚照尚未登基,他把持不住,过早露出了心思。晚上一年半载,纵然陈宽再恨,也奈何不了他半分。

    东暖阁外,守门的中官见到朱厚照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宁瑾伺候在暖阁内,另一名大伴扶安为朱厚照通禀。

    进了暖阁,热风扑面。

    朱厚照不觉半点温暖,反而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太子畏刘相公如虎。

    虽有些夸张,然也着实形象。

    弘治帝端坐在案后,见到朱厚照,招手让他立在身旁。

    见礼之后,君臣继续商讨凤阳等府州大灾,以及军粮不足之事。

    李大学士进言,令巡抚凤阳等处的都御史查情上报,并催督户部开仓,以积年所存麦粟赈济。

    “凤阳临近金陵,可由太仓等地运粮。今河南亦饥,且夏粮未减,兼北疆为鞑子所侵,灵州被围,辽东数堡粮草被抢夺焚烧,事已急。臣请暂免凤阳等府税粮。河南等地,可以每米一石折银三钱,许其三年内补足。军粮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大学士方继续道:“可再令商人往边境运粮,给以盐引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之意,是恢复高皇帝的开中法?”

    李东阳点头,并道:“事急从权。臣知行此事必有弊端,然边患未除,唯有先解边军之困,方可言其他。若有不肖之徒以此牟利,当以高皇帝之法严查。”

    刘健、谢迁皆点头附议。

    一旦恢复开中法,必有勋贵朝臣插手其中,谋取盐利。然两害相较取其轻,为解决边军的粮草问题,只能暂行此法。

    复试考题,便是内阁发出的信号。

    既能试探朝中态度,也可借机发出讯号,看谁有胆子伸手!查不到便罢,事情泄露,定要砍手断脚。

    内阁商讨时,吏部尚书马文升和户部尚书韩文都在场。

    韩尚书只是皱眉,马尚书则轻飘飘道出一句话:“旁人不论,寿龄侯和寿宁侯,刘相公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张皇后的两个兄弟,皇帝的两个小舅子,堪称弘治朝第一号滚刀肉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,刘健都恨得牙痒。

    盐引的闸门一开,张氏兄弟必要见机而上,如黑熊遇到蜂巢,不捞个够本绝不罢手。

    有他们在前头顶着,别人还怕什么?

    如果撇开他们,单以为严法处置他人,又何言公正?

    要处置张氏兄弟,必要过了皇后那一关。被杖杀的何鼎,被下锦衣狱的李梦阳,哪个不是因张氏兄弟之故?

    皇后哭一哭,皇帝就心软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已是品得不能再品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等理应上奏天子。”

    不是办法的办法,先在弘治帝跟前备案,得个准话。

    真到了那一天,皇后要保兄弟,天子也抹不开面子。顶多不取两人性命,到刑部大牢住几天,也可对天下人交代。

    君臣多年,弘治帝也知道两个舅子有些无法无天,三人是不想扫了自己的龙颜,才会如此委婉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病,又想到朱厚照,弘治帝终于下了狠心。

    为了给儿子铺路,他能舍掉宽厚之名,用宣府文武给太子磨刀。两个舅子再亲,也没有儿子亲。

    该舍的时候,必须得舍!

    之所以下这个决心,宁瑾的一番话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陛下能压得住国舅,殿下可能压得住?”

    弘治帝当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在位时,张氏兄弟尚如此嚣张,他若不在了,太子又如何能惩治亲舅?

    太子登基之后,必要有重臣辅佐,内阁三位相公正是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几番对比,弘治帝心中的天平不断倾斜,张氏兄弟的砝码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宦官更是记仇。

    宁瑾同何鼎交好,后者因张氏兄弟而死,这个仇他始终记在心里,从来不忘。

    有宁瑾敲边鼓,刘健三人提出开中法,又拐弯抹角表示:若是两位国舅伸手,臣可能会有所动作。还请陛下莫要徇情回护。

    弘治帝听闻,非但没有犹豫,反而答应得很是痛快。

    刘健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同时升起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:天子是病久了,脑袋突然转不过弯来了?

    不过,天子能下这份决心,于内阁是件好事。只要请下明旨,不愁对付不了那对滚刀肉。

    政事商议完毕,留待内阁拟旨。

    放下心头大石,弘治帝询问朱厚照:“朕听说,你去了谨身殿?”

    有锦衣卫和东厂在,弘治帝就算整天躺在乾清宫里,太子的行踪也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很光棍,老实承认。

    “可有所得?”

    “儿臣离得远,没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清楚?你还想品评今科明经不成?”

    弘治帝心情大好,转向三位阁臣,道:“朕没记错的话,谢先生的麒麟儿也是在今科?”

    谢迁忙称犬子不才,怎能入得陛下青眼。

    弘治帝摆手,道:“谢先生过谦,朕可是期待着父子同为三鼎甲的佳话。”

    另有一言,弘治帝藏在心中,始终未能道出。

    朱厚照性情跳脱,他有意从今科为太子再选伴读。原本谢丕是最好人选,奈何年龄有些大。如此一来,只能在殿试时择选。

    年少才具,且能量宏识高,以圣人之言规劝太子,这样的良才实是难寻。

    弘治帝起头,刘健和李东阳附和几句,谢迁连称不敢,君臣间的气氛更为融洽,朱厚照紧绷的神经也缓和不少。

    东暖阁内笑声阵阵,参加完复试的今科贡士们也开始离宫。

    跟在小黄门身后,三百多人沉默前行,脸上的神情都不轻松。

    发现考题内藏玄机的人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顾九和与谢丕等仍是其中的佼佼者,脚步轻快,风姿卓然。余下多数则脸带忧色,颇有些心思不属。

    比较而言,杨瓒算是拿得起放得下,相当心宽。

    文章已经做了,考卷已经交了,自认不出彩也不至被黜,还有什么可担心?

    然众人皆是一片肃然,杨瓒也不好太出格,只拢着袖子,沉稳行在队中,巴望着泯然其间。

    自谨身殿到华盖殿,再到奉天殿,一路无事。

    过奉天门时,迎面忽然行来数名锦衣卫。

    为首者一身飞鱼服,面容刚正,不怒而威。落后半步者,身着大红锦衣,佩千户金牌,相貌……

    这是真人?

    纵是一路看过不少型男俊彦,更有金吾卫羽林卫在先,杨瓒仍有几分恍惚。

    君子如翡,龙章凤姿。

    这样的身材长相,按照后世的话来讲,绝对的蓝筹股,上市就是涨停板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