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六章

来自远方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堂上所坐之人,乃是锦衣卫指挥使牟斌。

    因其为人刚正不阿,处事公断,少动刑狱,得太监怀恩推举,由千户升任锦衣卫佥事。后得弘治帝赏识,更跃升为锦衣卫指挥使。

    在其执掌北镇抚司期间,屈打成招少有发生,冤假错案更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早年间,他曾顶着外戚的压力,为时任户部郎中的李梦阳洗冤,得文臣赞誉。由此,身为天子鹰犬,口碑竟是难得的“清-明”。

    此番奉天子之命,遣缇骑随巡按御史往北,查宁夏守备疏懒防御、贼来怯站之事。不想事情未了,竟还引出另一段公案。

    牟斌脸颊紧绷,眉间拧出一个川字,火光映在脸上,忽明忽暗,锦衣上的走兽亦有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顾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言之事,巡查御史可知?”

    “回指挥使,当地守将与镇守太监沆瀣一气,罗织党羽,欺上瞒下。属下不敢大意,只将上报之人带入京城,以嗣问询。”

    锦衣卫查探情报,自有明暗两种渠道。

    得知此事,他并未告知同行御史。

    一则时间紧迫,二来,当地都御使并未具情上奏,他实不敢冒险。万一御史台有所牵连,泄-露-消息,恐事请难为。

    禀报时,顾卿立在堂下,微抬起头,身姿挺拔,声音略显低沉,却不似其人一般冰冷。

    牟斌没有马上做出决断,带着薄茧的手指敲在桌上,一下接着一下。

    堂下校尉屏息凝气,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指挥使正直不假,然正因其处事公断、不假私情,才更令下属敬畏。

    牟斌执掌南北镇抚司期间,积威之深远超前任。

    纵是奉命监督锦衣卫的东厂,也不敢轻易和他叫板。至于东厂厂公,基本和摆设没两样。稍有越界,无需锦衣卫上报,弘治帝身边的大伴第一时间就会收拾了他。

    火光摇动,不时传出噼啪声响。

    沉默持续良久,牟斌终于开口问道:“人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安置在南镇抚司。”

    “南镇抚司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顾卿抱拳,唇角微勾,“此事牵涉州府上下,镇守太监、边军守将均不得免。在事情查明之前,唯有南镇抚司尚能留他。”

    事涉边境文武和镇守太监,甭管刑部大理寺,进去了都甭想再囫囵个出来,百分百会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政治再清明,千年的官宦体系也无法轻易打破。

    即便在弘治朝,上下牵连,互通讯息,乃至官官相护,仍时时存在。只不过是由台面搬到台下,阁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闹出乱子少有深究。

    人情世故,总有不得已。

    拔-起-萝卜带出泥,常在河边走,谁又能真正的袍角不湿,鞋袜干净。

    此番鞑子叩边,宁夏、宣府先后被掠,灵州被围,至今未解。其后,鞑子更绕过居庸关,直入辽东清河等堡,定辽后卫指挥佥事不设防备,任鞑子来去自如,人丁牛马均被掳走。

    消息上报朝廷,天子气得摔了奏章,内阁兵部俱被问责。连续数日,早朝午朝都是乌云压顶,雷声轰鸣。自擒杀万妃党羽,再未见今上如此震怒。

    这且不算,顾卿竟回报,边境文武借朝廷之令滥发民役,累死百人,贪墨官银!

    知晓顾卿确握有人证实据,牟斌面色阴沉,手指忽然停住,牢牢握入掌心。

    “你将所言之事再详述一遍。”话音微顿,令校尉唤来北镇抚司经历,道,“逐字逐句记录,一句不许错,本官要亲自上奏天子!”

    “指挥使,此事关系最重大,牵连太广,还请三思。”

    掌管南镇抚司的指挥佥事顾不得以下犯上,出言阻拦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,兹事体大,三思啊!”

    “三思?”牟斌抬手打断他的话,冷笑道,“再大能大得过边备?大得过边军百姓冤情?大得过边境安稳,大得过江山社稷?!”

    “指挥使言重,岂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岂不会?”

    牟斌再次冷笑,指着左侧一张单椅,道:“你且坐下,一起听着。此事自有本官,是福是祸,本官一力承担!”

    指挥佥事哪里敢坐,忙抱拳躬身,退到一旁,纵是额头有汗也不敢擦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顾卿未受半分影响。

    与京卫不同,顾卿出身边军,祖上曾为靖难功臣。后因土木堡之变获罪,全族谪戍居庸关。

    顾家男子皆从兵卒起身,屡立战功却不得升迁。至代宗、英宗先后驾崩,宪宗和今上赦免不少成了“替罪羊”的勋贵武将,顾家总算拨开云雾重见天日,更因先祖之功被赐还家宅,重赠爵位。

    顾父因伤致仕,顾家两子皆是英才。

    长子顾鼎入金吾卫,当值殿前,至今已为佥事。次子顾卿入锦衣卫,现为千户。不出意外,以其之能,必升至指挥佥事。他日行指挥使之责,执掌南北镇抚司两印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自永乐朝之后,锦衣卫指挥使多出身勋贵。如牟斌这样的草根,实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身份能力人情,顾卿已占其二。余下只待日后表现。

    牟斌决心已下,不容更改。

    顾卿立在堂中,目不斜视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先时朝廷有命,准真定、保定二府协助顺天府发役夫两千名。宣府、大同发役夫两千五百名,以筑边堡营防。役夫每月给银一两四钱,另发米粮。”

    见牟斌点头,经历运笔如飞。

    “工部移文,以民便为是。役夫不足,增发四地丁徭,代明年之役。再不足,雇四地民夫。户部发四地银两,照数雇夫应用。”

    “行文言,不许私墨银两,凌-虐-夫役,致其逃窜。违者定当重罪!”

    顾卿话锋突然一转,道:“然属下奉命往北,遇有边民告发,宣府守将联合镇守太监贪墨银粮,虐-使役夫。仅一月不到,便致死伤百余,险酿民祸。事发之后,不妥善安排,反欺上瞒下,勾通府衙,不报朝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牟斌双拳紧握,眼放凶光,几欲-噬-人。

    先时开口阻拦的指挥佥事脸色发青,双股战战,恨不能时间倒转。

    “经查,涿鹿杨氏、怀来张氏、延庆许氏是为正役,族内老少均有死伤。又有涿鹿闫氏、兴和吕氏本为正役,然有族人在朝为官,上下行银打点,逃脱丁徭。甚者助纣为虐,仗势横行,强压乡里,使得边民走告无门。”

    尾音落下,满堂寂静。除了经历仍在挥笔不辍,自指挥至佥事,由校尉到力士,无一人出声。

    *如斯,骇人听闻!

    不到一月,区区一府便有百余死伤,四地合计又有多少?

    纵鞑子犯边,死伤也不会这般大!

    在弘治朝,这简直无法想象!

    经历停笔,牟斌亲自盖上官印。

    堂上仍无人出声,指挥佥事已面无人色,被牟斌扫上一眼,险些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三更已过,四更将届。

    北镇抚司内灯火通明,从指挥使以下均是一夜未眠,睁眼到天亮。

    福来楼中,杨瓒一夜无梦,半点不知涿鹿县发生之事。更不晓得闫家再使鬼-蜮,害杨家上下十六条性命。

    两家的仇怨再不可解,终其一生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天明时分,书童伺候过杨瓒洗漱,顾不上用饭,怀揣杨瓒写好的书信,便要往客栈外寻快脚行商。

    “小哥要寻快脚?”

    伙计见书童心急,忙道:“小的族叔便是城内快脚,有官衙备名,冒不得假。如今正要同几名行商一起往北。如小哥信得过,小的可代为安排。”

    书童大喜,见过伙计族叔,又有掌柜做保,当即取出银钱书信,道明详细地址。

    “保安州涿鹿县杨氏,略打听一下便知。我家四郎是甲子科举人,县内无人不晓。”

    来人应诺,带着书信离开。

    书童办好此事,方记得肚饿,连吃三个馒头才得半饱。喝了一大碗面汤,擦擦嘴,总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客房内,杨瓒如先时所言,开始闭门苦读。

    殿试不考八股,只问策论。

    究其内容,多为议论政治时局,献计献策的文章。做好了,自可大放光彩,得天子青眼。做不好,今生官途再无指望。

    “幸亏不是八股。”

    翻出杨小举人之前的文章,杨瓒一一细读。

    此番殿试,只望安全过关,一鸣惊人之举实不宜做,也不能想。

    李淳、程文等见杨瓒用功,赞叹之余,不由生出几分惭愧。当即安下心来,回房执起笔墨,专心为殿试做准备。

    未中榜的举子陆续离开,中榜的则开始苦读。客栈中的店家伙计万分小心,行走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殊不知,殿试未至,寒风已起。

    弘治十八年的朝堂,注定要掀起一场风雨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